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原创

笼中记分享

2018-04-19 浏览次数:112

 

   大约这笼子是走不出去的。

        无论如何挣扎奔波,也不过是从一个笼子走进另一个笼子。走出这个笼子的门也是走进另一个笼子的入口。我近乎绝望了,飞不出笼子的鸟空长了一双翅膀。既然如此,为何给我这双翅膀?

 

        我对笼子的最初印象,大约是我家后园的鸡圈了。被杜梨枝覆着的土崖上掏出来的不规则的破窑洞,那大概是个年代久远的废弃窑洞,锅台和炕上斜架着几只椽梁或者别的粗细不均的木棍,土窑特有潮湿与灰尘的气味和鸡粪的味道混杂变成一种特殊的奇异的气味。记忆里,那些鸡总在天色渐暗的时候自行回到那里,一个挨一个在那粗细不均的鸡架上站立着度过黑夜,又在一声公鸡的鸣啼声中苏醒,不叫也不嚷,等待着门被打开放它们出去觅食。也许被圈禁习惯了吧,它们早已学会自觉地某个时辰做某个事情。觅食,下蛋,归圈。那门不是为防鸡群出走,而是防着土窑垴上深夜窜下来的黄鼠狼。笼子,已让动物的行为成为自觉。当然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只鸡聪明到有着跟人一样的反抗意识亦没有气力去冲破门的限制与禁锢。人之为人,是因为人有意识。那么空长了人的躯壳而无意识地生存的那一类动物,能否称为人呢?




 

         越长大,越会被关进各式的笼子。套着的连着的笼子囚禁了你。你从笼子的门里走出来却看到门外还是笼子,再往出走,还是一样。你抬头,头顶上也是密匝匝的笼子,大笼子套着小笼子,小笼子又套着更小的笼子。你像是关在天牢里的犯人,费尽心机走出了牢房的门,却看到狭长的过道是笼子,你走出过道发现看守的房间是笼子,你走出房间发觉森严的庭院是笼子,你走出庭院跑到没有任何阻滞的地方终于觉得没有笼子了,喘息间看到天地,才悲哀地发觉天地也是笼子。




        身体和躯壳是笼子,房屋是笼子,墙壁是笼子……抛开这些有形的笼子,欲望不也是笼子吗?感情也是、法律也是……命运是无穷的限制,无论你如何拆除,也拆不完这些笼子,就算你能拆掉自己意识构筑的笼子,你们拆掉别人为你铸造的笼子吗?你能废除法律吗?你能摒弃道德吗?你能抛弃你的父母亲独自活着吗?你能没有爱吗?你能控制无限的欲望吗?就算你可以脱离别人。那又要去哪里呢?林莽、荒漠……渺无人烟的地方?那里真的没有笼子吗?细细想来,天与地不也构筑了一个巨大的笼子吗?

        设若上帝挥手间撤去了所有的笼子,佝偻匍匐的人将何以生活?没有食与色的需求、没有爱与恨的交缠、没有趣味也没有悲苦,没有感情没有思想……那么,要做什么?要去哪里?长久的睡下去吗?


 

        你顿悟了,活着,就一定要有笼子。肉身不死,限制即存。可惜我们没能站在上帝视角俯视众生,看不到究竟有多少人企图冲破笼子,也不知道这些人冲破了多少笼子又钻进了多少笼子,直至死亡如期而至。命运,这是你逃不掉的笼子。

        逃不掉就得接受。接受笼子,接受命运给予的无穷尽的限制。但是,亲爱的,接受,不是让你放弃挣扎,否则存在的意义呢?你能因为贫穷而活活饿死吗?你能因为命途多舛而放弃生命吗?你能因为一段失败的恋爱而放弃爱情吗?

 

       接受贫穷却要改变贫穷,接受苦难却要征服苦难,接受失败却要卷土重来……

       意义,来源于此。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