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以《人民的名义》打开陕西第一季度反腐大片

2017-04-14    来源:人民网-陕西频道    作者:人民网    浏览次数:101

反腐剧、涉案剧“冬眠”了长达13年之后,一部摒弃了当红鲜肉、偶像套路的反腐大片《人民的名义》成了影视剧市场的一股“清流”。“不看剧,都没法和别人聊天了”,年轻观众对“小官巨贪”、“人民币墙”、“花式点钞”、“达康书记”等话题热议不已,旋风般的刷屏效果让各界都未曾预料。

《人民的名义》口碑开挂,“戏骨遍地走”固然是影响收视率的重要因素,但与之相比,更重要的还在于它真实地揭示了当前的政治生态,相当一部分情节在现实生活中完全有迹可循。

骑自行车上班,在陈旧简陋的家中吃炸酱面,每个月给乡下老母亲汇300元的生活费;然而在另一处隐秘的豪宅,壁柜里、床上、冰箱里,却塞满了一沓一沓的现金,总数超过2.3亿元……《人民的名义》开篇的第一个案子,我们大都不陌生,贪官赵德汉的原型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坊妹依稀记得,当年清点赃款时,点钞机都烧坏了!

其实,与现实生活中波涛汹涌的贪腐案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编剧周梅森曾感叹:“公布出来的腐败案件的广度、深度远远超出了作家的想象。”

本期坊妹就梳理了第一季度陕西省的反腐成果,以供坊友们在追剧的同时,脑补角色“原型”。同时,也提高对腐败分子的甄别能力,让腐败在群众时刻监督的汪洋大海中无处藏身。

一块“蛋糕” 六种吃法

第一季度,秦风网曝光台上共通报了93起典型案例,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7起。从被通报的案例来看,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占比最多,共46起,其次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共33起。

从查处的案件看,涉及截留、套取、冒领的案例有36起,借口五花八门,圈钱招数眼花缭乱,成为陕西省第一季度查处腐败案的重灾区。

欺上瞒下暗操作。打着“发展”“人民”的名义申请项目资金,倚仗群众办事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中饱私囊。如宋继光在担任耀州分局瑶曲国土所所长期间,借负责保管补偿费之机侵占群众集体资金2万元,其本人领取1万元。

无中生有套资金。违纪官员或编造项目,或在数字上掺水分,或在人员上虚列捏造,进而达到骗取各种补偿款和项目资金的目的。如山阳县高坝店镇民政办原主任孙庆斌,虚报补助对象,套取五保户生活费、义务兵家属优待金、高龄补贴、孤儿救助和危房改造补助等,共13万余元,用于个人支出。

雁过拔毛乱收费。利用审批权或资金发放权等违规收费、截留私分,甚至巧立名目收取“好处费”。如延安市宝塔区青化砭镇青化砭村党支部原书记曹二虎,利用避灾扶贫搬迁项目征收土地之机,向承建单位负责人索要协调费5万元,用于个人支出。

掩耳盗铃擦边球。歪曲政策、大打擦边球,只执行对自己有利的部分,无益的则束之高阁,对群众利益置若罔闻。如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店子村党员张峰,违规占用村集体土地0.6亩用于改建出租,谋取私利。

挪作他用填窟窿。拆东墙,补西墙地“自主”分配专项资金。如西安市临潼区代王街道原山孙村委会主任任撑顺,将本应给10户群众发放的征地补偿款共计3.075万元,用于移民搬迁工程村民集资款的赔付。

张冠李戴厚亲友。利用职务便利,优先照顾自己的亲戚朋友,有的明显不符合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给亲戚朋友。如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瑶玉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闫忙学,利用职务便利,在移民搬迁土地征用中,为3名亲友虚报土地7.58亩,套取征地补偿款10.27万元。

本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却成为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微腐败”虽小,关系人心向背;基层虽低,事关执政之基。这些干部挖空心思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明目张胆违规违纪,从群众“碗里抢肉吃”,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和幸福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

