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文化论坛 » 正文

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你是有多恨孩子?

2017-11-03    来源:缓缓说    浏览次数:59

 

 

文:缓缓君
文章来源:缓缓说(ID:huanhuanshuo520)

 

-01-

 

10月25日,知乎网友@温柔 在他的专栏里发表了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文章指控南昌豫章书院以体罚、殴打、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劳动等手段剥削虐待学生,差点导致学生自杀身亡。

 

事情的起因是作者@温柔 自称收到了一个孩子的私信,私信里的内容触目惊心,于是他公布了自己和孩子之间的聊天记录截图。

 

 

根据聊天截图中的描述:

 

这名男孩于今年6月和母亲一起去庐山游玩,玩了一天之后,他在火车站被人接到了南昌的豫章书院,学校的大门和围墙都非常高,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色类似唐装的衣服。

 

办完手续后,他被带到了一个有三扇大铁门并且充斥着排泄物味道的房间,然后被强行推了进去。

 

7、8个壮汉砸掉了他的手机,把他逼到墙角,然后按在了地上,就这样把他关进了10平方左右的小黑屋。

 

在暴力制服的过程中,孩子由于太过紧张,导致大便失禁。

 

一个多小时后,他被放出来去老式的茅坑处理,就在他一丝不挂的时候,一大群人监视着他,没有一点隐私。

 

那一刻我以前的自尊心和隐私都感觉荡然无存了。

 

 

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处理完了之后,他又被关进了那个小黑屋。

 

当时的南昌已经有40多度,小黑屋里没有空调没有窗户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排泄都在一个尿盆里。

 

更恶心的是,他是光着身体被丢进去的,晚上有蟑螂老鼠蜈蚣什么的,而他不得不睡在脏得要死的大理石上。

 

 

一开始前3天会哭,后来眼泪流干了,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念头。

 

大概就这样待了8、9天左右(根据孩子的说法,关小黑屋的具体时间已无法判别,因为在小黑屋里时间感已经被剥夺了),他终于被放了出来,可等待他的却是体罚、殴打和强迫劳动。

 

根据该学生爆料,学校体罚和殴打的方式主要有两种:

 

  • 一是戒尺

  • 二是“龙鞭”

 

所谓的戒尺是一种板子,长50厘米左右,厚度和手机差不多,使劲抡起来打手心,5下就可以让你的手写不了字,并且一打就是5下起步。

 

而惩罚的理由各种各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只是因为在床边放了一个文具盒,就被抡了15下(文具盒里有15支笔)

 

 

而“龙鞭”则是一种钢筋做的鞭子,有小拇指那么粗,专门往孩子的屁股上抽。

 

一名9岁的小女孩曾因和校长顶嘴,就被一群教官按住,被校长抽了30多下,抽完再让她跪孔子像。

 

女孩不跪,他们就打她的腿,最后女孩跪了一下午直到中暑晕倒。

 

 

除此之外,由于去的时候赶上校舍工程建设,那名爆料学生说他被迫帮忙搬砖,把100斤的水泥往4楼扛,不听话就打。

 

 

而且伙食还非常得差,鸡蛋炒西红柿没几个鸡蛋,紫菜汤里面能盛出来烂抹布,还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菜:红辣椒炒青辣椒,就是把红辣椒和青辣椒放在一起炒,别的什么都不放。

 

 

学校对此的解释是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更可怕的是学校对学生自杀的事后处理,大家自己看截图吧,真的太揪心了。

 

 

 

 

 

孩子为什么会被送进这样的学校呢?

 

你去百度搜一下“豫章书院”四个字,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介绍:全封闭管理的专业戒网瘾学校。

 

 

对,又是一所“戒网瘾学校”,这名孩子的家长为了把孩子送进来,还支付了3万的半年度学费。

 

 

以上爆料都来自知乎网友@温柔 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真实性尚未得到官方部门的确认。

 

但这次官方反应还算比较快,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账号@南昌青山湖发布公告:

 

10月26日,有网民反映我辖区内的“豫章书院”存在体罚学生、伙食差等问题。发现该反映后,我区立即成立了由区委政法委、区公安分局、区委宣传部、团区委、区教科体局等5家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整个事件调查过程将公开、透明,调查结果将适时向社会公布。感谢网友的关注和监督。

 

 

微博下方的一条高票评论同样值得注意:

 

  • 听说那学校头上是你们市长?

 

根据豫章书院的学校官网,原南昌市市长李豆罗,正是豫章书院的名誉校长。

 

 

这意味着什么?

