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北京女子图鉴》

2018-05-25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张丹丹    浏览次数:61

  正在热播的国产电视剧《北京女子图鉴》才播了几集就话题性十足。该剧购入日剧《东京女子图鉴》的版权,并进行本土化改编,讲述了从小地方出来,以陈可为代表的独身女性在北京的恋爱生活。

电视剧海报中,女主角戚薇一人穿着鲜艳的红色裙子,脚蹬高跟鞋,抹着鲜艳的红唇站在中央,身后是11位男人。另一组海报中,女主身后的公交站牌上是变幻着的剧中的男人。该剧在开播第二天豆瓣评分达到7.4,这在国产剧中,已经算是高分了,现在已经迅速降到了6.3分。所以这一路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身来京的“北漂”们,他们多数是厌倦了在小城市过一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于是一跃而起,好像来到北京这座城市,就能永远生龙活虎下去,这是一座能包容得了所有折腾欲望的城市。

更何况是独立的都市新女性,她们做事雷厉风行,永远时尚、光鲜、美丽,合体剪裁的裙子包裹住曼妙的身姿,高跟鞋踏在闪光的高层写字楼的地板上,职场上、晚宴上,她们和男性大佬们谈笑风生,平分这个城市所有的动人之处。这种为了目的可以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境地的关于独立、强大女性的想象,是大众文化构筑的众多职场女性的白日梦幻。

假如《北京女子图鉴》提供的是这样一场集体意淫,作为大众文化产品,也算不错。可是它标榜写实路线,如果坚持写实,深入下去,也不失为一部好剧。但是对于生活这样一出大的戏剧,它入戏太浅,出戏太快,都没坚持2集,又回到陈旧的套路。

围着男友与前男友转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

单亲家庭的女主陈可大学毕业考研失败,拒绝了母亲给安排的月薪2000元的公务员工作。一路从四川坐绿皮火车到北京,想闯一番事业。

小城市的色调晦暗冷清:熬夜打麻将、饭桌上抖腿的相亲对象,无所事事悠闲晒太阳的大爷大妈,凋敝破败又低矮的小店面,母亲毛衣衣领上的破洞,每一个都成为她来北京的理由。陈可一个人穿着学生模样的外套,提着一个大箱子在北京西站艰难地上楼梯出站时,想必不少人会被戳中。

她首先投奔的是她过去的男同学、也是老乡,住在人家筒子楼两室一厅的宿舍里。在这个男同学意图不轨两人发生冲突后,她愤而提箱子离去,大晚上站在天桥上,给大学谈的男朋友打电话,还没说两句,对方提出了分手。陈可蹲坐在路边啃一块钱买的半根玉米,又饿又冷满心委屈,就连这半根玉米,还是卖玉米的大叔出于同为异乡人的惺惺相惜才愿意卖的。

这些符码极具象征性地连在一起,让不少千里迢迢奔赴北京这座硕大闪光城市的“北漂”们感同身受。某一刹那,有一种被全世界遗弃的孤独无力感,想必这种相似的心境是所有“北漂”都经历过的。

无路可走之际,她拨打了初中同学王佳佳的电话。王佳佳收留了她并且有所抱怨:“你来北京怎么不先找我而是去找他啊”。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女主角宁可来北京去找大学毕业的男同学,也没有去找自己初中没毕业就来混北京的女同学,因为打心眼里看不上她。她某些程度上认为,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外貌优势,在男生那里能得到更好的照顾。这一点暗示了后来女主的价值观走向,也是电视剧开始低分的转折点。

在采访中,《北京女子图鉴》的监制说:价值观一定要正。女主对未来的期许是光明的,但是剧里面有一些东西是踩着试探的边缘,但不能跨过那条线。我们希望陈可在黑与白之间选择白。我们想强调多努力一些,有可能离目标就更近一些。努力是最光明的投资。”

很可惜在剧中没有看到“努力”这一点。年轻貌美的女主角直到现在为止换的三份工作,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依靠男人取得的。第一份工作是猥亵自己未遂的男同学介绍的。第二份工作,是在被看中她有几分姿色的已婚小老板带到饭局上,由此认识的另外一个男老板介绍的,并且一工作就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谈起了恋爱。第三份工作是跟着想潜规则自己的老板出差,由此认识了现在的女老板,最后成功跳槽。

另一方面,女主角陈可内心戏不断,发表着和行为不匹配的言论:“既然全城的女孩们都在抢穿那双可以去参加舞会的水晶鞋,那我不如自己挣钱买一双,或许能到达得更快。”她还以过来人的身份给电视机前的“北漂”女生们以励志独白:“我希望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如果这样的生活是依靠男人获得的,那我宁愿没来北京。”

