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贺粲宁:寂静的村庄

2018-06-08 浏览次数:10

     清明归家,我素来喜欢一个人往小路回村庄去。
    小路走的人少,坡多路陡,草比人高,偶有虫作草鸣,待风吹来,玉米秸秆沙沙地响,更多的是寂静,属于我自己的寂静的天地,我总很享受这个过程!生活虽然平凡,但诗意却也盎然。
    我们那儿的村庄也称的上大,一条纵深几百米的巷子,自西向东数去每排约有十户人家。巷子中间的那条水泥路把巷子人家分为两排,我家在路南那边,算了算现在也只有我一家住着了,路北约莫住了五户人家,平时可见炊烟升起,但也只有中午暖和时,几户人才在太阳下一块闲谝说话。因而村庄少见人来人往,是冷清,也是静寂。
    有一次,天还没亮,正是黎明前的黑暗的时候,我穿着大袄,也没洗脸刷牙,摸了根木棍拄着,主要是防身,心里还有点胆怯,就跑去感受这寂静的村庄。村庄的确是寂静啊,有时传来几声鸡叫,但“鸡叫夜愈静”,我在村庄里走着,风吹着玉米秸秆动弹,总以为有什么东西在那作祟,心里毛毛的。
    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曙光,渐渐地越来越明了,我走到村庄里的大道官路上,看见几个学生去上学,又想起了我小时候上学的情景。小时候冬天去上学,口袋里都会装着火柴,几个人在半路上会点一堆火取暖,把手和腿烤暖后,才去上学。一次早上我们从小路走,把村庄一块地里放着的一排排整齐干燥的玉米秸秆烧了,火顺势把那坡上的干草、枣刺全烧完了,火势很大,我们怕被责罚都吓跑了。下午放学时,我们又不得不从那块地往村里走,看着那坡上都变成了灰,旁边放了个独轮车,独轮车上坐了个老汉,老汉头低着在抽旱烟,我们一行人顿时心里都有点愧疚。从那以后,我们凡是点火取暖形成了一条铁的纪律,不能烧那些人家整理好的柴火,而是分散各自去找那些零碎的柴火,聚拢在一块,点燃取暖。
    我接着在村里漫无目的地走着,我又发觉这村里已经不是我小时候那个村庄了,一切都变了,继而我又感叹着物是人非。我发现我小时候认识的和记忆的那些老人,已经有好多都不在人世了,我又想几十年后我也会离开人间。都说活人是很害怕死的,我过去也这么认为,因为我就害怕我突然死了怎么办?后来村里也有许多人去世,我看这些人临去世前都特别平静,张罗着给自己准备棺材和寿衣,给自己亲自挑选墓地和箍墓,临到咽气前还交代着身后事情,我又改变了我对死亡的看法,人都会死亡,你能做的只是去接受,唯有学会接受,才能学会珍惜生活。--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父母还在熟睡中。
    村里的生活大都还是平静而悠闲的,正因如此,这寂静的村庄是我深深依恋的地方,也绝对会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在那里,我真切的感受到那种可以自由的大口大口呼吸这没有污染的空气,我可以拿着椅子在太阳底下懒懒的晒着,管它左腿压右腿还是右腿压左腿,我想读什么书就拿着什么书看,实在无事时,戴着头盔手套,骑着摩托转一圈,去许庙吃碗米线,去在柏油路上飚一圈,感受那快风在耳朵外头呼呼的过去过来,心里的不畅快都被风吹走了。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