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政 » 道德楷模 » 正文

安康学院教师戴承元:我面对的不仅是学生

2017-05-23    浏览次数:98

 

安康学院教师戴承元带领中文系学生进行田野调查

“课堂比天大,教育不能随流”

  1966年,戴承元出生在紫阳县的一个山村。4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带着他和哥哥姐姐艰难度日,家人和乡亲资助他完成了学业。在安康师专上学的第二年,戴承元被学校推荐至陕西师范大学学习深造。1987年从陕师大中文系毕业后,戴承元进入原安康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任教,一待就是三十年。
  上世纪90年代“孔雀东南飞”,戴承元没有动心。近几年,西安几所大学也曾想调他到西安任教,他都婉言谢绝。“家乡的建设发展也需要人。”他开玩笑说,“我古井无波,从一而终。”
  讲台上的戴承元总是十分从容,只消一杯茶,一堂精彩的课就出来了。“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戴承元常说:“准备十分,才敢给学生讲五分,给学生讲任何一部文学作品,老师必须自己研读三遍以上,课堂比天大。”戴承元讲的是元明清文学,都是大部头作品。为把这些作品讲生动,他读作品常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他也用同样的标准要求年轻教师。在文传学院,年轻老师进校的最初两年不允许用PPT讲课,他们必须认真备课,准备讲稿。“只有打好基础,课堂才能丰满。”戴承元说。
  戴承元的课不需点名,但要是严格算起来,实到人数比应到人数还要多。很多大四的学生也来“蹭”他的课,这大概是文传学院毕业生离校的一项仪式。2016年5月19日,戴承元在榆林参加学术会议后返回安康,到火车站已是早晨7:05,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走进教室。正好在这一天,2016届的弋游超同学临毕业之际专门去听了一节戴承元的课。后来,弋游超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则动态:“几天的‘暗访’,以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咖压轴结束。作为文传院学生,大学四年没能上院长戴承元的课,是一种莫大的遗憾,还好今天终于偿愿。他出差连夜赶回来,并推开上午的事,就是为了不欠学生一节课。早已耳闻戴承元的课堂就像‘百家讲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弋游超在微信中还说,自己在这节课上不仅学到了知识,更重要的是学到了做事、做人的态度。
  戴承元一方面坚守“传道授业解惑”的优良传统,引导学生找到古代文学在现实生活中的价值;一方面,他随着学生的变化调整教学方法。他说:“我们即将迎来零零后的孩子,他们一出生就开始接触新的传播技术和手段,天生比我们这一代人敏感,他们的学习方法有变化,这是客观事实,所以我们要变化。但是教育也不能随流,特别是中国哲学、古代汉语、古代文学、中国历史,这些东西是必须要传输的。教育者既要研究学生,同时又要高于学生,引导学生,这是一个民族历史责任的问题。”
  古人云:“经师易求,人师难得”。2015届学生离校时,他节录了《朱子家训》和《哈姆雷特》中波洛涅斯对孩子出行前的忠告,作为给同学们的临别赠言,其中既有“读书志在圣贤,非图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也有“你必须对自己忠实,正向有了白昼才有黑夜一样,对自己忠实,才不会对别人欺诈”。2016届学生毕业时,戴承元赠给毕业生“五根金线”:做人要有底线,步调紧贴地平线,梦想没有天际线,读书不划封顶线,内心寻找平衡线。
  他告诉学生,读书要有选择,要读那些半懂甚至不懂的书,要日日有所知,更重要的,要日日有所不知。对戴承元来说,老师并不是站在高台的人,而是永远走在学生前面的人,是学生人生路上的路标和指向灯。

