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原创

文苑原创 | 初恋

2018-12-28 浏览次数:48

             那时候,我刚认识一种爱情,初恋。它一直竭尽全力告诉我,喜欢就在一起,无论如何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那时候,我十六岁。  
            爱情,对于情窦初开的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字眼。我只能感觉
到它是炙热的,只知道它可以让我黝黑的脸蛋也能泛出一抹红晕。
 

高一开学不久,班里转来个学生,叫茜茜。初中上学那会,她在我前面,一坐就是三年。奇怪的是,我们每周轮流换座位,她总是很巧地坐在我的前面。我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话,连路上碰到也只顾低头向前走。我已记忆全失,那个时候的她是什么样子,有没有刘海,喜欢什么,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名字。我能记住的,就只有那长长的马尾辫,因为每次她整理头发时总能从我眼前扫过。就这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在我努力进入脑海中解答所有问题时,她已经把书放在我旁边的空座位上,坐下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尝试和她说话。

能借下你的橡皮吗?

给。

呀!我笔没芯儿了!能借我一只吗?

给。

老师来了叫我一下好吗?

“……”做不耐烦状。

作业让我抄下好吗?

你丫的屁事儿怎么这么多!

“……”   

说完这句话后,她一个星期没理我。

我暗想,老子再和你说话,名字倒着写!

结果第二天,我的名字就被重重地倒刻在桌子上。因为班主任让我叫她去办公室。

离期中考试剩下不到一个月,中午在教室里学习的人自然多了起来。害怕家长会班主任告状,我也只好委曲求全出去买好饭,回来一边往嘴里灌着炒饭一边抄着她留下来的课堂笔记。

 

期中考试前,座位号张贴在教务处外的黑板上,我挤过人群用笔在手心抄下两个人的号码,她在我左手边的座位上,我们只隔着一个过道。

上课铃响了,我回到班里坐下,攥紧手心儿伸到她面前晃了又晃。

茜茜:干嘛?

我:想不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茜茜:不想。

我:这是你的座位号,你就在我旁边。

我摊开手心给她看。

她记下后继续认真听课,什么都没说。

我又暗想,你丫的连声谢谢都不会说,老子再帮你就不姓张!

下午的体育课上,篮球弹出框冲向她,我不知怎的扑到她身边踮起脚尖用手护住,篮球不正不偏的砸到了我的头,眼镜掉在地上。

从那时起,我再也不说这咒语,因为我的姓又没了。

期中考试后,她对我说:我要转学了,下午就走。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找我说话,一张口便是离别,只剩下空空荡荡的座位还有我。

那晚,夜深的很沉,月很圆。漆黑陪我度过了难熬的一晚。就这样,一夜,过去了。

清晨,我拖着疲惫地身体来到教室,我的桌上放着一封信。我坐下来打开,一张粉色的信纸,还有那熟悉的味道。

张小天:

谢谢你,陪我度过的半年时光。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考试,没有课堂,没有人陪。我要走了,我会想念这里,想念这里的所有,这里没有哭喊,没有悲伤,这里阳光,这里漂亮。离开前,我想把关于你我的所有再说一遍,不行!一遍不够,要两遍!不行不行!要三遍!

记得是初中,第一次见到你,我坐在你前面。现在,终于能和你坐同桌了,我很开心。初中那会儿,我去找老师谈,让她把我放在你的前面,我答应她,学习班里第一,我做到了,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只要有你,我就可以毫无顾忌,放肆去享受。和你在一起,我可以欺负你,你也不会生气,不会不理我,怎么任性都可以。这段生活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最有颜色的,最明亮的。不管怎样,你何时离开,离开多久,最终总会回到座位,回到我身旁。我可以偷偷看着你,看你睡着的样子,看你满头大汗补作业的样子,看你被班主任训导垂头丧气的样子,可以在体育课坐一边瞅瞅你打球认真的样子,还有拼命保护我的傻样子。

我真的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请照顾好自己,再见。

茜茜

        我抱着信嚎啕大哭。
         夜深了,我钻进被窝紧捧老人机,打了字又删去,删了,又迅速按出来,想发给她信息却又恐惧只收到等待。就这样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我,睡着了。
          从那天起,我才发现,我已经喜欢她很久,而从那天起,我也才发现,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让人心痛,让人无奈,让人只想钻进被窝大哭一场直到天明。
          一转眼,毕业了。
          接下来必然是少不了同学聚会的。我们的聚会被安排在了高中常去的那家火锅店,我找了个角落坐下。
         火锅很辣,满头大汗。
         为了解暑,都喝了酒,醉成一片。
         突然,一女同学提到茜茜。
         女同学:“还记不记得高一转来我们班的茜茜?”
         男同学:“记得啊,怎么了?”
         女同学:“听说她得病了,病的挺重。高一上了一半就退学了,在医院住了两年。就今年高考前,在她老家举行了葬礼。”女同学越说越轻。
         我瞳孔放大,猛灌几口。我拼命回想,找到蛛丝马迹,再揭露她把我骗的团团转的低下伎俩。
         想不出来,又急得嚎啕大哭。泪水与汗水交织,分不清哪些是泪,哪些是汗。
         同学男,同学女,拖着红的脸,呆住。
         初恋,它一直竭尽全力告诉我,喜欢就在一起,无论如何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可它被讲总是很难,想表达张不开口,想表态按不下键,想表白她却早已不在。
         我曾拥有千军万马,却不及你回眸一笑。我曾走过天涯海角,却不及你世界美好。你如山涧清凉,你如丝绸轻漾,沁透我心,留于心房。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