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信息快报

12岁男孩弑母:“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

2018-12-16 浏览次数:756

 12月2日,湖南一位12岁的小学生,因为对母亲管教他抽烟产生不满,持刀将母亲杀害。
 
12岁男孩弑母这几个字眼或许已经足够令人震惊,可是,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个12岁男孩事发后那可怕的冷静、淡定、撒谎与毫无悔意。
 
邻居听到隔壁传来惨叫,敲门询问的时候,他冷静的说:“没事,没事,弟弟拉屎在床上,我妈妈很生气。”
 
他还用母亲的手机模仿母亲语气给班主任发信息请假:“胡老师,吴兵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
 
带着两岁的弟弟在房间里睡了一夜之后,对着来接他上学的校车,他说:“我今天请假了。”
 
©电影丨《全民目击》
 
第二天,外公接到邻居电话,来家里看情况。这个12岁的男孩称:“妈妈拿着包去镇上了。”
 
外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12岁的孩子城府会这么深。
 
他将二楼卧室门反锁,把钥匙收起来,把沾了血迹的衣服换下,作案的菜刀也被扔到房屋后的鱼塘中,神情镇定地应对着外公的问询。
 
外公担心孩子饿肚子,还把这两个孩子送到了爷爷家吃午饭。后来邻居提醒外公:“感觉不对劲,还是找一找你女儿。”
 
外公爬窗户进入卧室,发现的却是女儿的尸体:
 
“屋里到处是血,凳子都倒了,女儿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双手被砍断,手腕里的骨头露了出来,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头皮血肉模糊,身上至少二十多道伤口。”
 
 
©电影丨《全民目击》
 
警察在没赶到案发现场前,吴某竟然镇定地说“母亲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后来警察来了他才承认是自己杀了母亲。
 
报道称,在警察带着他来指认现场的时候,这个12岁男孩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脸上竟然还带着笑。
 
然而,就这样的一个男孩,因为年龄小不构成刑事责任,于12月6日就被释放了。
 
 情人节分割线
 
12月1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找到了吴林一家人。
 
爷爷、奶奶、爸爸、吴林还有2岁的弟弟住在宾馆的一间标间里,一家人显得很平静,吴林和2岁的弟弟在一旁嬉闹。
 
因为学校家长不接受吴某入学,爸爸去找过校长。视频里的爸爸眼神淡定,甚至还带着微笑说:“希望政府可以帮忙解决教育问题。”
 
面对给吴某上门补课的老师,视频里的奶奶说:“补课有今天没明天,有明天没后天的,还是希望能正常上学,把这些天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视频来源©新京报
 
警察带吴某回事发现场了解情况的时候,爷爷不但不批评他,甚至还摸了摸他的脸。

面对问询,爸爸说:“孩子还小,不懂事。”
 
面对叔叔,吴某说:“我杀的又不是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
 
有记者去采访外公外婆,两位老人家里面冷冷清清,门口贴着白底黑字的挽联。一提到女儿老两口就哭得撕心裂肺,他们俩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女儿才34岁,为什么就死在了她亲生儿子的刀下。
 
而在此时,爸爸和奶奶竟然可以冷静的思考着让孩子重新回到学校。
 
 
©电影丨《全民目击》
 
我一向十分抵制网络暴力,所以我真的已经很克制我自己了,不然我早就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
 
站在法律的角度,这个孩子的确可以继续入学,我不否认。
 
但是,这一家人真的让我毛骨悚然。从视频里,你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妻子、媳妇才被谋杀了十几天的家庭,仿佛这个女人的惨死于他们而言无足轻重。
 
尤其看后面凶手奶奶抱怨学校老师只是亲自上门补课而不让孙子回学校的时候,她那个语气和脸上无所谓的表情,我甚至觉得她要脱口而出:“就怪他妈妈不好,怎么死了呢,害我孙子没学上”。
 
©电影丨《全民目击》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家庭啊!
 