 

不多说了。

 

而学校的官网现在也已经无法打开,但百度的搜索词条里,你还是可以找到一些痕迹:

 

豫章书院修身教育学校由原南昌市长,全国劳模,国家督学共同扶持的民办公助学历制阳光学校。书院家庭式人文教育助2000多个家庭解决孩子上网成瘾,早恋,厌学,叛逆,离家出走……

 

 

当然,你点进去的话只会显示“暂时无法打开此网页”。

 

-02-

 

昨天,知乎网友@温柔 再度发布文章《在和戒网瘾学校的吴军豹校长对话后》,这篇文章公布了他和豫章书院的校长吴军豹的聊天记录。

 

@温柔 在文中透露,在他上一篇文章发布的当天,豫章书院的校长吴军豹就亲自找上门来了。

 

 

 

 

从截图中可以看到,吴校长软硬兼施,一边以政治风险为由要求@温柔 删除文章,一边又以自己母亲的心脏病为理由试图感化他。

 

对于《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一文中的指控,吴校长也予以了回应。

 

1.关于小黑屋

 

吴校长先是否认了小黑屋的存在,并称当事学生是多重人格。

 

 

但当@温柔 提出他调查到的学生不止一个时,吴校长又承认了小黑屋的存在。

 

 

2.关于体罚

 

吴校长将其称为“考德”,并承认了跪孔子像、关小黑屋和戒尺处分的存在。

 

 

但吴校长特意说明,处分前会逐级审批,并告知家长。

 

然而根据另一名学生说法,学校老师体罚的时候会特意避开摄像头,家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一天打那么多谁给你通知家长啊”。

 

 

 

至于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龙鞭”,吴校长予以了否认,并称若有龙鞭存在,他自杀以谢天下。

 

 

 

然而学生那边的说法则完全不一样,还提供了实物照片。

 

 

 

 

而根据中国青年报2011年的一篇报道《“潜力生”生存状况调查:特训学校趁“机”而生》,吴军豹(当时还在南昌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在采访中承认,“对于不听话的学生,教官可以用“龙鞭”来惩罚他们”。

 

 

当然,由于那篇报道是2011年的,过去用过龙鞭不能证明吴校长现在也在用龙鞭。

 

究竟是吴校长在撒谎,还是学生集体撒谎,这个我不作评论。

 

3.关于把学生当工人

 

吴校长直接就承认了,并称主要还是民工搬,是学生吃不起苦。

 

 

学生这边的说法之前已经说了,100斤的水泥搬上楼,上不了肩还需要别人来帮忙。

 

如果不服从就要挨打。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他还没满16岁,这个已涉嫌征用童工。

 

 

4.关于伙食

 

吴校长称有二荤二素一汤外加水果和鸡蛋。

 

 

对于“红辣椒炒青辣椒”,吴校长避开了话题。

 

 

学生这边的说法则大不相同。

 

 

5.关于学生自杀

 

吴校长先是说当事学生有心理妄想病,并非喝洗衣液自杀,而是咬袋子的时候嘴巴沾到了洗衣液。

 

 

但有一点我们可以确定,医院确实开具了病危通知书。

 

 

可是,如果真的是嘴巴沾到了洗衣液,会严重到要开病危通知书吗?

 

关于病危通知书的签字问题,学生的说法是学校没有签字,也没有通知家长,而是把他带回学校用漏斗给他灌水,灌到肚子鼓起来吐水吐泡泡吐血,吐完再灌,才把命救回来。

 

而吴校长的说法是学校是签了字的,并再一次说学生心理病,还说他母亲良心被狗吃了。

 

然而问题是,学校有权力签字吗?

 

家属不在场,代理律师不在场,怎么签?

 

关于以上5个问题,吴校长承认了一部分(跪孔子像、关小黑屋、戒尺打人、把学生当工人,病危通知书),也否认了一部分,但否认的那一部分中存在诸多无法自圆其说的疑点。

 

-03-

 

今天中午,另一名微博用户@黑客凯文 公布了一名自称是曾经被关在豫章书院的女学生@染尤_ 的爆料。

 

 

这名女学生的爆料和之前那名男孩的爆料有非常多相互吻合之处。

 

她也被关小黑屋,挨过戒尺和龙鞭,吃过红辣椒炒青辣椒,并称那边的老师都是学心理的,看学生情绪不稳定就不让见家长,而且经常给家长洗脑。

 

