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文化 » 文化论坛 » 正文

写在延大-你的名字,我的心事

2017-05-07    来源:延安大学    作者:延安大学    浏览次数:87

    路遥曾经说过:“人们宁愿去关注一个蹩脚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也不愿去关注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听到一个姑娘讲述了他和她的故事,也听到她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也许故事的开端总是这样——你来的偶然又猝不及防,短暂的相伴之后你却成了此生难忘。
    她和他是在火车上认识的。高考之后,姑娘一人独行去北京找姐姐。在拥挤平淡的火车上她碰到他——一个我只能叫他段段的男孩儿。
    段段算是一个暖男吧,初次相识他就把靠窗的位子让给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姑娘。姑娘是那种有点冷的女孩子,我们就叫她冷姑娘吧。
    检票之前冷姑娘坐在火车站的台阶上读《脱线森林》,检票时她排在最后一个。冷姑娘说:“我不喜欢拥挤,也不着急,总是喜欢排在最后一个,等别人都走了,我再过去。”也许是一开始的暖心举动打破了冷姑娘的心理防线,一路上虽算不上畅聊,但也没有一路沉默。对面是一个健谈的大伯,还有一个弄脏了她最爱小白鞋,却不说话的奇怪小男孩儿。姑娘最喜欢比巴卜(一种泡泡糖),高中的墙壁上贴满了比巴卜贴纸。虽然临行前没买到最爱的比巴卜,但还是带了满兜的“大大”,一路上她便和段段一边聊天一边吃“大大”。
    在火车即将进入帝都前二人互加了微信。我不知道冷姑娘在火车上和段段聊了什么,也许天马行空,也许鸡毛蒜皮,也许只是寒暄。但后来,在异地他乡的帝都,段段确实走进了她的心里,成了她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突然想起几句改编过的诗:“一顾倾人城,二顾倾人国,三顾倾我心。”冷姑娘和段段在帝都也只见了三面。
    第一面难免俗套,抽空相见,喝了一瓶饮料就说了再见。
    第二面似乎有点理所当然,为了去地铁口接段段的冷姑娘跑错了方向,但见到他面的那一瞬间,依然欣喜。也许那个时候,心里的依赖,就已经悄然而生了吧。短暂却愉悦的相聚,骑车去追送而不见的失落。少女情怀,即使不总是诗也那么美。
    第三面是有些遗憾的。莫名其妙去了圆明园遗址,稀里糊涂的没吃午饭,带着乱七八糟的心情回到住处吃光了一盘最不爱吃的水饺。虽然,冷姑娘说如果不是他送她回去她会找不到东南西北,但冷姑娘就是不开心呀。也许是期待了太多吧,所以失望就显得格外沉重。
    后来,冷姑娘跟我说很后悔没有在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抱抱他。看吧,如果我们早知道会那么舍不得,当初肯定不会吝啬那一个拥抱。只是亲爱的冷姑娘啊,哪里有那么多后悔药可以吃呢。如果真的能够回到当初,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悔不当初呢?
    第三面之后,冷姑娘回到家乡为念大学做准备。而段段,冷姑娘没说,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冷姑娘虽然冷,却会为喜欢的人做一些温暖如光的事情:自制的聊天背景,最爱的气球标识,以他为背景的微信头像 ,手机解锁密码是他的名字)
    后来,再相见,也是最后一次相见,是段段去冷姑娘所在的大学看她。一顿午饭,一场电影,最后一次的陪伴,最后一次的早餐,二人从此山水再不相关。
    后来,也算是再联系了吧,段段要了冷姑娘的照片,可两天后冷姑娘给段段发去生日祝福时“你已不是对方好友”。我不知当时冷姑娘心中作何感想。只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悲凉,无助和绝望突袭心头。
    当冷姑娘和我讲起这段故事时,段段已经成了别人的段段,冷姑娘也遇到了她不想放手的爱人。也许这就是两个人的相逢吧。当初有一个人高傲的转头要走,说分离,说再也不见,可最后抱头痛哭,依依不舍的还是那个说了再见的人。
