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要么一文不值,要么一飞冲天

2017-12-22    来源:意林    浏览次数:242

   还没上映的美国电影《加勒比海盗5》被盗片;英国的医院被黑、系统瘫痪;中国的高校网被入侵、学生论文被锁——在上个礼拜,名为“永恒之蓝”的病毒席卷了全球,而策划这一切的黑客们只索要比特币。

  这一连串的新闻,不仅让比特币重新在新闻中火了,在价格上更是借势大火一把,直接突破2000美元大关。回想2009年比特币刚出现的时候,价格还不到1美分,短短8年就上涨了200万倍。

  这前无古人的逆袭神话,造就了一批比特币富翁,其中就包括文克莱沃斯兄弟:在比特币还不到10美元的时候买下了100万个,不到1000万的投入如今已经换回了整整20亿。

  单说文克莱沃斯的名字,也许大家并不熟悉,但是说到他们和扎克伯格的恩怨,几乎是街知巷闻:在哈佛念书时,这对兄弟想要创建一个社交网站,他们请扎克伯格来编程,结果扎克伯格用这个创意,创建了自己的网站Facebook。

  之后兄弟俩把扎克伯格告上了法庭,打了4年的官司,最终扎克伯格向他们支付了5600万美元的赔偿。

  故事被改编成电影《社交网络》搬上银幕,这段秘闻也因此被大家熟知。在电影中,兄弟俩出身于精英家庭,并且在哈佛校园内沿袭了这一身份,成了这个精英学校中的精英,最牛兄弟会“凤凰社”的成员,皮划艇队的骨干,有头脑,体格健壮——这些都是写实的设定。

  文克莱沃斯兄弟有很好的商业头脑,但论创业能力未必比得上扎克伯格,他们感兴趣的也不是技术,而是如何利用技术赚钱。

  从扎克伯格那里拿到赔偿金之后,他们没有用来创业,摇身一变成了风险投资家,初期投资了一些小型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只是小打小闹。直到后来投资比特币,才真正名声大噪,从此不再只是“和扎克伯格有过节”的那对双胞胎,而是有了独立的标签:比特币投资大亨。

  2012年,兄弟俩第一次知道比特币,和朋友聊天,偶然得知,他们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东西要么一飞冲天,要么一文不值。然后他们决定冒一下险,大量买入,当时的价格还只是个位数,结果不到一年就飙升到了两百多美元。

  价格疯涨的原因很多,接纳比特币支付的黑市交易火爆、中国热钱的涌入、美国金融监管当局对比特币合法性的承认,还有就是当年的塞浦路斯事件:为了度过债务危机,塞浦路斯政府强行冻结了居民在银行的存款。

  这引发了信任危机,同时让大家开始疑惑:是不是真的需要一种不受政府控制的货币?而这正是比特币的支持者喊出的口号。

  人们总是追逐着价格上涨的东西,所以那段时间比特币的交易量每个月都在创新高。然后毫无征兆地,在短短6个小时之内,它的价格就腰斩了一半多,最后跌到只剩70美元,只有像文克莱沃斯兄弟这样,早期进入的持有者,毫发无损。

  文克莱沃斯兄弟没有因为价格崩盘、市场不乐观而卖掉手上的比特币,他们仍旧看好这项投资,认为它可以跟黄金一样,成为最佳的避险资产,因为比特币的总量是一定的——2100万枚的上限,所以不必担心通货膨胀,一定还有增值空间。

  比特币最初被程序员们写出来,是将它作为一个理想,自由主义经济下的自由主义货币,但是现在已经完全变味了,它成为了投机客们的最爱,价格动不动就腰斩,要不就是暴涨50%、100%甚至200%。

  它的概念被炒来炒去,但是作为基础和初衷的支付功能,却并没有重大突破,而没有这根基的支撑,比特币就永远无法摆脱海市蜃楼的嫌疑。

  即便是文克莱沃斯兄弟这样对比特币无限看好的,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可能会错得离谱,会摔得很惨,但是用兄弟俩自己的话说:“我们喜欢尝试新事物,并想看看它能走多遠。”

  所以他们继续冒险,不仅当比特币最大的投资者,还成立了一个比特币交易所Gemini,而且发起了第一款比特币信托基金。

  他们也很会强调重点:Gemini很安全,挖过来的都是谷歌、爱彼迎、桥水基金这些大公司的首席安全官、安全工程师,所以不用担心像曾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门头沟那样,系统崩溃、比特币被盗、平台倒闭,所有的投资一下子全部打水漂。

  开交易所是步后尘,但是发起比特币信托基金,兄弟俩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早在2013年,他们就第一次向美国证券交易所递交了基金上市的申请,希望可以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比特币中,买卖比特币的股票,从而让它变得更流行,避免“这个市场被中国抢走”。

  今年他们又再次申请,但是仍然没有通过——关于比特币的争议和疑虑从未消除,倒是当初那句“市场被中国抢走”一语成真,如今70%的比特币交易都来自中国,是无可争议的全球最大市场。

  在和扎克伯格的那场诉讼中,兄弟俩在舆论中完全落下风,连哈佛校长都公开说他们是浑蛋。但是如今在比特币上的冒险,让他们终于扬眉吐气。

  不过兄弟俩并没有觉得自己已经笑到了最后,比特币可能有巨大的前景,也可能是巨大的陷阱,只不过他们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也许“最终一无所有,但还想玩得更多”。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要么一文不值,要么一飞冲天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