她被关“烦闷”(小黑屋)的时候,小黑屋还是有窗的,但因为她趁老师不在的时候爬窗户向路人求救,结果被老师发现了,后来小黑屋就再也没窗户了。

 

我进去的时候14、15岁,还没接触过社会,就碰到这么黑暗的地方。

 

在里面待了一年,很痛苦,精神上的折磨。

 

 

 

 

我一开始还有点奇怪,为什么这段私信截图没有打码,后来发现@染尤_ 说她对自己说的话负责,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并且可以不打码。

 

 

除此之外,我发现在当地政府的官方微博@南昌青山湖 中,@染尤_也留言说“我之前是里面的学生,要调查的话我可以配合你们,我愿意负法律责任,谢谢”。

 

所以我相信她说的话。

 

 

而且她还爆出了一个讨论群组,说是豫章书院山长(校长)创建的,然后里面的聊天记录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他们说话的风格非常奇怪。

 

那位山长(注意头像,和吴校长的一样)形容两位名誉校长(李市长和彭大师)有“大功德”“大德望”,还说某市长鼓励他不要泄气。

 

而那名彭大师说话风格真的很“大师”,什么“见招拆招,以国学之博大显处事之高明”,竟然还说出“先严打,后给出路”这样的话,这是把自己当政府了?

 

除此之外,那个叫CZW! 的一直在打听是哪个政府部门在查。

 

聊天截图是真是假尚无法验证,但如果是真意味着什么?

 

细思极恐。

 

-04-

 

再来说一些反常的事。

 

知乎网友@温柔 的第一篇文章发布后,点赞数超过了5万,所以阅读量无疑是非常大的。

 

但如果你在知乎里搜索文章的名字: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

 

 

你会发现你搜不到那篇文章。

 

他的第二篇文章也是一样。

 

你必须先通过用户搜索点进他的主页,然后才可以看到这两篇文章。

 

 

而且文章的评论功能也被屏蔽了。

 

显然,这两篇文章受到了特别的“照顾”。

 

除此之外,认证为天涯社区娱乐八卦版块首席版主的微博用户@李铃铛哒 转发了那篇《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获得了近10万次转载,并显示有1万多条评论,然而你点进去却发现“此条微博禁止评论”。

 

 

然后她又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那条转发豫章书院黑幕的微博被那啥了,看后台有人私信发自己的经历,在里面被虐待被打,看得想哭,现在情况就和文章说的那样,没办法的,斗不过的,唉……

 

 

还有一位在戒网瘾行业的工作人员私信@温柔 说,还是不要写这类文章了,他们的威力特别大,戒网瘾产业伸向了很多领域。

 

 

我特意去查了下这个产业,发现早在2014年,《法制晚报》就发过一篇名为《戒网瘾学校9成涉体罚:最快进校8小时就死》的报道。

 

 

报道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有专家统计,目前中国大概有1600万人有不同程度的网瘾,有400万人属于深度网瘾。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曾说:“如果每一个深度网瘾的人,家长给他花一万块钱进行矫治,那就是400亿的规模,由于这个行业有这样大的一块蛋糕,有了如此大的利,就导致各种机构、各种人都纷纷地进入到了这个产业里来,最后导致现在杂乱的现象。”

 

400亿!

 

这还只是2014年的数据。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杨永信一直被曝光,却一直没倒下。

 

 

(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孩子直呼太疼,杨永信却在笑)

 

而且不只是杨永信没倒下,还有更多的杨永信站了起来。

 

而那些可怜的孩子,最快8小时就被打死了,而就在2个月前,合肥也发生了一起18岁男孩送进戒网瘾学校后48小时身亡,家属称孩子遗体多处内外伤。 

 

真的没法想象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05-

 

在我追查这个事件的过程中,越查越揪心,也越查越觉得水深。

 

我知道这是一趟浑水,我知道这个产业很庞大,但我真的想做点什么。

 

在《在和戒网瘾学校的吴军豹校长对话后》一文的末尾,那位戒网瘾行业的工作人员劝@温柔 说:你和那些孩子又没有血缘关系,没必要为了他们冒着这种险。

 

@温柔 的坚持和执着真的很让我敬佩。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所以我把我了解到的事写了下来,希望能够声援那些孩子们,至少让更多的家长能够看到戒网瘾学校的真面目。

 

虽然我们的力量很微弱,但作为一个自媒体人,也只能坚持相信围观能够改变中国。

 

众人拾薪,救救那些孩子吧。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你是有多恨孩子?_文化论坛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