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为什么我不喜欢视频通话

2017-12-05    来源:南都周刊    浏览次数:55

  由于涉及隐私,我们能够接受的视频对象只有为数不多的亲人好友。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乐意别人看到自己乱糟糟的卧室,更不愿意冒被陌生人截屏的风险。

  从20世纪60年代最早的商业化可视电话Picturephone到Skype再到各种可视频的聊天软件,得益于最近十年间网络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在远程聊天的同时看见对方。PC、手机、平板电脑甚至是新款电视机都自带前置摄像头,然而目前看来,它的最大用处在于自拍和方便照镜子,而非跟其他人视频聊天。

  跟语音相比,视频通话仍然不算是必需品:多數人不会觉得少了这个功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云养猫、看搞笑视频和追剧都是更大的流量杀手。即使是该领域最成功的Skype,占据大头的也仍然是语音通话业务,而且近年来增长缓慢。

  其中最大的原因不难猜测:由于涉及隐私,我们能够接受的视频对象只有为数不多的亲人好友。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乐意别人看到自己乱糟糟的卧室,更不愿意冒被陌生人截屏的风险。

  即便是亲朋好友,你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想跟他们视频聊天。除了逢年过节之类的场合,视频通话实际上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见人的准备。双方先约定好时间,你得找个合适的地方并且略微整理一下仪容,至少不能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因此也不够随心自在。

  许多人在视频通话的时候感到尴尬别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想逃避视线都无处可去。也有人抱怨前置摄像头的角度很诡异,而对于完美主义者来说,视频约会简直就是噩梦,要知道对方一直在看屏幕,而你怎么保证自己动态的每个瞬间都好看,万一画面卡在一个不堪的角度怎么办?

  视频通话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它很多时候并没有提供额外的信息量,又让双方不能同时做点别的事情,时间长了难免无趣。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除了父母、热恋对象和粉丝(如果有的话),没有人喜欢在聊天的时候盯着你的大头照。

  在全球化泛滥的今天,异地恋和两地分居常常是伴侣们因为工作而不得已的选择,而视频通话作为维系感情的一种方式,既简便又廉价。但你别被Facetime的广告骗了,因为现今的视频通话并不能代替面对面的交流,它不过是传统电话加上摇晃的镜头、糟糕的像素、延迟和不时卡顿的画面罢了。

  摄像头并不总能抓住细微表情,像是嘴角一闪而过的诡谲,或者一声难以察觉的叹息。你甚至没法好好讲一个笑话,因为音调的失真让对方不能准确抓到笑点。争论过后的沉默很难打破,因为你既不能鼓起勇气说点别的,又没办法穿过屏幕握住TA的手。在通话结束之后,你还是得一个人面对独守空房的事实。

  内向的人讨厌视频通话更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们宁可发消息、写邮件甚至只是互掷表情包,紧急情况下通个电话也可以接受。视频通话的下一个增长点很可能是网络色情,但目前为之埋单的大头仍来自电视会议,大概只有在正经的工作场合,远程视频才能起到增进员工联系、提高效率的功用。

  所以,不要误会了那些总是拒绝视频请求的人,他们也许并非懒得跟你说话,只是不喜欢这种方式罢了。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为什么我不喜欢视频通话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