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袁一凡:心中的胡杨

2017-09-06 浏览次数:21


大雨过后,城市中的雾霾瞬间被雨水洗刷的不见了踪影。徜徉在古长安清新而又充满泥土气息的街道上,看着现代都市的繁华与喧闹,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孔雀河畔那些震撼人心的胡杨……
“大漠深处驻扎着一支英雄的部队,孔雀河畔传唱着一首豪迈的战歌;绚丽梨花是我们青春的绽放,浩瀚胡杨是我们不屈的脊梁……”初识胡杨,源于这首催人奋进的《胡杨情》。作为队歌,一唱就是两年;也许曾经还觉得有些许单调、些许枯燥,但是离开了许久才知道,这情景已经进入脑海,深入骨髓,融入了灵魂!
初识胡杨,抚摸着那些沧桑的树枝,回想着与胡杨林一样古老神秘的楼兰古国的辉煌,带给自己的除了震撼还是震撼,一下子就被这些胡杨树身上所散发出的震撼精神所感染。它们就如同一群守土卫国的战士。春天为荒漠戈壁送来希望,夏天为炙烤的大漠披上绿洲,秋天用苍龙腾越的姿态装扮着眼前的美丽,冬天为广袤的沙漠遮挡寒风。一年又一年,从春到冬,从冬到春,忠诚地守卫,无怨地坚守,绿了一片又一片,用生命见证绿洲的奇迹,用岁月篆刻千年的神话,从生到死,无论狂风肆虐亦或飞沙走石,都在沉默中凝望脚下的土地,用自己的身躯阻挡一切来犯之敌,把使命铭记在苍穹之间,把一切奉献给绿洲沙漠,虽九死而不悔。
回想那时在部队,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紧张却又充实。在训练的间隙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嘻嘻的,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开心的简单且又快乐。每个月拿着几百块的津贴,浑身上下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能拿来给朋友炫耀的只有警徽和那身穿在身上橄榄绿,但那时候活得很精神,就如孔雀河畔的那些胡杨,扎根在戈壁沙漠,无论寂寞艰苦,还是风吹沙打,亦或是盐碱干旱,依然生活的茁壮挺拔,依然是那样发自内心的开心和骄傲。
相比之下现在的自己却过得很随性,忙忙碌碌、急急匆匆,还没等缓过神来一天就结束了。当然,闲来无事时也会和朋友们聊聊曾经的过往。只是,他们不知道那些个没人性的各种训练,却是我们做过最开心的事;他们口中不敢去的部队,却是承载我们的使命和荣誉最多的地方;他们口中那个无比危险的地方,却是我们战斗过的地方;他们认为每天的千篇一律,却被我们认为肩膀上扛的是责任,心中承载的永远是使命。那些日子的我很享受当自己努力拼搏过后,收获的那种酣畅淋漓,充满胜利的成就感。
离开部队久了,耳边时常会听到许多有关“融入”、“转型”的理论和劝诫。但无奈的是两年的生活和习惯,已经融入了太多有关认真、细致、坚韧、奋进的思想,已经在灵魂深处种下了那颗似胡杨一般的精神种子。而且它在阳光的照耀下,已然生根发芽,并以湛蓝的天空为背景于风中坚韧不屈的挺立,执着不屈地抒写。而自己也在这种执着与书写中,明白了那就是部队的精神,就是“胡杨精神”,是一种掉皮掉肉不掉队的意志和坚持,是一种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铮铮风骨和朗朗本色。
胡杨,我心中的胡杨!我因结识你而荣幸;因走近你、融入你、读懂你而自豪!不管时光流转,岁月变迁,你依然是我不变的初心和坚守!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