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那些面无表情的人,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2018-04-28    来源:壹心理    作者:耿荣    浏览次数:95

  你是真的对什么都无所谓,还是已经麻木了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

 

早上不愿意起床,

 

没有什么开心,也没有什么不开心,

 

没有什么喜欢,也没有什么不喜欢,

 

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倒是有一堆该做的,

 

也没什么特别在意的,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好像也习惯了,

 

生活不就这样,活着不就挺没有意思的,

 

人生的意义什么的,思考过,但又有谁说得明白,

 

日子还不是继续过

 

……

 

 

 

我们把这种状态归结于现实的无奈,觉得自己好像只能这样。但其实只是因为我们丢失了一样东西——感受,它是我们内在的晴雨表。

 

孩提时候的我们从来不会掩饰自己,

 

饿了、渴了、尿床了,不舒服就哇哇大哭,

 

被爸妈批评,伤心了会哭,

 

半夜醒来害怕了也会哭,

 

开心了咯咯笑,

 

爸妈总不理自己就生气,摔玩具发脾气

 

……

 

难受,伤心,害怕,开心,生气,这些都是我们的感受,而哭泣,笑,发脾气则是我们呈现出来让别人了解我们感受的方式,它呈现出来的感受叫做情绪。情绪和感受可能是一致的,也可能是不一致的。

 

了解自己的感受,我们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们想要什么,以及如何去行动。这个我自己很有感触,从前我一与人相处就不知所措,但清楚自己的感受后,我就知道了,原来我看到这个人内心是愉悦的,那我可以与他链接一下,以后也可以多接触接触;那个人的做法让我很生气,那我可以表达出来我的不认同,一起协商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通过表达情绪,我们告诉别人我们发生了什么,别人知道我们的反应,也知道如何对待我们。我的一个朋友就不太能表达情绪,她说别人有跟她表达过,一起聊天,别人经常看不出她对这个话题是感兴趣还是不感兴趣,所以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聊下去。

 

流露自己的情绪,别人才知道如何对待你,否则就是对着一块木头,即便开始时有好感,给你浇水施肥,但总也不长叶,不开花结果,人家还以为是死的呢,就走开了,而别人在你身上撒尿你也不吭声,就会总骑在你头上。

 

感受是我们人生图景里的色彩 

 

咨询师飞燕分享过,她没学习心理学之前非常压抑自己的感受和情绪,第一次体验到压抑多年的感受被释放出来之后,感觉自己之前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很多曾经去过的地方都想重新去体验一遍。心里的很多话也没有和在意的人表达出来,都被压在心里了。

 

很明显的就是以前她去博物馆或者看画展,通常回来就只能记住那么一两幅画,去过很多地方旅游,但几乎没什么印象,别人问她去过哪哪哪没,都没有印象了,她自己也很纳闷,记性怎么那么差,去过跟没去过没什么两样。现在带着感受去旅游就完全不一样,回来再回忆就基本上都能记住,画面与那个时候心里的感受是联结着的,清晰而生动。

 

可以这么说:没有感受,我们就没有真正地活着。

 

活人和死人的差别是,活人有价值体验,有成就体验,有喜怒哀乐,惊恐,害怕,悲伤的情绪体验。死人是没有任何感受的。如果我们无法体会自己的感受,就会觉得人生特别的虚空,很难寻找到生命的意义。

 

既然感受这么重要,那当初的我们又为何会丢失了对我们这么重要的东西呢?

 

答案是:受过情绪伤害。

 

什么是情绪伤害? 

