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杨 昭:竹林赋

2018-05-07 浏览次数:49

       丁酉之冬,大寒即末。谢之与客漫步游于竹林之内。箫音传来,笛声和鸣。沏茶会友,舞凝碧之剑,书绝尘之笔。少焉,香溢于茶室之内,缱眷在草堂之间。绿茶盈杯,白鹤沐浴。歌一曲之雅乐,待汉唐之重回。巍巍乎如伯牙子期,而心至其所意;泱泱乎如腾蛇白矖。瑰彩而华章。
    于是赏心悦目,鼓琴而歌之。歌曰:“九州兮盛治,祈海内兮康宁日。寐寐兮复兴,望中华兮占鳌头。”客有读典籍者,随乐而吟之。其声煌煌兮,响遏行云,声振屋瓦,石破天惊,余音如雷,久之不绝。发苍穹之黄龙,鸣西岐之鸾凤。
    谢之快然,垂裳正立而问客曰:“何为国学也?”客曰:“跪拜磕头,繁文缛节。乃为中国学之者耶!西装革履,汉堡咖啡,钢筋建材,汽车快艇,此非国学之困于现实者乎?”方其着汉服,戴帽冠,学孔孟夫子,奇门遁甲、管弦丝竹、水墨丹青、中医百草。固一国之学也,而今有用否?况吾与子放眼于国人之上,崇西节而淡元朔,裹一身之洋装,视汉服为怪诞。言茶道为日本,说唐刃为倭刀。观无感之芸芸,羡欧美之幻境。且前人已湮灭,因循之而谁何。知不可乎泛得,托夙魂于洪声!
    谢之曰:“客亦知夫华与夏乎?服章之美,而四海宾服;尚礼者尊德,而积厚流光也。盖将任其陨灭而漠之,则亿兆斯民忘彻本源;任其崩毁者而随之,则华与夏具消弭耳。而国之殇也!观欧罗巴之盛,推其始由。苟非文艺复兴,虽残断尚勾连。夫东土之国术,与博远之六艺。耳闻之而为美,目飨之而成嘉,和璧隋珠,断缣零璧,是五千年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事。”
    众泣而涕,忽焉怡悦。衣沾不惜,但使无违。相与燕谈乎蔺席,不知万籁之俱寂。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