•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文化论坛 » 正文

镜头中的日本匠人

2018-06-23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关珺冉    浏览次数:86

 
 

咔呲咔呲……咻咻…… ……日本兵库县小野市很久之前就盛行算盘和刀具的制作。这里也被视为日本匠人文化扎根的地方。

“日本能够制作剪刀的只有他一人——兵库县小野市的水池长弥。没有水池的手工技术,剪刀的细微之处就无法调整。”

很长一段时间,小野市的匠人们,每日都只能听到 作响的铁锤声,别无其他。

日本现代的匠人在各种行业中依旧存在:建筑的庭院师、植树匠人、涂师等;纺织业的人偶师、裁缝等;食品业的寿司匠人、荞麦匠人、和果子匠人、郷土料理匠人……

坚持与锤炼之中习得“一身武艺”的人,在各行各业仍留得一席之地。日本自古以来对于传统手工艺的热情,在渡过战争年代后留存至今。如今的匠人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年迈老头,固守在那里敲敲打打,他们每个人都有自身的独特想法与人格。日本NHK的一档纪录片节目“行家本色”,将“匠人”们的生活和面临的挑战展示出来。

“确认过眼神”的匠人气质

想象中的匠人是什么样?一锤一锤地锻造着一把属于他们自己的宝剑,铁锤落在刀片之上,火花四溅,赤膀的男人们如武侠书中的好汉一般,汉珠挂在脖子上,烧铁的炉光照着他们脸上红通通的。

日本江户时代是匠人逐渐繁盛的时代。“士农工商”的“工”就将匠人纳入其中。江户时代的匠人有大工、左官、工作师,在这之外还有140种匠人。江户时代匠人的代表是“大工”(工匠木匠)、“左官”(粉饰屋体者)、“鸢”(消防员)三职。

那个年代,不到岁数的孩子被父母送来拜师当学徒。从早到晚被使唤做些杂活儿,真正能学到手艺可以独当一面已是多年以后。经历种种而成长起来的日本匠人有一个特征:纯粹而自尊心高。在斯巴达式严厉教育指导之下,“匠人气质”一词被赋予一种极度自信的气质,这背后是一种“严格”,对自己“严格”,对技术“严格”,对徒弟晚辈“严格”。

“让我选定他的是他的眼神。”“行家本色”记录着如今日本各个行业的行家。家政人员、公务员、经营者是他们记录的对象,而京果子匠人、天普罗匠人、手打乌冬匠人、手表匠人等日本各个行业的匠人也是节目的主人公。从12年前的2006年开始每周50分钟的节目,其制作人石田凉太郎告诉《凤凰周刊》,在选择每个行业顶级的行家时会亲自“确认眼神”。

“咚”是节目开头不变的声音。随着咚的一声,节目用一句话穿插主人公工作的哲学,由此敲开每一位“匠人”的故事。石田凉太郎眼中,很多匠人到去世都没有达到顶峰,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帮助匠人发声,深度挖掘每一个人以及背后行业的难处也是节目的初衷之一。

“行家本色”2月播出了一位日本顶级匠人——“涂师”佐藤则武。日本文化象征的“漆”支撑着世界遗产日光东照宫的“美”。佐藤则武是亲历日光东照宫的昭和时代大修理和平成时代大修理的一位年近70岁的匠人大师。

“还能呈现出400年前那样的灿烂辉煌吗?”节目带着这样的问题记录着日本国宝本殿改修的过程。佐藤则武最初只是从涂装相关的专门学校毕业,进入内装公司上班。23岁转职到日光社寺文化财保存会,之后的45年间一直从事修复包括世界遗产在内的103栋建筑。此次他负责最为关键的日光东照寺本殿的改修工作。

在50分钟的节目里,观众能感知到一个行业、一门手艺、一人之美,继而对行业产生敬意,对工艺文化与人文情怀产生兴趣。行家本色之上,给人一种安静的力量,从他们的谈吐之间,能感受到一种磁场,像檀香的味道,记录匠人的那份专注、自我与简单感。

“想要用自己的技能与力量生活”,如今在日本正在奋斗的“匠人女子”也逐渐增多:“让歧阜的和伞知名度更高”的和伞匠人河合幹子、“目标成为能灵机应变的草席匠人”的汤川真里菜、“将街道的提灯与未来连接”的提灯匠人铃木美奈子……

媒体曾采访一些老匠人,问一生只做一事,几乎一望即知,会不会厌烦?他们的回答:“从来没有”。究其原因,其一是匠人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其二他们每天在自己的世界,即使细小的变化:一个花纹、一个角度的判断、一张宣纸破损,对他们来说就是让他们分泌足够多巴胺的极大风险的事情。

“都四十岁了,是否还可以成为匠人?”日本有“六十学艺”的说法,意有做学问和学习不受年龄限制,即使晚年开始学起也不为过。40岁的人体力下降,记忆力也不及年轻之时,转职进入匠人世界的确需要勇气,这要比年轻时需要付出更多的辛劳。但匠人之路就是每日学习,匠人的生存之道也许是与自己作战。习得一身技能,维持生计之上,制作的不只是商品,而是某种文化的担当。