 

在我们小的时候,当我们产生情绪或者感受,但是不被允许表达出来,并且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和接纳,甚至是被忽略、否认时,情绪伤害就形成了。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时常会被教育不能有太强烈的情绪,或被教育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强烈的情绪是很丢人的等等。

 

当孩子受到情绪伤害时,通常会发生下列状况:

 

一. 孩子在幻想中编织神话以解释父母的行为。

 

 

二. 孩子无法解释父母的行为,而在心中产生自贬和羞耻的感觉。

 

 

三、孩子顺从大人的警告,把有关的感受收藏起来,包括害怕、伤心和愤怒。

 

若是第一种情况,孩子编织神话乃是对某一件事情或者行为赋予意义,以便转移对事情真相的注意力。例如,在一个父亲酷爱工作的家庭里,在情绪上父亲的确遗弃了他的孩子,母亲却掩饰真相说:“爸爸这么辛苦工作,都是为了你们,他想让你们过舒服的日子,才会工作得这么累。”

 

第二种情况的产生,可能是父母为自己不良的行为找了一些借口,例如,“打你是为你好!’’“你该受处罚”或是“你在挨打,我的心里比你还要痛”……

 

第三种情况可能是父母无法处理孩子的情绪,例如,孩子的哭声会激怒母亲,使她心情烦躁,因此,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准孩子哭。这样的母亲,当然她的情绪也是卡住的。

 

彤姐是一家金融公司的高层管理,管理着20多人的团队,也是一位7岁女孩的母亲。她是一位很理性的女士,遇到什么事情和困难,都可以做到理性地分析解决,并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很少有事情会让彤姐觉得过不去。某天,她发现自己的女儿用命令口吻跟其他小朋友说话,完全不觉得其他小朋友会不舒服,她开始反思自己。

 

她发现自己可以游刃有余地组织团队活动,却对团队里的人没有任何情感,活动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大家更好地完成工作。她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她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了解过父母的状态了,而且就算父母身体出问题了,自己可能也不会放下工作回去照顾他们,哪怕是他们哪天过世了,她觉得自己也不会像别人那样伤心痛哭。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生活里好像不存在“情感”这个东西,自己就好像是个机器人。

 

她预约了Freedom,在闭眼环节,她看到一个5岁的小女孩被父亲责骂,在哭泣,这个时候父亲抬手要打她,大喊着你不准哭!那个小女孩立马就停止了哭泣,连抽泣都在那一瞬间止住了。而那个小女孩就是小时候的自己,在她的家庭里,像哭这种脆弱的情绪是绝对不允许的,父亲也是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掉眼泪。为了不挨打,她就硬生生关闭了自己的情绪和感受,麻痹自己,我没有伤心呀。所以,久而久之她什么情绪和感受都觉察不到了。

 

正如布林·布朗在TED中题为《脆弱的力量》的演讲所说:

 

你无法选择性地麻痹情感,你不能说,这些是不好的,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这是恐惧,这是失望,我不想要这些情感。我要去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

 

你无法只麻痹那些痛苦的情感而不麻痹所有的感官。你无法有选择性地去麻痹。当我们麻痹那些(消极的情感),我们也麻痹了欢乐,麻痹了感恩,麻痹了幸福。然后我们会变得痛不欲生,我们继而找寻生命的意义,然后我们感到脆弱,然后我们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危险的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受过情绪伤害,会有怎样的表现?

 

❶ 失去情感的活力:有人说你冷漠麻木。

 

❷ 假我:掩饰我们的真实情感,例如:伤心时,你笑着说没事,气愤时你说自己不生气。

 

❸ 害怕遗弃:无法舍弃事物也很难离开别人,想长久维持某段关系,即使这段关系是不健康的,是令你不舒服的。

 

❹ 寂寞孤单:与外界联系不多,孤独、缺乏归属感。

 

有过情绪伤害的人,往往也丧失了健康的自由意志

 

约翰·布雷萧所著《家庭会伤人》对情绪伤害对人自由意志的伤害有过形象的描述。图4-4、4-5、4-6并非精致的科学图片,只是想呈现当感觉受到压抑时,做抉择的自由意志便会受到侵扰,而无法发挥本来的功能。

 