站在那些学校家长的角度,站在我自己的角度,我都十分理解甚至支持他们拒绝吴某入学的行为。
 
一个孩子砍了自己亲妈二十多刀,还镇定撒谎隐藏凶器,换我是老师我去给他补课我都害怕,我如果有孩子我也不敢让孩子跟他一个学校。
 
经历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不高兴想杀谁就杀谁,而且不用负任何责任。那么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什么曾经车祸脑震荡什么家庭教育缺失,都掩盖不了他作案时毫不害怕作案后毫无悔意的事实,都不能成为他弑母的借口。
 
而且,如果这个孩子真的重新回到了学校,那无疑是给所有的未成年人上了一课:杀人可以无罪。
 
  情人节分割线
 
我知道,每当这个时候,总会有人扯到《未成年人保护法》,但其实,刑事责任年龄是由《刑法》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七条规定:
 
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可是,一个杀了自己生母的人,只是因为他12岁就不需要尝到任何代价,他自己对于他这次杀人的看法是什么?
 
一个犯下如此恶行的人却不会因此尝到任何苦果,请问他从哪一点会认为自己行为不正确?
 


©电影丨《全民目击》
 
另外,法律规定不到法定年龄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可以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那么,在父亲爷爷奶奶的态度真的称不上管教甚至可以称为“纵容”这种必要的时候,政府到底该如何收容教养?
 
我查询了少管所的收容条件:
 
少管所,全称少年犯管教所,是对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少年犯进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场所,简称少管所,是我国劳动改造机关之一。
 
所以,少管所在本次事件中并不适用,第一就是年龄12岁,第二就是,按照目前法律,他并不构成刑事犯罪,不能称之为“少年犯”。
 
而且,关于少管所是否已经因为触犯人权被取缔众说纷纭,我并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我知道,一个国家的法制必须保持合理稳定,一个法条的更改是需要经历多方调研和系统论证,进而才走立法程序的。降低刑事责任年龄违背了我国的社会制度和相关国际刑事承诺,很难做出更改。
 
但是,对未到法定年龄少儿犯罪,即使不加刑责,犯下如此恶行之后也不能不加管教或者矫正就放归社会,否则对社会对孩子都是不负责任。
 
总而言之,我国缺少一个“监狱”与“自由”之间的中间地带,缺少一个收容“尚未达到法定年龄又不能听之任之的未成年”收容机构。
 
已经有太多事情被“人情>法律”、“宽恕>惩罚”这种可悲的自我善良所干扰,甚至包括这次的事件。
 
“他还是个孩子呀?”“他是个老人呀!”“他是受害人的儿子呀!”“他都道歉了呀!”
 
 
所以他就没错了吗?不管他是谁他多大,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可还是会有人帮被害人原谅他了。
 
帮他原谅的人还会沾沾自喜:“看,我多善良!”
 
我把这类人,统称为圣母。
 
这些圣母总是说大多数犯罪都是源于一时的冲动,但是却从来没想过这所谓的一时冲动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却是一辈子。
 
坏人有可能会变成好人,但是坏事从来都不会变成好事。
 
很多时候,面对这类事情我们会愤怒到咬牙切齿,但是一旦动用理性深入思考,背后盘根错节的制度建构好像让愤怒失去了方向,让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毕竟不接受刑事处罚是《刑法》规定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受教育权是《教育法》规定的,甚至对未成年罪犯的后续教育心理指导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支撑。
 
一切看起来都合乎制度,我们的愤怒好像无从发泄。但这不代表愤怒没有意义。
 
对于未成年犯罪让其本人付出代价,同时探索出一个处在“监狱”与“自由”之间的中间地带,对未成年犯罪建立一个真正能教育能惩罚的机制,设立一个专门的监管机构,这些都是我们愤怒并且探讨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这一天还很遥远,但我希望这一天,可以早日到来。
 
最后,就算法律原谅了他,就算有些圣母原谅了他,但不见得所有人都会原谅他。未成年人的教育问题更多的是需要社会、教育机构、家庭教育、法律措施形成合力才能解决。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