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网络征文 » 正文

如何抗争命运

2017-05-19    来源:壹心理    作者:吴在天    浏览次数:53

 20141024202442_wmVry.thu_0.jpg

文:吴在天 | 公众号:武志红(wzhxlx)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无数的变化和感受,这些感受成为了我们心灵的记忆,有快乐,也有悲伤。

人的生命,容易是童年经历的一种轮回。我们一辈子都不断地在一些类似的地方摔跤,之所以这样摔跤,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重复以前摔跤的感觉,是修复以前摔跤带来的内心创伤的一次机会,让我们可以去理解并去化解以前的创伤。

曾经有一位网友说,她失恋了,失恋的痛苦一直围绕着她,最难受的那段时间,她连工作都辞掉,整天一个人呆在家里,什么动力都没有。

在心理学里面有一个术语叫“退行”。意思是,当人们在受到挫折或面临焦虑、应激等状态时,放弃已经学到的比较成熟的适应技巧或方式,而退行到使用早期生活阶段的某种行为方式,以原始、幼稚的方法来应付当前情景,来降低自己的焦虑。

一段深度的关系的发展或结束,都会让人出现退行。

在心理学家武志红的文章中,有一句很精准的话来描述恋爱。恋爱是,重温童年的美好,修正童年的错误。

重温美好,是因为在我们的感受记忆里面,还有童年时段在关系里面的感动和幸福。修正错误,是因为退行的时候,在我们曾受到的创伤,会再次激发我们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犹如小时候对父母的渴望一般,期望可以得到父母的爱和接纳。这是我们对被爱、温暖和接纳的渴望。

我们容易将这种渴望投射到外部世界,投射到伴侣,孩子身上,我们期望别人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但别人不是我们幸福的答案。

01

我们生命的最初,是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我们人生最初的7年,就是在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互动中成长,形成我们的人格模式。这些内化的人格,内化的关系模式将会被我们带到现实生活中。

从少儿到少年,我们的自我意识都在不断的成长和发展,再到青春期,大部分人都会出现或多或少的叛逆,因为我们会开始思考“我是谁”。我们曾经是被父母定义的,我们的成长都或多或少的带着父母的期盼和要求,很多人成了乖孩子,但乖孩子背后却是一颗被压抑的心。

当我们成人之后,常常以为新的生活开始了。可以不受过往的影响,可以不受父母的控制,可以远离成长的环境。

但是曾经的情绪体验,却犹如编译好的程序,它存储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当我们一旦遇到一个与过去相似的经历或情感体验的时候,那个创伤的感受,就会把编译好的程序打开,我们很容易的掉进感受的回忆里面。

还有一位女孩发来消息说,她在大学期间有过一段恋情,那是她唯一的一次恋爱,因为毕业找工作而分开分手,这段恋爱已经结束快四年了,她始终不敢发展下一段关系,她说他好像不敢再恋爱了。因为“很怕失去,很害怕那种忽然就失去的感觉”。

“忽然就失去的感觉”是什么感觉?

如果追溯到童年的话,大多是因为分离创伤所致。养育过孩子的父母们都有过类似的经验,当产假结束要去上班了,当孩子第一次去幼儿园了,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都会出现相应的分离焦虑。

很多的妈妈都表示,每次上班要离开的时候,孩子都大哭不止,非常头疼。又狠不下心一走了之,留下了孩子就一定粘着你不放。为了不让孩子哭,为了不让自己焦虑,也为了不迟到,很普遍的一个做法就是,不让孩子看见,偷偷的离开。而实际上,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妈妈突然的离开,就意味着妈妈消失了。

比如在生命最初几个月里,儿童用眼光追随物体,当物体消失后,他们会移开目光,好像物体从他们的心里消失了。但是3个月大时,他们盯着消失的地方看;再长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搜索消失的物体;到了2岁,孩子会知道即使物体消失的,但它还是存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也就是心理学所指的客体恒常性。

尽管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孩子会知道,妈妈离开了还会再回来。但妈妈曾经突然消失的那种恐惧的情绪体验,却已深深的刻在骨子里。所以,当我们长大了,有着类似的情感体验的时候,那些曾被埋在内心深处的情绪,就再一次的诱发出现。

02

我们从幼儿到少年,从青春期到成年人,一步仿如一生,每一步都在不断的构建我们下一段的生命,每一步又都不断都重复着我们上一阶的人生,甚至让我们的孩子,也重复着家族的命运。

生命,像是一个轮回。心理学家会说,这叫强迫性重复,一个人小时候形成的内在关系模式,在不断复制重演。这种强迫性的感觉就好像,我们已经习惯了曾经拥有过的生活,如果现在的生活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了,我们就要去做点什么,把现在弄得和过去一个样。

这种感觉,其实是源自与对爱的渴望和证明,我们不敢相信现在的生活,所以总得整点事情出来,让它朝着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以期证明自己的自恋是对的。而常常这种证明的代价是非常大的,它通常会把我们的重要关系推向深渊。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写到,那个委托他人用金钱测试女友的男孩,即便是验证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可结局又如何?男孩自己内心就先崩溃了,抱住女孩哀求“有话好好说。”这是男孩想要的是这样的结果吗?

可能还真是他想要的。因为自卑,觉得不配得到女孩的爱,所以,要把这份爱再降低一个档次,我知道你不是真的爱我,但我现在求求你不要走。

生命早期的那些深刻的情感体验,刻在了内心深处,已经成为心底难以抹去的烙印。以后的人生,会不断追寻这种体验再一次发生。所以,命运成了一种强迫性重复。

03

如果,从一开始就能获得来自父母足够的爱,那真的是非常幸运。只是,假若我们的父母,本身也是在匮乏的爱中长大,我们可以怎么办?

过去的人生已不可改变,但现在的每一步,却是你对未来人生的谱写。

每个阶段的人生,都有特殊的意义。

童年时,面对来自家庭的创伤,我们只能无奈地承受着。成年时,再次感受到创伤带来的情绪体验时,我们可以是主动的创造者和命运的改写者。

德国哲学家谢勒说:命运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而是我们自身的一个组成部分。命运是我们如何运用洞悉力,和爱的规律对事件做出反应。

如何去理解命运是我们自身的一个组成部分?

关键是去体验和觉知。

体验和觉知,可以让我们从无意识的轮回状态中走出来,去点亮我们生命的自性之光。

尽管,我们也没有得到父母足够的爱,但至少知道,可以不让孩子去承担成人的情绪。而要养育好孩子,很多时候,其实是在修复内在孩子的创伤。所以,很多朋友做了父母后都发现,孩子出生后,他们跟着孩子成长而成长了,也许一开始是为了孩子,还越往后才发现,是孩子帮助了自己成长。

在你的生命中去发现爱的存在,并将爱活出来。那些原本被痛苦、焦虑、孤独所折磨的内心,就可以重新和这个世界发生链接,人的自我成长与修复,就是一条自我救赎之路。

尽管,我们会经历一些艰难的历程,但那些熬过的苦和夜,流过的泪和汗,都会铺成一条宽阔的路,通向未来想去到的地方。也许你一生都有无法摆脱的恐惧,但至少知道,黑暗中,还有心底种下的那束光。

很喜欢荣格的这句话,“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我希望我的第二次生命,从现在就开始,更好的活出自己,真实的自己。

真正的生活,不管什么时候开始,都不会太晚。跳出命运,才是命运赋予我们的意义。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如何抗争命运_网络征文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