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安翻译学院 » 文学漫谈

岁月神偷——石闪闪

2018-12-25 浏览次数:38

    也许时光如白驹过隙,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岁月悄悄的滑过了二十年。在这段阴晴不定的日子里,怀着对曾经的感怀,游荡在这天地间。
    触摸着大学教室的斑驳墙壁,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些可称作陈年的旧事,随着漫天的蒙蒙细雨,一幕幕的穿透了时光的堡垒,飞扬的思绪再一次的去品味那一段段记忆中犹存的美好。
    或许是记忆穿梭的太过于久远,哦,也不算久远,仅仅二十年。可是这仅仅的二十年却仍让我没有力量去追寻记忆的脚步,因为那里,曾有你许多次的眼泪。任凭岁月的风霜染白了记忆中的那些人,那些物,那些美好的,失落的一切的一切。在流年里,刻出一个精致的匣子,将那些可爰的人,出现过的风景,都一一收录其中,并永久的珍藏于心间最为柔软的那个位置。
    滴滴答答,时间已过了好久,心中的怀念的太多,脑海里徘徊的也太多。这二十年,我走出了家,走出了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校门,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走出大学的校门。每当想要去描绘过往二十年的绚烂、遗憾和悲伤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笔触也不知从何处落下。于是乎,我就在这半醒半梦半犹豫之间,任岁月褪尽旧日的浮华,慢慢地谱写着这段记忆的乐曲。
    像首歌名一样,岁月是个神偷。
    岁月是个神偷,甚至于让我在每一次相聚的时刻,脑海里就已经勾勒出别离的画面;岁月是个神偷,甚至于让我是否还会在每一个安静的午夜,忍不住的在梦中去找寻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岁月是个神偷,甚至于让我在每一个独处的瞬间,在旁人看来像傻子一样微笑的回味着自己曾经的曾经,岁月是个神偷,甚至于让我在每一次别离的过后,躲在无人发现的随笔本中黯然神伤。
    匆匆流年也不过是一个相遇、别离、回首、再到淡忘的过程。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也一样,总是在怀念着不同的人。走到最后似乎连当初相遇的地点都忘了。日子总是如行云流水,平平淡淡间总会把一切痕迹都给抹平,你立场坚定,意志顽强,到最后能留下的也不过只是一些散乱的文字。
    忘记了在哪里见到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其实。不管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还是费尽心机想要铭记的,都是经不起岁月洗涤的,时光流逝,带走的除了年轻活力和打拼生活的气力之外,其他的也就是记忆中的一些难忘的或想忘的片段而已。
    本就不大的细雨也渐渐的停了,揭开这凡间的烟雨,其实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尘世依旧是那年的尘世,无甚差别;风景依旧还是那年的风景,唯一不同的是缺少了当年的种花人与赏花人。
    我们总是匆匆的赶路,赶这条填满了回忆和忘却的人生之路。或许我们都苍老了许多;或许我们开始变得老成,变得通世事,晓冷暖,也变得越来越喜欢回忆从前,?或许这条路本该自己走,那些想要忘记的、铭记的都只是生命的一个节点罢了;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有一句话叫"人生若只如初见",很美。但可惜的是,人生不会如初见,这或许只是诗人神游太虚时的一时兴起罢了。苏东坡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是啊,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岁月对人从来不会宽容,它不会让你重来一回,
却会一点一点的磨尽你的棱角和记忆的轮廓。
    夜晚,对心有郁气的人来说总是一如既往的深沉,黑丝绒似的点缀着点点星钻也改变不了他的看法。当然,我并不认为我是这样的人,我是一个念旧的人,却不喜欢伤感。虽然有时总是无可避免的伤春悲秋,想着为何在这尘世,我们总是不可避免的淡了联系,淡了感情。感慨着小时候期待的长大与未来和现在截然不同;感慨着电视剧里的大学与现在边都不沾;感慨着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感慨着安河桥上没有追光者,童话镇里没有温柔乡,贝加尔湖畔也没有化身孤岛的鲸......一切的一切都与想象中的不同,那又如何呢?不过是一点点的失落罢了。
    我也总是有莫名伤感的日子,耳机里听着淡淡伤感的音乐,心里想着尘封的往事,装着一副看破红尘,超脱物外的模样。在别人不理解的时候故作高深的说一句,你不懂。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就好像与生俱来的本能的一样。伤感着你的伤感,你又不能否认,岁月它是个臭不要脸的神偷啊。可是气人的是,它偏偏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两个选项,凭君择选。你想岁月长或者短?或许,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次选择,若能选对活对,从此海阔天空。若选不对,就只能继续游荡,继续迷茫。当然,其中会有许多不可抗力需要接受。
    二十出头的年纪,似乎已经经历了太多,感慨的也太多。你可以感慨,可还有更多的岁月,更多的沧桑与繁华需要经历。虽然到现在,还不太安稳,还孑然一身。许多年之后,你会知道来来往往有多少人,都不过是匆匆而过的旅人,扬起了一阵灰尘罢了。
    人生太冷也太苦,我想,但岁月总得留下一些什么让我过冬的吧,也总会留一些糖让生活甜一些吧。希望那些岁月沉淀下的记忆化为一首安眠的梦曲,明月入梦来,星辰入梦来。
    罢了,今夜,不度繁华,不论沧桑,不落俗套,不诉终殇。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