情绪可视为某一种形式的能量,倘若这些能量不能得到释放,长久压抑之后,情绪就会呈现阻碍不通的状况,同时也卡住了有效的思考。你若有过大发雷霆,或是陷人忧郁、不能动弹的经验,必然可以了解在强大的情绪干扰之下,去做理性的思考是多么困难。

 

原始的理智在不受情绪干扰时,脑细胞可以对任何生活中的新刺激做出灵活的反应。当我们学习的时候,进入脑海中的数据会被赋予意义并且存人记忆库。新进来的数据会和旧有的资料加以比较,以便决定它是否可以归档,或是要存人不同的资料储存库中。没有被消化的数据无法适当储存,而消化不了的数据往往带有情绪上的意义,与情绪中的能量是否被释放有关。

 

情绪具有推动的力量,在情绪的左右之下,我们的头脑无法正常运作。

 

新的类似经验总会勾起旧有的、固定的反应,也就是所谓过度反应的由来。情绪压抑多年后,个人的思考能力严重地被毒害和削弱,被冻结的心灵有如有故障的录音机,一再重复播放相同的曲子。图4-6 显示出,当心灵受到情绪干扰时,所能灵活运用的智能范围是多么有限。

 

咨询师建议

 

 

 

第一步:觉察

 

虽然我们这么多年已经习惯用各种方法逃避我们的感受和情绪,但并不代表我们一点都感觉不到,只要我们有意识地去觉察,当它出现的时候还是会留意到。当我们有情绪的时候,先去看看这个情绪是什么,告诉自己“我看到你了,我知道你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便做到了关注我们的感受和情绪,承认它的存在,而不是去控制它压抑它,这样我们压抑自己感受的不舒服便会少很多。这便是打破压抑的起点,关注我们的感受,慢慢与它建立和谐的关系,而不是压制它们。

 

第二步:表达分享

 

做到这些,我们可以再去根据当时的情景以及对方那个人来决定是否要去和对方分享自己的情绪、感受。如果对方是你的亲密关系,那我的建议是把你看到的感受分享给对方,这样才能让对方更了解你此刻发生了什么。

 

注意:表达感受是一致性沟通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情商高的体现,会有非常神奇的效果哦!

 

最后想和大家说的是,这个过程确实不容易做到,因为我们要打破自己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固有模式,我自己也用了很长时间去让自己看到自己压抑的感受。这样的练习可以让我们慢慢了解自己的感受,但是很多根源上的东西,需要我们通过对原生家庭形成的一些模式的疗愈来完成,这部分建议大家做个freedom进行更深一层的处理。

 

就像我的来访者彤姐在做完Freedom,她最惊奇的是,自己居然还会哭,疏通了压抑情绪的源头后当即就感觉心里通畅了许多,她说眼前看到的一切好像都变得更明亮了。她本以为生活也就这样了,从来没想过可以有不一样的活法,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活得更轻松精彩。彤姐走的时候冲我笑了笑,我能感觉到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在公司大厅见到她的女儿时,彤姐冲过去抱了抱她,女儿很好奇的看了一眼妈妈,眼神里有惊喜,也有惊讶,像是在说,“妈妈你怎么了?我喜欢这样的妈妈。”

 

我之前跟飞燕拍微课时,做过我跟“愤怒”的雕塑,之前我觉得我很温和,别人也觉得我像个老好人,几乎不发脾气,说实话我也害怕发脾气,自己也好,别人也好,就觉得那样不好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但结果发现我把自己都骗了,我不是没有脾气,而是“愤怒”被我牢牢按在手下,只要它稍有动作我就把它按下去,内在注意力全用在压抑感受,与此同时跟人的互动就是在应付、敷衍,所表现的根本不是我的真实。

 

而当我听我的愤怒“表达”,它在为我打抱不平,我却感觉那么陌生,觉得它无理取闹,当我真正与它面对面,去看它时,我感觉很温暖很踏实。

 

值得高兴的是,在我与我的愤怒和解后,我的力量感出来了。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那些面无表情的人,到底都经历过什么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