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孙静:尼泊尔的泪与笑

2018-06-08 浏览次数:87

       有着众神之国、微笑之国、雪山之国等多重称谓的尼泊尔,深深诱惑了我,使我去年奔赴圣地尼泊尔。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再到齐达旺,我不仅领略了老皇宫的壮观威严、猴庙的精致灵动与南亚第一佛塔--博达哈大佛塔的肃穆神圣及世界文化遗产巴德冈杜巴广场的古朴时尚,也近距离仰望到博卡拉安娜普纳雪山的闪闪银光,体验了尼泊尔南部齐达旺原始森林的神秘幽静,当徜徉于美丽多情的费瓦湖岸边,驻足于加德满都琳琅满目的老外街,从人文历史到自然景观使我与尼泊尔进行了一次深刻的交会,我用足尖丈量着尼泊尔的每一块土地,我用心灵感受着尼泊尔的每一寸肌肤。我在这个微笑民族的身影里极力去探寻、去发现、去印证、甚至去质疑这纯粹的微笑文化,许是近年来这种满足的、真心的、简单的笑脸不易看到,所以潜意识里便渴望笑靥,故才格外关注尼泊尔的民族笑。我见证过欧洲、日本人的微笑,它是礼貌的;也目睹过泰国、柬埔寨人的微笑,它是淳朴的,而尼泊尔民族的笑则与泪并行、与神同往。两年来,尼泊尔的笑深深感染着我、鼓舞着我、美好着我。对此,赘述几个我在尼泊尔结识的有趣的人和经历的故事。
      常言,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我想能够在尼泊尔结识遇见他们实乃荣幸之至。在博卡拉宿住山脉酒店,一个位于山顶的古堡,浪漫复古。放下行李,我被一只那布拉多狗所吸引,随狗一路小跑来到半山腰的一个小酒吧,原来狗的主人就在这里,一个瘦削充满力量的中年男子。狗狗对主人摇头摆尾,卧在主人身旁,因为喜欢狗我们有了交流,夹杂中文、英语、肢体语,我大概知道这位男子是登山爱好者,5次登珠穆朗玛峰,未婚。他一直说狗是他的生命。我佩服他的勇气,这时,他撩起右腿裤管,我目瞪口呆,膝盖下是假肢,但还是坚持梦想,眼前的登山者成为我心目中的英雄,他还在诉说,夜空下的目光深邃透着光亮。尼泊尔的贫穷没有影响到他的英雄情结,反之,赋予了      他无比坚毅的性格,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见识过太多导游,并无好感。但尼泊尔导游大卫让我由衷佩服。永远是一身运动品牌休闲服、棒球帽和单反相机,永远是提前来最后走,他热情执着,不投旅客所好,不兜卖商品,中文不错、喜欢飙歌与摄影,所有中国版情歌唱得惟妙惟肖、以假乱真,来中国参加过《中国好声音》,当过小学教师,做过翻译,策划过综艺专题活动。我喜欢多才多艺有生活趣味的人,大卫便与我极投缘,为我拍摄了难得的旅行艺术照,相互学习,切磋语言,交流三观,谈及个人情感得知35岁的大卫还未婚娶,可他不急不躁,发誓一定寻找到真正纯粹的爱情再结婚。这就是他情歌演绎之所以一往情深的理由,用歌曲表达心意,用心灵歌唱爱情。回想大卫作为导游的知识底蕴、服务态度、职业精神可以说无可挑剔,而作为导游普遍欠缺的艺术素养与人文情怀,他兼怀之。
尼泊尔的一些经历亦是令人难以忘却!
      其一,是在尼泊尔第二天,一大早去博达哈大佛塔参观,只见蓝天下砖红色的塔顶上群鸽翔集,十分祥和肃穆。由于塔身震后维修,只能逆时针环视一周,之后便返回,在石阶路的护栏旁斜倚着3位清瘦俊逸的少年,其中一个用不太熟练的中文问我们,要不要拍照,同行美女正有此愿,就站在帅哥中间准备合影,我自然担任起摄影师,但那时我正犯嘀咕:少年合影是不是圈套?合影完会不会敲诈?因为这是我多次旅游的所见所闻,所以我格外警惕。然而我镜头里的少年表情自然,全都绽放出灿烂淳朴的笑脸,我抓住这难得的一瞬间,给美女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定格。我静观其变,但少年依然是憨憨的微笑,并未讨要陪照费,而且不断对美女说:谢谢,谢谢!直到我们走出10米多远,还看见朝霞中少年那令人怜爱的微笑。这一刻,我陷入尴尬与内疚,真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嫌啊!
      再是,来尼泊尔的第四、第五天是在素有“密林心脏”之称的最南端齐达旺原始森林中度过的。近300公里,由于高山绵延,又恰逢修路,大巴竟然走了10个小时,一路尘土飞扬,团友抱怨花钱买罪受。尽管路途艰辛,但齐达旺令人窒息的美还是征服了我。而打动我的则是居住在英式庄园里的家佣,皮肤黝黑、身体肥胖,带我们在原始森林里的娜普娣河上漂流40分钟,他身兼船夫、导游、翻译多重身份,尽力服务,会一点中文,沟通十分困难,在他示意下吵闹的游客慢慢静下来,随他手指方向,我看到了蠢蠢欲动的鳄鱼、仰天长啸的白鹤、妖娆开屏的孔雀,还有从未见过的各种水鸟,墨绿色的河水深不见底,四周万籁俱寂,我既兴奋又惊悚,仿佛在探险,这半个多小时,时间凝固,内心排空,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生命体验。然而,靠岸后团友向领队抱怨船夫不会中文讲解不清楚,拒给小费,这时我看见这个家佣一直惴惴不安、双手揉搓,我不禁为团友的斤斤计较致使这个尽心尽力的家佣为难而感到不安。
      最后是在尼泊尔的第六天是从齐达旺原路返回,我是准备一路睡回去的,但行至一个山间小镇时,我眼前一亮,路边破旧的杂货铺里,一个高挑瘦弱的老年妇女,浓妆、裹着米色头巾、穿着艳丽的民族裙装,一只手捧咖啡与店主聊天,一只手悠闲地摇着羊毛纸扇,在这里堵车大约有20分钟,周边车水马龙、泥沙裹挟尘土,这女人出出进进有3次,无论颜值还是身姿,让我联系到了雨果笔下的艾丝美拉达,只是遗憾她不再年轻。但也许这迟暮之际身处这样脏乱差的环境依然固守着一个女人的美丽优雅才正是打动我的地方。
      尼泊尔的故事当然远不止这些,我仅走马看花所见闻,但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在尼泊尔如此贫瘠的土地上,人们为何有如此平静的心灵?如此纯粹真诚的笑容?也许只有走过尼泊尔的千山万水、只有耳濡目染过尼泊尔人的淳朴善良,才能真正理解其民族微笑的深刻内涵。的确,高山之国的尼泊尔贫穷落后,然而释迦摩尼的光辉普照,使人们少欲自足、自律宽容,这神圣可贵的情怀镌刻在了尼泊尔民族的骨血里,写在尼泊尔人民的面颊上。面对尼泊尔人民发自内心的笑靥,让我抬起了笑肌,面对深陷商业文化物质时代的心灵困窘,又让我泪眼溢出,尼泊尔的十天,在我真的是一场心灵之旅!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