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雁影骊声

有生之年,惟愿相安

2017-04-19 浏览次数:3

 曾说过喜欢在都市的夜里行走,借着昏黄的微光,沉溺在慢节奏的世界里。有些人走着走着,会因为只看到影子而寻不回心迹,而我却依旧甘愿在夜里听风而忘记自己。

从相信别人到相信时间,相信所有凝视微笑的人生路口。那空空的书包,装满了无惧和勇气。那最喧嚣的狂欢,却包围着孤岛。但不论时光如何张扬与猛烈,该好好的我们最终总会好好的。

今夜和一姑娘在这座城市的繁华一隅席地而坐,将一瓶淡酒喝到随性。于自己而言,喜欢这种在酒里将浮沉的淡淡心情归寂在夜风里。路上车来车往,而行人也各怀心事。蓦然觉得,在这世间所有奔走的人,他最想讨好的人,应该是自己。最应该妥善好的人,也是自己。

记得离开那座城市前,我对她说:“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知道我肯定遇不上第二个对我如此好的人了。”我记得她那暖心的微笑,她说:“我对你好,你和我好,是希望以后我们如果有无家可归的一天,在这世界上还有个地方可以去。但我希望我们都不要遇上那一天。”就是这么几句话,一直感动到深刻在心。后来的我没有再回到那座城市过,但还是会时隔一段时间,给她拨个电话过去。而她每次总在挂电话前叮嘱我“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想玩的时候可以随时回来找我。”因为她,自己开始感怀相遇的美好。也如她所言,我将自己照顾得很好,一步一成长,独善其身。

也觉得人世里有一种莫大的痛,叫生离死别。她和我同岁,同我一起长大。记得十八岁那一年,她在过了成年的生日不久后,眼看着最疼她的爸爸在眼前死去。那一年我身在远远的城市,第一时间打电话问她需不需要我回去陪你?她固执地说不用。而我也想象得出,她在那个时候是有多么脆弱。也许一个人一旦亲身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对很多东西,她肯定不会再畏惧。时隔经年,她还是以一种自信又安然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这时也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她会好起来,也会让自己安好如初的。是了。

她说她对这座城市最深刻的回忆,便是那一个夏天的夜晚。一个人失落怅然地走在路上,不问方向,而脸上的泪水也还在肆意。她走到一个酒店门口的花园坐着,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那个时候心里的难过,如浪潮席卷般的宣泄。后来她还是将自己治愈好了。努力工作,努力变回以前那个乐观的自己,她成长了,而且依旧做到了。我也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即便也是一个人。对她来说,那个夜晚里的所有泪水,自然也成了这辈子永不及的山长水远。

一步一步的走,时光在我们身上做的减法也随之变大。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所有有梦可栖的日子才是最幸福的。一直知道自己不喜欢回头,也知道自己喜欢那个妄为又不纵弱的,还有好好爱自己的自己。

对于有些人来说,有一条路途,很远很远,无终。有一本故事,很慢很慢,妄为。有一个旧梦,很淡很淡,愿与世间平和善处,内心安稳,温暖如春。愿那些曾经出现在生命里的人,都好好,好好的。(编辑:赵妍)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陕师大校史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电话:029-86698699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