“走到哪里就研究哪里,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

  大学教授,除了教书育人,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做研究。
  在戴承元的办公室,他拿给记者2017年第一期《安康学院学报》,第一篇就是他与杨明贵老师合作的《论安康地域文化的基因图谱——兼论安康地域文化的特征》。文章全面梳理了安康的地域文化基因,分析了安康的个性特点。“这给过去的问题做了一个总结,下一步就要写安康地域文化的归属和标识了,把这些问题做完了,我才有一个交代。”戴承元说,写这篇一万多字的文章,文献资料考订很费功夫,从动笔到完成花了两年时间。
  戴承元所说的“一个交代”、“一个了结”,如果追溯,要回到1999年。那一年,文传院的前身——安康师专中文系收到了一份政协提案。提案的内容是,安康师专中文系应该担起地方古籍整理的任务。然而,以地方问题为主要研究方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的。一般的高校教师认为,做地方研究没出路,论文只能发在低级别的期刊,跟全国的一流大学也没法交流。戴承元却说:“走到哪里就研究哪里,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他反复思考,终于想清楚了一个问题:对于一所地方院校来说,要基础研究、地方问题研究两条腿走路,基础研究服务教学,地方问题研究出特色。
  2003年,中文系成立了安康地域文化研究室。2007年,安康学院召开纪念沈兼士先生诞辰120周年暨第二届“三沈”学术研讨会,为“三沈”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年,官话方言第四届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安康学院召开。现在,安康学院的方言研究在全国地方院校都处于领先地位。学院周政教授刚刚接受国家语委的聘任,成为国家语委的核心专家。
  “现在我们申报成功的中省研究项目中有80%都是地方问题研究。”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戴承元一直坚信,对一所高校来说,传承文化是它的使命,对一个知识分子来说,走到哪儿就研究哪儿是他们的传统。“我对这些事情还是有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也有一种责任感,我当年认为这条路是正确的,现在依然觉得是正确的,所以才能坚持下来。”
  为了这份坚持,戴承元当然不能一个人“战斗”。“学院升本后,我们申报了陕西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成立陕南民间文化研究中心。这个平台凝聚了一批人,既有我们文传学院的教师,也有其他学院的教师,更有社会人士,大家互相交流,就形成了一支队伍。”同时,2008年起,为了让陕南问题的研究者有一个交流的平台,戴承元出任《安康文化》主编,但不拿工资,义务劳动。“《安康文化》虽然只是一本内刊,但是审校的标准很高,有时候都开印了,发现有问题的文章还要停下来,哪怕撤稿子重印。”

“不做事情,哪来影响?没有作为,哪有地位?”

  早在2004年,戴承元被问到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学院的老师在地方没有太大的影响?问题很尖锐,但是答案却很明确。“不做事情,哪来影响?没有作为,哪有地位?”戴承元说。
  这些年来,戴承元一直不停地做事情、想事情,不知这是否也是他对当年那个问题的回答。
  作为陕南民间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他联合安康市方志办、安康学院图书馆、汉滨区档案史志局,签署了合作建设安康方志馆的协议。“安康过去的文献、地方志,留存下来的微乎其微,整个兴安州、兴安府的州志、府志,别说明朝,就是清朝的原件在安康都没有。”
  从零开始,一步一步,把丢失的东西找回来,让安康历史研究有迹可循。先购置《中国地方志集成(陕西卷)》,仿古复制,做成线装书。然后建议学校购置《中国西北文献丛书》《中国西南文献丛书》,又从文化部购置了一套《中国民族民间文艺志书集成》。清代安康学者王玉树的著作是从美国国会图书馆拍回来电子版。2005年的夏天,戴承元一个一个县地跑,一一拜访在文化上有一定影响的老同志。“各县的第一轮新志、文集,都是那一次全面收集的。”
  紧接着,戴承元筹集资金、组织人手,对这些文献进行整理,从繁体到简体,标标点,做注释。他自己做,也带其他老师做。“乾隆版《平利县志》、嘉庆版《安康县志》、《一砚斋集》、《继雅堂集》都是我们文传学院的老师注出来的。”
  2013年12月,安康方志馆正式开馆。50多种地方志得以“重见天日”,不仅有纸质版,还有电子版。方志馆的建成,使陕南民间文化研究逐渐成为安康地情资料收藏展示中心、安康地情信息咨询研究中心、安康地方学术研究与对外交流中心。
  除了历史文献、文人文集,戴承元还立项研究汉调二黄、紫阳民歌等民间艺术。2008年,他与余海章合著的《紫阳民歌文化研究》出版;2014年,《中国汉调二黄研究》出版。“像汉调二黄这种综合艺术,很多专家都只做自己的领域,比如音乐、声腔、舞台剧目等等,要全面反映这一门艺术形式,谁来做呢?我想还是我来做。”戴承元全面搜集整理了汉调二黄的声腔、剧本、舞台、美术、传播、演员等方面的资料,“难是难,但这是责任所系,再不做的话,老人手离世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服务地方是高校的责任”