而在原版《东京女子图鉴》中,女主积极努力工作,和身边男人不断变换,这是两条互相平行不相交的线索,它们各自独立,标示出女主在东京朝着自己心中所想而前进的路径。

不变的宫斗套路

《北京女子图鉴》中,既没了都市职业女性为了事业努力工作、升级打怪、不顾一切的狠劲,也没有女性要顶半边天的独立自强的决心勇气,剧作对职业女性打拼方式的定位,变成了耍手段、玩心机。在对观众指指点点的独白中,暗含着这才是成人世界,这才是北京的丛林生存法则。“被低能”的“北漂”女性们,只有沉醉于名利场,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利用自己的青春靓丽,勾心斗角,希冀在这样一座弱肉强食的丛林中杀出一条血路。

不断轰炸的浮夸的电视广告,也能让大学毕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主角陷入焦虑恐慌,“男人的变心,是因为女人的变形”“女人过了25岁,不保养就没法看了”。于是被洗脑的女主订购了一个保健品枕头,还问“20分钟内打进电话是不是七折?”

女主打完美容针后过敏,谎称自己高烧请假,丢了大客户,女老板愤怒说客户找不回来就走人。女主的解决方式是给曾经想潜规则自己未遂的男上司打电话求助。然后买了防水睫毛膏,见客户时猛灌酒、哭泣、说谎,最后挽回了这个客户,并且两人还谈起了恋爱。因为在自己的LV包包里呕吐,客户送了她一个香奈儿的包包。从LV晋升到香奈儿,谈恋爱不久,又收到了卡地亚的手表,这一切的获得,她只需要会演戏。

遇事想到的是卖惨,而不是见招拆招,用能力和诚心说服客户放弃和竞争对手的合作。梦幻般拿下客户后,陈可的内心独白是颇为骄傲的,“25岁又怎么样,随着皱纹的增加,还有我不断增长的在这个城市的生存智慧。”

剧名叫《北京女子图鉴》,按理应该是女子群像,但是到目前为止这部剧里没有一个正常的独立有尊严的女性形象。对于女性靠自己实实在在的能力获得想要的生活的故事,主创们太缺乏想象力了吗?电视剧中的女人们为了男人,为了金钱,为了利益,撕得面目狰狞,唯独她们自己的面目是极其模糊的。

地下室小出租屋捞女王佳佳,能让只见过一次面的小老板带着买裙子吃高级日料送香水并且还大言不惭,“咱们俩逼他了吗?是他主动买给我们的呀,怎么了?”同公司的姚梅,也是陈可后来的出租屋室友,一心想25岁之前找到好老公把自己嫁出去,于是将积蓄都用在整容上,导致吃饭都困难,又买佛牌招桃花,跟老板潜规则以获得升迁。还有中年妇女的部门经理,依靠着亲戚是公司的大客户这层关系,在单位浑水摸鱼,不干实事,整天和稀泥。

陈可第三份工作的老板,能干有品貌美,看起来是高知,是这座城市的佼佼者。但是当女主问她怎么有这么多好东西,还有四套房,这么多钱怎么赚来的时候,女老板的回答是这样的:“这也不算是我自己奋斗的,我离过两次婚……拿了不少赔偿金”。所以得出结论,女人嫁得好很重要。

这样一位精英女老总,还倏尔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你不知道口红对于女人的意义”,“口红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当陈可说自己涂了时,这个很高定位的事业有成的女上司说,“你那是唇蜜,反正我是不会用的,亮晶晶的,涂上会让人想这女的除了想接吻之外,不会干什么正经事”。一切都熟悉得像是近些年来的公众号营销话语,消费主义裹挟的毒鸡汤般的所谓“真谛”。女老总带着陈可去见客户时,还友情提示陈可,这个于先生可是一个单身。

LV代表一切

北京这座古老又拥挤的都市的居住、出行环境,对于大部分初来乍到的“北漂”来说,是有切身体会的。高昂的租金,破旧的老楼,狭小的隔断间,巧舌如簧的房产黑中介,上个班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七弯八绕的地铁,拥堵的路面交通等等,都是生活中需要费力的部分。

就女主居住环境来说,她起初是住在男同学两居室的一间里,男同学的贼心曝光后,她开始住进了王佳佳的地下室,布置温馨得看不出地下室的痕迹,换到第二个工作时,和女同事合租了地上的两居室,跟她谈恋爱的上司宽敞明亮的一居室随时欢迎她入住。

如果说这些的得来都是她比一般人顺一点点,那么接下来就很魔幻了。才来北京没两年的第三份工作时,女老板就把自己闲置的豪华配置的房子给她住,而且房子里的名牌墨镜丝巾包包随她使用。

