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安翻译学院 » 文学漫谈

卯时暮地 —— 邓雯

2018-12-25 浏览次数:27

     卯时,古时下午五六点。黄昏时分,暮色将至,夕阳耀于英雄之冢,谓之暮地也。
      深夜,从睡梦中惊醒的我,望着橙色的小夜灯,陷入了沉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爱上了橙色,那样活泼的颜色,似乎并不适合我这样的性子。但没办法,那样的场景此生也难见。从那时便爱上了这种颜色。为之着迷。
      小时候,我就是一个十分听话的孩子,父母对我都很放心。因此在我提出去亲戚家后山转一转时,他们略微思索便同意了。犹记得,那是一条微陡的石板小路,树叶的影子印在石板上,像永恒的雕刻,如同岁月的痕迹,那样深刻,却又显得极其自然,参差交错,随风而动,像远古的精灵在轻跳。迈过石板路,穿过一片绿绒绒的草地,可爱的迎春花长在岩石边,嫩黄与翠绿交融,显得格外生机盎然。绕过岩石堆,迎面便是一丛灌木,没什么出奇,但看着很舒坦。此时已至中午,太阳正是最毒辣之时,我靠着一颗粗大的大树,在嘹亮的蝉声中伴着几声清脆的鸟鸣,随着哗啦啦的溪流流向中梦会周公……
      醒来时,日已西斜,暮色四散,远方灌木的尽头,有一片笼罩在夕阳下的绿地,在夕阳的映射下,格外美丽。几座小山丘四散着,上面开着不知名的白花,花虽小,却很美。连绵的绿色,像是望不到尽头。世界陷入了一片静,彩霞慢慢爬上了天空,有光从云层透下来,如同净化心灵的佛光,圣洁而慈悲。不知名的鸟从远方飞来,彩霞为他们披上了彩色的羽翼,鸟儿们俯冲而下,每一只鸟都停在一座小山丘上,它们在山丘上仰起头,并不歌唱,只是看着夕阳,一直都没有转头。这是一副百鸟翱翔,万物同辉的奇景……
     那一天,我是怎么回来的,已经忘了。但是, 经年之后,我仍旧忘不了这一幅奇景。它印在我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后来听到有年长的老爷爷们说道,那是一块墓地,一块埋葬着村子里有德行人的墓地,他们的德行感动上天,因此每至黄昏之时,受过恩惠的人便化为百鸟在墓地为其祈祷。也有人说,那是红军叔叔们的埋骨之地,为告慰英魂,万物有灵,为之感动。这些荒谬的传说,我并没有全信,在久久的时间长河中,也许早已悄然改变。
      但是,那留在世间的道理,尽管已过千百年,在黑夜中也会闪闪发光,吸引着无数人学习,做一个有道德,有品行的人。因此,这个地方不是墓地,而是暮地,是英雄之冢,光荣之地。有的人,早早买了昂贵的棺材,准备了巨额的后事,选好了风水极佳的墓地。但也只是墓地而已,是埋藏肮脏身体的地方,是毫无意义的地方。但有些人,他们不一样,他们生前为国争光,他们满腔热血,他们做最有意义的事,他们诚心待人,他们英灵永在。他们生活在暮地,百鸟守灵,万物默哀。
      人生如梦,转瞬即逝,但无论何时,我们都要有一份勇往直前的勇气,做想做的事,让有限的人生发出无限的光芒。愿岁月常在,悲欢如烟,经年之后,吾之墓地,易名更改,群鸟飞落。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