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雁影骊声

在飘雪的季节守候花开

2017-04-19 浏览次数:59

 那个冬天,外公去世,外婆没有来。

摇摇欲坠的月,寂寞无垠的夜,外公在睡梦中延续了他的生命,没有呻吟,没有挣扎,仅存一份静谧。窗外的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落。

外公的丧礼巧合地和一场大雪相遇。那个冬天似乎有着下不完的雪。站在坟地,我感到漫天雪花都在飞舞,舞的我心里微微的痛。风起风停,淹没了年岁,淡退了回忆,只剩下一份思念,怅惘和多情。“外婆没有来”我念叨着。

又一阵风掠过,最后一片枯黄的树叶被拽了下来,落叶在风中飘荡,残破,枯黄,而那深深叶脉中的最后一丝生气,也在与树叶分离时停止了律动。患老年痴呆症后的外公残忍地一次次将外婆逼出了家门,外婆的意志在一点点地被消磨,这一次竟是一去不回。

一个人走在落满梧桐叶的小路上,看见路两边的梧桐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层精瘦苍劲的躯干,一种隐痛的感觉袭上心头。想起外公外婆的坎坷经历,那冰冷的雪花也飘进了我的心。小小的心房爬满了忧伤,那是一种什么滋味?谈不出来,只知道你想要探寻它的根源,却又无从解释。当剧痛来袭时,仿佛看到了生命的边缘,可任你如何挣扎,却总也摆脱不了。

生命太过短暂。眼泪,不能取代一切曾有过的眷恋。想起草长莺飞时,梧桐绿意盎然的生机,回忆起夏花灿烂时,梧桐叶轻舞飞扬的倩影,梧桐的蓬勃之美,就淋漓在那片快乐的阳光里。然而在冬日氤氲的时候,当一片片的梧桐叶和着雪花从枝头飘落,在夕阳的勾勒下从容地滑出生命的轨迹时,那种零落颓废的美,着实撞击了我封闭已久的心。就像外公的一生,原本甜蜜温馨的生活却被病魔夺走。想起外公那甜蜜慈祥的笑容,手里拿着冰糖葫芦喊着“囡囡”叫我的情景,我的心情就如同这冰冻的世界一样寒冷。

难道与外公共患难的外婆真的忘记了他们之间的美好约定?难道那份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大跃进的感情就如同这飘飞的雪花一样承受不起一点热的温度?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去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略带佝偻。可是当我想仔细看清时,那个身影早已消失在人海中。我知道她是谁,她为什么而来,我也知道她为什么匆匆离去。我可怜的外婆啊,难道你真的不想见外公最后一面吗?雪从很高的地方飘落下来,旋转梦寐的呼吸,因外婆的出现,爱在不经意间弥漫,舞动整个寒冷的冬季。

六角晶莹的雪,在飘落中,承受花儿的希冀,花蕊在诗意的季节里蕴育生命。情感之花,只愿傍着温暖的风,在白雪皑皑笑语盈耳的季节唱起心之感,扬起梦之舞。那个冬天,就像一支奇妙的镇定剂,让自然趋于平静,让人多了几分安静,少了些许烦闷。可外婆呢?没有了外公的生活,她会孤独还是略许幸福?

只愿在飘雪的季节守候花开,外婆能过得更好......(编辑:赵妍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