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原创

写在延大|那想留难留的人

2018-04-17 浏览次数:34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必追。』

 

第一次接触《目送》是在高中的语文课堂上。那个矮矮胖胖,看起来敦厚老实的男子,照例像往常一样,在课前,给我们读那些美其名曰提高我们文化修养的东西。

 

“唉,又是鸡汤。”

“又要放毒了…”

同学们的抱怨声不绝于耳,他并没有在意,在安静后,开始了朗读。故事不长,却让人听得专注,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母亲看儿子离去的背影,也是一个女儿看父亲离去的背影。


那节课,我认识了一个人,她是龙应台

那节课,我了解到一个词,那是不必追

前几天,我找出这篇文章,再一次细细品读。

 

文章开始叙写作者对儿子成长的关注,她目送儿子从幼稚园到小学再到美国作交换生一年,直到儿子进入她教课的大学。这一过程,是一个生命的开始、成长与自立的过程。

作者作为一个女儿,目送日渐衰老的父亲的背影,是以她的经历连接着儿子的生命轨迹,走向生命的衰老与终点而作。这是一个生命完整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有悲痛,有无可奈何,但她明白,『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文章用散文的方式,述说着生命中的悲欢离合。
 

『作为父母的子女,作为子女的父母,彼此的身份,是在一生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只是第一次的目送是成长,最后一次的目送却永别。』

 

这或许就是龙应台想要告诉我们的生活与生命的本真,以此来惊醒世人。


她娓娓述说,述说着亲情的血浓于水,也述说着亲情离去的无奈与锥心疼痛,
但更多的是告诉人们亲人的重要与亲情的珍贵。龙应台曾说过:『所谓父母,就是那些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这不由地让我想起我的父母。

我只身一人在外求学,每每离去,父母总会相送,而我在挥手告别后,就转身离开,不曾回头。突然间我想看看父母的眼睛,想知道那目送孩子背影的眼睛中会有什么样的感情。


就在那次,我看到了。

在像往常一样挥手告别后,我走过安检,在准备上楼的前一刻回过了头,他们脸上洋溢着惊喜,眼神紧紧地锁在我的身上,那眼神中充满了爱与不舍。那一刻,我热泪盈眶,用力地挥了挥手后就急忙转身离开,我怕父母看到我眼泪夺眶而出的样子。

 

相送的场景曾出现过多少遍,那个离去的、不曾回头的背影在他们脑海中多么深刻,以至于在我回头的那一刻,他们那么惊喜。他们也曾是盼望过的吧。正因为知道父母是我们最亲近的人,所以在离开时没有一丝丝犹豫;正因为知道父母不会离我们而去,所以才有恃无恐。

 

我们只在意了自己的感受,可父母呢?在工作的时候,他们想的是这个家,这是他们努力的动力,在闲暇时想到你,他们手里的电话,是拿起,又放下的吧。


 

年少的我们,心中都会有一片向往的天地,在那片天地里,我们恣意驰骋、挥斥方遒。可我们只顾着自己,而忘了背后的父母,虽嘴上说着待我实现抱负、衣锦还乡时,给父母高水准的生活,但却忘记了一句话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的你,有时间吗?给他们打个电话吧。不用太多,一声爸(妈),一句家里都好吗,再和他们唠唠最近发生的事,最后和他们道一声晚安。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