“蝇贪”若成群,其害猛如虎。操作过程的不透明,信息不公开、监管不到位,使种种荒诞的借口得以隐匿于日常行为中,由此暴露出的问题值得关注。遏制“小官涉贪”的频发势头,需要教育、监管、问责多管齐下,防止把“小病”拖成“绝症”。只有让纪律之剑高悬、让监督照亮“最后一公里”,将“模糊地带”变成“阳光大道”,才能斩断伸向腐败的黑手,保证每一项惠民政策、每一分惠民钱款都安全抵达群众手中。

刹不住车的贪念

坊妹分析这些通报的问题,从省市县到村镇沟、从企业到学校都有涉及,违规公款吃喝、违规公款旅游、大办婚丧等类型多样,多年“沉疴”和近日“新病”同时存在,危害不容小觑。

欲加之费何患无辞。如陕西省户县五竹镇周店村村委会原主任李鹏,在办理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工作时,向5名村民收取“跑腿费”3.58万元。

除各式“看得见”的办事理由,“摸不着”的虚假服务也成为索要的借口。坊妹初步统计,第一季度就有7起向百姓伸手要好处的案例。一些基层干部习惯于吃拿卡要,有没有礼金,红包的多少成了办事的关键。然而这些“跑腿费”却阻断了“理”的道路,让公平离百姓越来越远。

角色错位灯下黑。如华州区交通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任文平,公差期间违规到景点旅游;驻陕西省委办公厅纪检组组长郑东平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反腐斗士们”为何也前“腐”后继?归根结底,还是公开机制不健全,权力的监督机制不完善,纪检监察干部并非天生具有腐败免疫力,严防执纪“灯下黑”,纪检才能“自身硬”。

四风变种穿马甲。如凤县凤州镇司法所所长崔宝强违规为儿子举办婚礼,分三天共设宴51桌。

有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大吃大喝不敢了,内部食堂却“火”了;有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操大办不敢了,婚丧嫁娶“化整为零”打起“游击”了;有的形式上“瘦身”,内容却未“健身”,官样文章一如既往。披上“隐身衣”的“四风”,更需我们加倍警惕。

合谋腐败“双黄蛋”。如中陕核工业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张宽民、原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杨建勋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一二把手集体下马的案例并不多见,核心领导班子集体腐败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腐败的风险,增强了抱团腐败的“抗震”力,但从陕西省近日来频频爆出的“集体下课”事件来看,法不责众的梦就别做了。

公款旅游最诱惑。如汉阴县平梁镇原人大主席陈锐等人到甘肃因公出差,在返回途中绕道九寨沟、阆中古城景区游玩,花费3455元在单位公款报销。

据坊妹统计,因公款旅游而被通报的案件有7起,成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中最容易“失足”的事项。

违纪落马官最大。西安市委原常委、组织部部长钟健能,在省委换届考察前向多人拉票;收受他人所送提货卡并送给其中个别拉票对象。

组织部长是“管官的官”,是“官中之官”,然而,有一些组织部长却丧失了操守。靠拉票贿选上位,无论爬多高,上去了一定会跌下来;亵渎神圣的选举权,把选票异化为钞票,收多少都要吐出来。

一人多腐最贪心。如岐山县凤鸣镇半个城村党支部原书记杜让生贪占惠农资金问题。杜让生违规收取28户群众太阳能热水器配装费1.68万元,其中7750元用于个人支出,余款用于村务开支;以村民赵某名义,套取国家粮食直补资金4763.59元,用于个人支出;贪占21户群众建厕补助资金8400元。杜让生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违纪资金被收缴。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贪心便如洪水猛兽般滋长。党员干部只有时刻把好用权的“方向盘”,系好廉洁的“安全带”,才能激浊扬清,营造“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以《人民的名义》打开陕西第一季度反腐大片_陕西人文_三秦瞭望_文化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电话:029-86698699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