  研究地方文化,最终的目的是服务这片土地。这些年,戴承元成了一个最能讲好安康故事的人。
  他全程参与“安康精神”表述语征集、提炼、释义工作,每年都多次参加“人文安康建设”座谈讨论,为地方政府和山水景观撰写诗赋楹联三十余件,如《汉水赋》、《镇坪生态赋》、《祭屈原文》、《祭汉江文》等等。2016年初,他撰文系统阐释汉水文化的博大雄奇。2016年6月,作为陕南文化专家,在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栏目中为观众生动讲析安康龙舟节的演变与传承。
  采访中,戴承元打开手机,给记者看了十幅惟妙惟肖、神态微妙的人物肖像。“这个寒假,我在家里搜集整理出来了十个安康籍的代表人物,从汉代开始到近代,对他们的生平资料做了全面的核定。”
  他说起汉代的鍚光,“汉代是个开疆拓土的朝代,鍚光被派到交趾做太守,就是现在的越南北部一带,办学校,教礼仪,设媒娉,自从他做交趾太守,岭南始有华夏之风,同在汉朝,同在汉水上游,张骞通西域名垂青史,而鍚光传播华夏文明于交趾,功在千秋却隐没不闻,这个是不是能引起我们的一些思考呢?”
  他还说起李逢亨,“安康乃水患之城,出治河能臣有功于国,也是安康山水之幸。李逢亨是平利人,官至黄河总督,加兵部尚书,在兴安读书的时候,就精研《禹贡》。”
  这十个人,还包括《石门颂》书丹者王戒、禅师怀让、本土文学家刘应秋、山南硕儒董诏……戴承元为每个人写了一段小传,文字精炼,有情有义。这些故事,随十幅肖像画,即将呈现在安康学院图书馆六楼的安康方志馆。
  暑假期间,他到大山里寻访家谱。“经过了文化大革命,又经过了各种天灾人祸,在秦巴山区里发现任何一部保留完整的家谱都有一个故事。石泉的柯氏家谱,完整的十卷,文革期间父辈把家谱卷到构树皮、桑树皮里,放到大队革委会的楼上,才保存下来,那叫‘灯下黑’。我们去的时候,都是老人们拿着楼梯上楼,颤巍巍地取下来,有的用红布包袱包着,他们对于根、对于文化其实有一种朴实的敬仰,这时候,我想知识分子们还是应该感到惭愧的。”
  “有时候找到一部好东西,高兴得很,就在小河边洗洗脚,哼两句山歌。高兴,但不轻松,文化要传承,要保护,还要利用,我尽我的力量吧。”戴承元说。
  2016年的夏天,戴承元和他的同事几乎在山里跑了一整个暑假,目的是寻访那些散落在民间的家谱。
  搜集整理家谱家训,是戴承元一直在做的事。无论是汉阴的沈氏家训,还是近期中纪委网站推出的岚皋杜氏家训,在面向大众前,他的团队都整理订正过。现在汉阴县中小学使用的四种沈氏家训读本,也是戴承元带着团队编写的。
  冒着酷暑搜集选定的12部家训,被转化成标准简化字,加上标点和注释,全文翻译,归纳论述后,即将集结成《安康优秀传统家训注译》,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寒暑假正是我做事情的时候。”戴承元是安康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的院长、教授,也是陕南民间文化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所说的“事情”,除了教书育人,做学术研究,还有追溯过去,让安康的民间文化得以“重见天日”。
  当然,搜集整理民间的家规家训仅仅是他在陕南文化研究这间屋子里加的一根柱子。三十年教学生涯,十几年间对陕南文化孜孜以求地梳理和研究,这位大学教授正在搭建一栋属于自己、也属于安康人民的“文化大厦”。
分享到:0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安康学院教师戴承元:我面对的不仅是学生_道德楷模_思政_陕西大学生在线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