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学院 » 文学作品

在文学的夜空里回望童年

2017-08-12 浏览次数:5

                           鱼在洋
    1979年秋天,16岁的我考上了延安大学中文系,踏上了陕北那片曾经孕育过中国革命的红色土地。在那块大风从坡上刮过的高原上,我的心上也生长出了一种绿色植物,这便是永远不老的儿童文学。
    那时候,刚刚从禁锢中挣脱出来的人们都有强烈的倾诉欲望,而文学是最佳渠道之一。我们班的几十个人都努圆了劲儿要当作家,就像如今的人们挖空心思想挣钱。尤其是校友路遥来母校作了一场报告,讲的是他后来引起了极大反响的小说 《人生》的构思。那次活动给我们的震撼极大,文学的魅力迷住了我们这些充满幻想的年青人。
    当寄出的稿子退回了一箱子时,年青时写过诗的父亲来信说,你才十几岁,胡编乱造情呀爱呀的,没啥出息,不如写儿童文学。你刚刚过去的生活保准能写好。我在延河边转悠了半夜,痛苦地反思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强项。我翻遍了图书馆中外儿童文学名著,开始了又一轮冲刺。
    北京《儿童文学》杂志一个叫康文信的老编辑注意到了我这个每周寄一篇习作的后生,写了好多封信鼓励我。1983年夏天,我的处子作《撵走的和撵不走的》在康老师的精心修改下终于在首都发表了!这篇今天读起来也很感人的作品轰动了学校,也引起了李天增老师的关注,他让我参加了当年他们和文化部少儿司合办的儿童文学研习班,头一次见识了“小儿科”里的大世面。第二年的暑期,当《儿童文学》杂志邀请我们去北戴河开会时,我一心想见见康老师当面说一声谢谢,谁知他又去了外地,连面也没见上。1985年年底,在一次儿童文学会上,重庆出版社的李晓峰老师跛着腿到了我的住处,问我出过小说集没有,我说没出过,他说寄给我吧,我们社给你出。短短几句话,如今难得很的事情就说定了。《那片树林》出版了,连序言也是他们请北大的评论家写的。我把书寄给了康老师一本,我在扉页上写道:没有你那篇作品的发表,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康老师很快回了信,他祝贺我之后说,你的成绩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尽职而已。当编辑的谁也不会拒绝真正的好作品。十几年的日子一晃而过,迄今为止,我还没见过康老师一面,听说他已经退休了,恐怕今生也难见着他了,我只能坐在秦岭深处,遥祝康老师晚年幸福,遥祝帮助过我的好人们一生平安。人的一生,要做点事情,努力是前提,运气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只所以能写点东西,一来是当初大环境好,二来还是遇到了不少像康文信一样敬业的好人,譬如后来未来社的倪社长、马卫革、杨德新等老师约我写书,两次“未来杯”的一二等奖都颁给了我,还有李凤杰、周竞老师不光用作品引导我还给了不少具体帮助,还有兄长孙见喜等,没有这些好人的无私支肋,我一个山里后生怎么也不会有如今的进步!
写了几百万字,出了十来本书,也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的我,依旧很不成熟,真正的力作还没有写出来。在这文学萎缩,儿童文学更是门前冷落的时候,我也面临着前进还是倒退的考验,我只能努力,因为我怕让老师们关注的目光失望。
    岁月无痕,当初班上的同学们早就没了搞文学的,校友路遥也长眠在了母校的文荟山上,文学的夜空静悄悄,连星星也懒得眨眼。我独自一人回望童年,回望走过的日子,我不后悔,我还有几分自豪,因为我拥有两个童年,生活的和文学的。尽管我不富有,可我拥有快乐,因为我能为国家的明天生产比面粉更有营养的绿色精神食粮。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