另外,配角们也可以用变幻不定、哪怕是站不住脚的人设给女主的行为铺垫合理性。

比如来北京交的第一个男朋友张超,陈可的上司,起先是能干、勤奋、踏实可靠的暖男一枚,短短的时间已经在外企做到了经理的级别,与之抗衡的是一个已经有孩子的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人,张超应该算是青年才俊了。但是,为了衬托女主的野心,到她过生日的前后,张超立马转变成抠门、小心眼,想回老家安逸过日子的青年。在女朋友生日的当天,张超送了一件网购的冒牌LV吊带睡衣,而且还不忘记瞬间低情商当着女友的面告知:“网上买的,299包邮,这个盒子还得另外加钱呢!”这一切转变都是极不合理的。

在吃金钱豹自助餐时,男朋友做了攻略,被陈可瞧不起,最后在两人回去的路上,张超去买健胃消食片的间隙,她搭乘着小三轮走了,为这段感情画上了句号。而在这里,张超也有一个苦衷,他其实也为陈可从美国代购了一个LV的包包,但是因为海关原因被耽搁在了路上。

将LV包设置成电脑桌面的她,觉得实在不愿意和他过这样的生活,可是才开始两人朦胧暧昧之时,公交车上,她频繁地注视一位背LV包上车的女性。张超告诉她,肯定是假的,背这种包的人,谁还会坐公交车啊。她当时是认同的,但是分手后,自己刷信用卡买了个LV的包包,颤巍巍在人群中,守护着宝贝似的包挤公交车,最后没挤上。真是个巨大的讽刺。

前几集的剧情多次聚焦到LV的包上,女人铆足了劲向前冲,最后支撑这种合理性的竟然是一个名牌包,物质被提到了不恰当的位置。日剧《东京女子图鉴》中,女主自高中开始就心比天高,因为想要成为那种人人羡慕的人;韩剧《迷雾》中的都市女性高慧兰不择手段往上爬,是为了实现正义社会;美剧《欲望都市》里,女人们追求爱或者性。所以才会有人说,这部电视剧不懂北京,不懂女人,甚至不懂“图鉴”二字。

包包背后更广阔的女性的内心世界,她们的爱和欲,痛苦和挣扎,剧作没有了往下探索的能力。女人们张牙舞爪,以一己肉身,和外面的世界对立博弈,剧作者们却很少体会,她们无关男人、无关物质的自我愉悦和满足。

漂在都市,生活应是多样的

北京有历史皇城的悠久底蕴,又有着国际大都市的摩登气派,它给人只要努力敢拼就能出人头地的哪怕是虚幻的允诺。北京之于“北漂”,不一定一直是对抗性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征服,也可以是和谐共处的。

在北京,你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小城市里显得怪异的想法和观念在这里都能被很好的安放。思想的碰撞,多样化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充盈着你的生活。但城市的丰富性,生活、人性本身的丰富性在这部电视剧中被隐藏了。

都市职业女性的剧里,比如《欢乐颂》里居高临下的画外音,以及几个精英人士时常给普通人指点迷津已经让人不适,《北京女子图鉴》似乎对这一点一脉相承,直截了当地给予某种所谓“真理”性认识,而不是将事实呈现留出争议的空间。“懂得饭局文化才能融入北京圈子”、“职场菜鸟的生存法则,第一就是要学会站队”这些冠冕堂皇地听起来像是畅销书的话语,在剧中比比皆是。

《东京女子图鉴》时时刻刻在呈现出生活的两面,比如结尾处,当一群年轻女孩在广场上唱歌跳舞,唱什么活力勇气之时,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路人老阿姨并不认同。“看着年轻漂亮苗条的女孩子可以给人以勇气吗?应该是像我这样,既不年轻,也不漂亮苗条的女人,穿着短裙跳舞才叫勇气吧”。

在《东京女子图鉴》中,不同的女性们纷纷站出来,对于婚姻、生育等问题各抒己见,观众可以去选择某一种他们愿意信赖的。剧情在呈现一个矛盾的同时,还能更深一层地去解决矛盾。比如,在阶级固化的鄙视链里,绫明明不喜欢上层因出身而否定她,也为此吃尽苦头。出身港区的律所创始人,富二代小开,可以跟绫谈恋爱,却不会跟她结婚。但是当绫看到在小店里,请女生吃饭的经济条件没有那么好的小男生在结账时那斤两的计较,却又鄙视别人。这次,大约就是超越了城市之外,有普遍意义的人生的残酷之处了。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结尾处,绫阅尽千帆,见过太多的虚情和假意,屏障和壁垒,在原来自己初来东京时居住的三茶,偶遇当初才来东京时遇到的那个平凡却暖心的男朋友直树,想起当时两人手牵手走在寻常巷陌,小街小贩热气蒸腾,直树提着蔬菜大葱对她说:“月色真美”。她感动到落泪。当此时的绫想向前一步的时候,现在直树的妻女出现了。过去的故事倏然截止了。绫会后悔当时的选择吗?我想不会。这些女性的欲望,带领她们走过内心的千山万水,应该是剧作去挖掘呈现的。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北京女子图鉴》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