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延大动态

隔辈相传的绵绵亲

2017-05-06 浏览次数:15

 前不久,受朋友推荐我读了一本名叫《佐贺的超级阿嬷》的书。书大致的内容是:因抚养无力,母亲将8岁的“我”寄养到佐贺乡下的外婆家。没想到迎接“我”的却是一间破旧的茅屋,而且有时还会有一两次忍饥受冻的经历。但在这样困窘的日子里外婆仍然乐观的将生活过下去,并且时常让家中充满温暖和笑声……

差不多用我最快的读书速度,读完这本书后,我深受书中外婆的乐观心态所打动。然而在这位超级外婆的牵引下,我不禁想到了我的外公外婆。

 

我小时候,也有这么一段被“遗弃”到外婆家的经历。那时,父母因在外做工,无法照料我和妹妹,但又不忍心将两个小娃娃带在身边受苦,就想了一个他们以为的万全之策——把我们两个送到外婆家。

 

由于当时的我年龄太小,没有什么记忆,也记不清妈妈是不是偷偷离开外婆家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画面总是在我脑中浮现:一个黄沙满天的下午,我和妹妹两个人坐在外婆家的院子门口的门槛上一边大哭,一边喊着妈妈。我从来没有向妈妈求证过这件事,因为我觉得,在儿女的童年里缺席是每个做父母内心的一道伤口。

我外婆家倒没有像书中外婆家一样住着破旧的茅草屋,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住的确实是一个有陕北特色的土窑洞。由于我和妹妹两人还没有到上小学的年龄,所以我们只能像尾巴一样每天跟在外婆的屁股后面。

 

可能真的是年龄原因,一直无法理解外婆外公的辛苦,而且也总是不听话,要追着他们跑。当时外公外婆两个人都已经过了花甲之年,基本没有了劳动能力。但为了生活,两人就在县城里收起了废品。由于当时的经济能力有限,装废品的车子也只是一个农村常见的那种木制牛车。
记忆最深的是外婆每天早上做的一锅小米稀饭。总感觉外婆好像是有魔法一样,能让那不起眼的小米稀饭也闻着特别香,所以每天早上我都能把两碗稀饭喝的精光。至今每每想起那一碗金黄色的小米粥,我都会不由得在内心回味一下当年的味道。每天早饭后,外公就拉着载着我和妹妹的车子,带着外婆,我们四个人便开始一天的“奔波”。

外公是一个很讲诚信的人,街上的那些商家都很乐意把自家的纸箱之类的卖给外公。因此,每到中午时分,外公的车子上就会有满满一车的废品。


外婆在后面给外公推着车子,我们两个也就模仿着外婆的动作,一起帮着推着车把那一车的废品送到废品站。遇到天气炎热的时候,外公还会给我们俩买雪糕作为奖励。所以小时候的我经常无比期待炎热的夏天,因为那意味着我会有很多机会吃到很多香甜的雪糕。

人们常说“玩是孩子的天性”,当然童年的我们也不会一直很懂事。有时候我们会和街上遇到的同龄人们玩一会,然后再快速的跑着追上外公外婆。终于有一天,在追外婆他们的时候一个小巷子里冲出来的一个三轮车撞到了妹妹。年幼的她随即发出了很大的哭声,外公外婆两个赶忙丢下车子跑过来抱起被撞倒的妹妹,并着急的察看她有没有被撞伤。

幸运的是,妹妹只是耳朵后面流了点血,没有什么大碍。尽管这样,也还是把外公外婆两人吓得不轻,因此那一个下午外婆都把我们两个牵的紧紧的,一直没有放开过我们俩的手。经过那次惹人紧张的“小插曲”后,我们两个再也没有在马路上乱跑过。

 后来,我们又跟着外婆住了两年。可尽管住了那么久,我们却从未见过外婆生气的样子,所以我们俩对外婆很是依赖。包括现在,我和妹妹都尽量的陪在外婆的身边。每到放假我们总是赖在外婆家里,帮外婆洗碗,洗衣服……

 

最主要的是我们想多一些陪外婆的时光,因为有些人总是陪着我们一起长大但无法陪着我们一起老去……大概在十年前,我的外公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外公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是一个话比较少的人。

所以记忆中我们的对话也不是很多。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外公的记忆越来越淡,唯一的印象就是外公经常给我们零花钱。

 

今年正月去表哥家玩,跟表哥偶然的一次聊天才得知外公当年曾用“命令”式的语言让舅舅家的哥哥姐姐们不准欺负我们并且要处处照顾我们两人,就这样我们跟哥哥姐姐们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因此直到现在,我的许多同学都羡慕我跟表哥表姐们的感情。住在外婆家的那段时光大概也是我整个童年里最快乐的回忆了。外婆今年已经八十三岁高龄了,但值得庆幸的是,她的身体依旧健康,待人依旧热情。我喜欢和外婆住在一起,喜欢看外婆笑起来的样子,喜欢看外婆做事时的专注模样。我一直觉得身材不怎么高大的外婆身体里有很强的能量,总能给我力量,看到外婆我就觉得我回家了,找到了内心的归属。我希望外婆能陪我很久很久……

 相信每个人的心灵中都会有那么一寸心田为了某些重要的人而开垦着。我的心中也同样有那么一处田地,里面种着外公外婆留给我的那些美好的种子。我相信有一天那些种子一定会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并结出无数沉甸甸的果实。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电话:029-86698699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