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李 倩:莫姜 莫忘 读叶广芩《豆汁记》有感

2018-05-07 浏览次数:45

      莫姜是叶广芩童年时,父亲从颐和园北宫门外面“捡”回来的。无家可归的莫姜不仅头发花白、衣衫褴褛,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扭曲的疤痕。对于叶广芩来说,这个其貌不扬,平凡得如尘埃一般的女人,对她的影响比母亲更甚,是一个让她一生受用不尽的人物。她说:“借用母亲的话是,死了还念着。”
    龚自珍有诗云“美人如玉剑如虹”,璞玉的谦逊、内敛,内里强大外表却朴实无华在莫姜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困窘的境况、外表的缺陷并没有使莫姜深感自卑和低人一等,她努力“ 克制着哆嗦,努力使自己显得舒展”。即便是已经“饥饿难耐,寄人篱下的时候,她却能把一碗“面目甚不清爽”的剩豆汁喝得沉稳、矜持,“悄悄地吃着,没有一点儿声响”。 晚上,与莫姜同屋而睡,“我”极不情愿,便在床上狂躁不已。但莫姜却是一动不动,静得出奇。 莫姜不善言语,走路快而轻,无论高兴与否嘴角永远微微上扬着,待人接物也永远有礼有节。莫姜知书达理,她说有瑕疵的簪子“大羹必有淡味,至宝必有瑕秽,大简必有不好,良工必有不巧。人尚无完人,何况是物”。正如文中“我”父亲说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疤痕是浮面的东西,疤痕之下,莫姜相貌平静像寒玉,神色晴朗如秋水,那气质不是谁都有的。
    莫姜很会做饭,再普通的东西到了她手里就会变得绝妙无比。像松肠、酥焖肉、核桃酪、奶酥饽饽、鸽肉包以及普通的小米粥 、小酱萝卜、螺蛳转儿甚至是用锯末熬的豆汁,都让人赞不绝口,垂涎三尺。“我”与莫姜的情谊大部分是因美食结下的。
    早年在宫中服侍皇太妃度过了寂寞的 17 年,28 岁时嫁给满身恶习的厨子刘成贵,受尽折磨流落街头。50岁才来到“我”家,做了厨娘。这样的遭遇,不可谓不坎坷。但莫姜提起自己不堪往事总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 对于把自己当筹码输给一个小混混的丈夫,莫姜似乎也没多少恨意和怨气。以至于,当曾经的负心汉老病缠身带着与妓女的后代来找她时,善良到骨子里的莫姜说“回来也好,有我一口就有你一口”。于是她卖掉了皇太妃赐给自己价值连城的簪子,租了两间房,和刘成贵又在一起过日子。“我”起初无法理解甚至觉得莫姜是“贱”,但当多年后,莫姜一勺一勺的给瘫痪了的刘成贵喂饭,细致与耐心不异于照顾一个婴儿。“阳光照射在屋里,光线中漂浮着细细的微尘,一切都变得很柔和。刘成贵一脸的满足,一脸的幸福;莫姜一脸的平静,一脸的爱意”。“我”才懂得了,莫姜原来说的“过日子,能说谁养活谁”,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是与非的评判。
    莫姜的这份重情笃义还体现在她把滴水知恩当涌泉相报上。念着当年雪中送炭的收留,她在“我”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计酬劳地回报了二十年。 最后还因为觉得“对不住四爷”,带着刘成贵一起结果了自己的生命,尸体横在卡车上,无人送终。
    “富贵功名,前缘分定,为人切莫欺心”,知书达理的莫姜似乎深谙这种道理。她一辈子认为个人有个人的命,不能强求,眼下这样,她很知足了。虽然这份知足里,更多的是对造化弄人和诡谲命运的挣扎与无奈。虽然莫姜身上有着被神权、皇权、族权、夫权、父权所压迫的人性弱点。但莫姜在面对困境和苦难,荣辱和悲喜时所表现的“无论逆顺,不改其性,不变其情,以平静之心对待万物”的高贵品质让我敬佩。
    “器具质而洁,瓦瓮胜金玉;饮食约而精,园蔬愈珍馐”,莫姜的人和她做的饭一样,看似其貌不扬,其味不香,但却意蕴深厚的豆汁儿一样,散发着迷人的芬芳,让人久久无法忘怀。
    莫姜,莫忘。莫忘,莫姜。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