工业化时代的工匠复兴

战前的日本,你所想象到的一切生活工具都出自匠人之手。工具坏了匠人来修理,工具的长时间使用是理所当然的事。战后的日本,工业化生产的背后,人们的价值观也出现转变。

如今活跃的日本匠人不得不直面老龄化背后匠人后继无人的深刻问题。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资料显示,传统手工业的从业者从1979年的29万人降至2006年的9.3万人。30年间下降了三分之二。

工厂大量生产的廉价产品,让出自匠人之手、品质与价格都更胜一筹的商品无人问津。匠人的收入直线下降,年轻人不再看好不赚钱的匠人工作,匠人后继无人而陷入死循环之中。

大洲和纸的壁纸、香川漆器的杯子、彦根佛坛的小型佛坛、京表具的照明器具、越前和纸的纸箱、備前烧的茶罐、高冈漆器的餐桌用具……这些传统工艺品纷纷被纳入日本经济产业省传统工艺品产业振兴计划之中。

但庆幸的是,虽然在海外有很多廉价大量生产出来的制品,但传统工艺品技术的独创性仍被珍视。日本也意识到传统工艺品的制作是日本一个不容小觑的“财产”,以日本经济产业省及自治体为中心提出的对策方案正在被尝试。被认可的匠人可以获得一定补助金,传统工艺产地也可以借此发展观光旅游。为了开拓海外销路,开展品牌设计等相关活动,日本工艺品已在巴黎常设店铺,与海外品牌合作开发。

日本新潟县以鱼米之乡、滑雪胜地而扬名。新潟县的燕三条,是日本金属加工品的圣地。从这里制作完成的金属食器占日本市场需求的90%。在设计迷热爱的浅草合羽桥道具街走一趟,随手拿起的厨具、刀具、食器,八九不离十出自燕三条。玉堂春制造的“锤起铜器”,将一整块铜板用锤子炼成铜器的传统技术,也是全球唯一能在铜器上上各种色彩的技术,是日本的文化遗产。

但地方老龄化、劳动力外移的窘境不得不让燕三条的匠人们担忧年轻人向首都圈讨生活后,工厂面临后继无人、手艺失传的问题。燕三条的匠人和东京的顾问团2013年提出“工场见学”方案,每年秋季举办燕三条为中心的地方城市公益活动“工场的祭典”:敞开工场大门,开放平日无法窥探到的技术,邀请对工艺品感兴趣的民众、设计师和采购人员来此,与匠人对话,双手去体验原材料背后产品的温度,感受区域的独特魅力。而2014年13位燕三条的匠人又到意大利米兰,将日本生活品味风潮带入世界舞台。

随着海外对日本传统工艺的关注,传统工艺品的海外出口量也逐年增加。来日的观光客购买工艺品自家用或者作为礼品的人也逐年增多。

漆器、和裁、日本画、江户型彫、东京手描友禅、镰仓彫、越前漆器……北海道、茨城、枥木、富山、长野、鸟根、冲绳……培养匠人的研究中心和训练学校也开始纷纷招生。

在匠人之路上,年轻人正逐渐加入其中。根据传统工艺品产业振兴协会2002年到2006年的调查,熊野笔生产的从业者从2800人减少到2600人,但20到30岁的年轻人增加了215人,南部铁器制作者也增加了98人。也有从别的工作转职进入匠人世界的年轻人,从城市回到地方的匠人。

后工业时代的精神化延续

日本的“匠人精神”早已不止停留在那些匠人手艺的范畴。在后工业时代,更多的时候,随着传统匠人在现代产业中的退场,日本匠人已渐渐精神化,融入了日本现代工业体系之中。

日本东京羽田机场被世界权威航空行业排行榜网站Stutrax.com评为“世界最干净的机场”。运转87年之久,每年来往20万人,航站楼总面积约78万平方米的机场如何时时刻刻保持干净的?“行家本色”纪录片也记录了唯一一位与中国颇有渊源、支撑羽田机场这一荣誉的女子——新津春子。她出生在中国,是二战遗孤的后代,17岁举家迁往日本。

她对自己的要求远远不是保洁的范畴,而是将自己的工作看作一门技术:准确快速分析出污渍的产生原因和组成成分,然后从她准备的80多种清洁剂对不同污渍的去除能力,以及在不同材料上的作用特点,进行选择与搭配。纪录片中一段她处理不锈钢水台的过程:必须利用强酸洗液去除水台上黏着的漂白粉。强酸停留的时间过长则可能导致腐蚀,必须抓准临界点那几秒,迅速溶解冲掉酸洗液,保证饮水台可以恢复光泽。“这是人工智能不可取代的。”石田凉太郎直言并不担心人工智能对此类工作的冲击,细微之处是无法取代的。

日本的清洁人员要求最干净、制造者要求最精密、研究者要求最专业……一个极度敬业到有些苛刻的民族反倒对“匠人精神”有些难以讲清楚,甚至有日媒评论道:“匠人精神更多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精神气质,它会使得你渡过有意义的一生,让社会有了支柱……精细精密的文化背后,有着更深刻的历史和传统。这是与在中国历史教科书上看到的不一样的日本。”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镜头中的日本匠人_文化论坛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