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秋雨丨可堪醉卧听雨落

2017-09-08    浏览次数:94

 下了雨,整个世界便都朦胧起来了。这么多人讨厌雨,而于我来说,最美好的便是这飘飘摇摇的雨季了。落雨的夜晚,微黄的车灯绽放出完美的角度,那一整圈美丽的射线就这样清晰地映入眼底,那样教人喜爱,照亮了飘斜的雨丝,照亮了我满眼的惊喜。竟就会这样看痴在马路中央。
 
自是想往在这迷蒙的雨季,去到湖上泛舟一回。烟波浩渺,水光轻颤,这妙意,恐怕也只能“去秋梦边缘捕捉”了罢。
 

 
常常喜爱一个人在雨天漫步,最好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轻转伞柄,伞沿周围的雨点便都跳起舞来了,旋转成优美的弧线,煞是好看。若是那种能让人时不时打个寒颤的冷雨,便更好了。就算因自己的任性而感冒一场,也心甘情愿。余光中在《听听那冷雨》中写道:“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雨,确实傍带着一种古典美,沧桑却不失新意,那是从古时一直落达今朝的雨啊!因而对雨的喜爱之情忽又变得崇高起来了。
 
雨,总会使人联想到江南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孔桥石径,碧水轻舟,吴侬软语;月下柳梢,雨夜阑珊,漉湿里巷。若失缺了雨,可还有那么多人“爱杀江南”?
 
走过那寂寥的雨巷,自然能体味到雨所带来的淡淡的惆怅。细闻雨露的清香,似能嗅到“渭城朝雨浥轻尘”那依依离愁,似能嗅到“却话巴山夜雨时”那绵绵思愁,似能嗅到“多少楼台烟雨中”那悠悠古愁。因此,雨,历来满载着愁殇。然而遇到了这飘雨的季节,谁人的愁又不会化作一腔柔情,吮咂着雨水吻向天地,最终抛却愁思,快意潇洒,“一蓑烟雨任平生”。
 
                                                                                                                                  ▲马远《寒江独钓》
雨,又总使人牵念到春花——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古今往来,有多少人伤春悲花,恨风雨将芳华“零落成泥碾作尘”。的确,往往春意将尽时,我也会叹道:“可怜春兮,可怜春兮!芳菲落尽满城空,不免花事太弄人。”然而我却是感谢雨的,谢她将污浊濯净,谢她将心田浇灌,谢她将万物入正道。万物皆有其必然性,雨,确是时雨,让一切自然发生、步入正轨。又一载轮回,春花会笑靥如旧的,要相信,生命是一朵常开不败的花。又是一年落红时,我告诉自己,毋伤,毋伤,天命如斯,四季如此。
 
                                                                                                                               ▲夏圭《烟江欲雨图》
春雨温润,夏雨狂躁,秋雨萧瑟,冬雨凉薄。然而无论什么雨,我都是爱到极
 
寒雨绵霖惹人醉,谁言霡霂许多愁。秋月春花皆已了,归来堂里自乐否?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秋雨丨可堪醉卧听雨落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