    我也曾听到过相似的故事。和冷姑娘不同,讲述故事的是一个主动离开,也逼迫对方离开自己的傻男孩。也许幸福的故事各有各的幸福,而不幸的故事都是相似的。所以我不愿再讲一遍男孩儿的故事,只想谈一谈好久不见之后男孩儿的心思。
    男孩儿说,当初选择离开是因为本想可以再进一步升华感情,可后来发现并不适合。他有些害怕,怕会失去这个朋友,也有些想逃,逃离这段并没有结果的感情,也许还有点冲动吧––冲动的选择离开。
    男孩儿说他和女孩儿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这是女孩写给他的)。”女孩儿陪他走过了很长也很艰难的一段路之后“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听说女孩儿是那种安安静静,与世无争的性格,喜欢文学,所以把所有的相遇,相识,相伴,相离,都写成了诗,写成了信,写成了厚厚的“日记”(也许一天几记,也许几天一记)。也许这些诗,信,“日记”男孩儿未曾见过。但我相信,依他俩的感情男孩儿一定知道女孩儿的伤心,难过,无助,甚至是愤恨。
    男孩儿说,虽然是他选择了离开,但他还是会在很多时候情不自禁的会想起女孩儿,当他无意间翻到女孩儿曾经写给他的诗,写给他的信时,当他无意间想起的一起做过的平凡却温暖小事时,都会想起她。
    后来男孩儿说,当他知道长情又倔强的姑娘终于真的放下他时,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如心石落地,因为姑娘终于可以忘了他,也终于可以开始一段新的故事;一时间心含愧疚,曾经那么好的姑娘,那么好的感情,就这样,再也没了以后;一时间又心里空落落的,不知何味。
    看啊,时间真伟大。让曾经心痛到不能自已的姑娘忘了这个讨厌的男孩儿,也让选择离开的男孩儿悔不当初。
    最后,男孩儿说:“曾经的我们,友情至上,却因一些我自己的冲动而打散了这一切,也许我们在友情上是两条平行线,而在恋人上是两条相交线,平行线可以一直以不变的距离无限延展,而相交线却在短暂的相交后背道而驰,越行越远。我拉你走进了我世界,却要亲手把你推出去,只因我实在心生愧疚不得已而为之,我觉得我说多少次对不起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但还是想最后说一次,对不起。”
    我不知道这个高冷的男孩儿经历了多少成长才会对他曾经伤害过的姑娘,真挚的说一声对不起,也说出真挚的祝福和他真正的感受。但我只想说,无论是伤害了别人,还是被别人伤害了,也许痛的并不只是一个人,也许怀念那段美好的也不只你一个人。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对幸福视而不见,谁又能对过往的美好彻底说再见。
  男孩儿说经历了大约两年之后,他和女孩儿都放下了曾经,决心还是做好朋友。毕竟知你懂你的人很少,如果能重来,如果能再次遇见,说声:“hi,你好!”
    重新开始却不重蹈覆辙,也不失为一种完美结局。
    最后想说的是,我在征集令征到段段和冷姑娘的故事,我用一年的时间遇见男孩儿,用两年的时间学会忘记,而今从头开始。故事中的女孩儿就是我,而今我以红网记者的身份去采访了男孩儿,问出了两年来想问却从未问出口的问题。才知道,原来两年来,他过的也许并不比我容易。
    段和冷姑娘的故事,分享男孩儿和我的故事,只想告诉大家:也许我们曾经为一段感情而撕心裂肺,可终有一天我们会遇到那个真正对的人––像冷姑娘一样,也可能像我和男孩儿一样,放下曾经,握手言和,说声“欢迎回来”。
    无论一段感情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以什么样的方式结尾,终有一天,那些你不愿说出口的秘密都会成为你心中最美的珍藏,也会成为你短暂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它们会让你知道:那些幸福是真的,那些伤心是真的,那些眼泪是真的,那些回不去的曾经和等待我们去开启的未来也是真的。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写在延大-你的名字,我的心事_文化论坛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