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言两拍

侥幸的代价

2018-05-19 浏览次数:11

 

耶稣带着他的门徒彼得远行,途中发现一块破烂的马蹄铁,耶稣就让彼得把它捡起来,不料彼得懒得弯腰假装没听见。耶稣没说什么,就自己弯腰捡起马蹄铁,用它从铁匠那里换来三文钱,并用这三文钱买了十八颗樱桃。出了城,二人继续前进,经过的全是茫茫的荒野。耶稣猜到彼得渴得够呛,就让藏于袖中的樱桃悄悄地掉出一颗,彼得一见,赶紧拾起来吃。耶稣边走边丢,彼得也就狼狈地弯了十八次腰,耶稣笑着对的他说:“要是你刚才弯一次腰,就不会在后来没完没了地弯腰。”

小事不干,将在更小的事上操劳。近日,我就遭遇了类似的事情。

近几年,村子里鼠泛滥成灾。随处可见它们成群结队在枝桠间飞来去,或嬉戏或鸣叫着呼朋引类。它们以坚果为食,成片青核桃被淘个干净。青黄不接时,它们就大肆咬庭院晾晒的玉米棒子,搞得院落一片狼藉。石子扯喉咙驱赶,它们旋即跃上树干逃窜。有时它匍匐树干中央,扭转柔软的上身,瞪着鼠眼,公开挑衅。拿来弹弓射,它们互通警情,去如绝尘,倏乎杳杳没了踪影。眼见到嘴边的粮食惨遭蹂躏,怎不叫人来气?“惹不起总躲得起吧”干脆剥了归仓

马达轰鸣,玉米棒子在高速旋转,金灿灿的籽粒四溅。从一大早忙到十点共装了十袋子。今年,天不照应,粉被持续干旱晒干了,无法有效授粉,遭遇“捏脖旱”收成锐减,不及丰收年的三分之一,品相灰暗,没有光泽。抓一把在手,感觉湿漉漉的。“瞎忙活,连肥料、种子钱都顾不住,弄得‘鼻子比脸大’!”尽管扫兴至极,但汗水终究不能白流。就死马当活马医,尽早晾晒,免得霉变在粜时被买家揪了短板压价。趁热打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折腾了半天,把它们一一驮到房顶。“漫长的冬天,悠着晒吧。”心中的石头也随之落了地。

我们这儿地处大陆中央,属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春秋短冬夏长,夏季干旱少雨,冬季寒冷、干燥多风。立冬过后,寒潮频频席卷而来,气温崖式下降。

一天傍晚,天仿佛被厚厚的灰暗的大裹得严实,而且寒风阵阵。打谷场上忙活不停:有的在收玉米,有的在收红薯渣,有的在攒豆秸。我也不由得担忧起自己晾晒的玉米来,——不收很是纠结。“天气预报说有小雨但往往不准确;就算下点小雨也无所谓因为有花篷遮盖何况入冬多风,即使有雨也会被风吹散”。最后愣是没收。果不出所料,只滴了若干雨星子。在暗笑别人迂阔、心眼小的同时,得意随之被夯实为深深淡定。

虽然第二天上午始终阴沉沉的,但午后一绺幽暗的阳光还是透过浓云洒了下来。之后,便是彻头彻尾的晴天,虽然早晚有十多度的温差。诚然,我便陶醉于自己的想当然

几天后,五更时分,天空清澈如碧,星汉粲粲谁知一大早,天奇冷,寒风彻骨,雾霭霭的。早饭后,天空居然飘起了雪花。“不要紧,不过小雪罢了。再说用力一抖花篷,雪花就会被抖得一干二净,没有大碍。”恰,中国五矿明天要来我们学校搞捐赠,需要老师们打前站。雪花在空中飞,水泥路面有零星的积雪。约略半个时辰,雪驻了,雨登场了,虽然不大,倒也致密。等清扫了校园教室,冲刷了厕所,我撒腿往家跑,奔上楼顶,糟了:房顶上白亮亮一层水,花蓬沉浸其中,宛若水中的沙渚。花篷不隔水,水已渗透进去,还汆了大半玉米堆。触摸底部,湿漉漉的用手捏捏,精湿精湿。赶紧取了簸箕、袋子,沐雨栉风灌装。我把粘成团的玉米勉强扒进簸箕,用力擎起,依托在双膝上,解放的双手撑着柔软的口袋。任凭你使劲地抖擞,玉米犟牛一般不顺从,把捏得我浑身涔出汗来。蓬底的被皮屑包裹着,厚厚实实地粘在花蓬上,我不得不仄棱起手一下一下地刮。本来个把小时的活计却折腾了半天。汗流浃背,加上零星的雨淋,里外湿个透,生生折杀我也!

我又想到一则寓言故事:古时候,有个人用驴驮了两筐瓷器,翻山越岭到集市去卖。途中有人多次提醒他箩筐松动,而他图省事,一再推托,希冀到了山顶再拾掇。谁知走着走着,“哗啦——”箩筐滑脱,滚入山谷,残片散落一地。那人登时傻了眼,颓坐在地上,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大雨将至,尽早关上窗户,做到“未雨绸缪”。“懒弯一次腰,不得不弯十八次腰”——这就是侥幸的代价!

 

 

(来源:扫花网 作者:里远 编辑:董奕慧)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