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张天社:“小鲁”与“小天下”

2018-03-28 浏览次数:101


      早年读《孟子》,对“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一句,不解其意。后经人指点,才知是“孔子登上东山,看鲁国很小;登上泰山,看天下很小。”于是感极而悲,叹我辈不如圣人远矣。
      大抵登高望远,人皆可为,但要看到整个国家和天下,则非常人所能达到。望远,一要站位高,站得高,才能看得远;二要视力好,近视眼,望远就困难;三要没遮拦,莫为浮云遮望眼。在孔圣人时代,我国地形地貌应与现在相差不大,近视眼也应比现在少,浮尘会有,但不会有雾霾,所以望远的自然条件要优越得多。
      考之史籍,孔子视力确实不凡。一次,孔子与弟子颜回登上泰山,往东南一看,看到苏州西门外有白马一匹。他问颜回,看到阊门了吗?阊门就是古苏州城的西门,通往虎丘方向。颜回说,看到了。孔子又问,门外有什么?颜回说看不清楚,似乎有一团白绢。孔子说不是白绢,是一匹白马。
      从泰山到苏州,六百余公里。一般人的视力,晴朗的白天能看到两公里以外的人,但不辨男女;漆黑的夜晚,能看见二十公里外的烛光。当然,物体越大,越容易看到,如天空中的星星,但是分辨率就很差了。孔子能清楚看到六百多公里外的白马,可见孔子不仅视力超群,分辨率也超好。还有一点,就是孔子站位很高,在泰山之上,增添了圣人神力。
      有一次,我到山东泰安,与众人同登泰山。那时尚无索道,我们步行而上。到了山顶,见巨石如盖,游人如织,“五岳独尊”“雄峙天东”等石刻赫然矗立,气势非凡。我举目四望,想体验圣人“小天下”的豪迈气势。然而周围灰蒙蒙一片,连山脚都看不到,更不要说鲁国、天下了。于是大失所望,悻悻而返。数年后,有了再登泰山的机会。这次乘缆车而上,直达山顶。再次举目四望,依然灰蒙蒙一片,依然什么也看不见。我想,尽管古代空气清澈,但也不至于有恁大差别。我开始怀疑孔子“小天下”的事迹,认为是孟子的过度美誉。
      下山时,女导游还喋喋不休地介绍泰山胜迹。我有些不满地问:孟子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我们连山下都看不到,何能看到整个天下?女导游答道:孔子即使不登泰山,也能看到天下。我问其故,她说,天下本在圣人心中。一句话,使我豁然开朗,心中块垒,释然冰消。圣人故里,小女子都有如此见识,令人刮目相看。文脉传承的功力,不可小嘘。
      前些年,我又到山东临沂,登沂蒙山。在山上,突然看见一棵松树旁,立石写着“孔子小鲁处”。我一阵激动,终于在“小天下”之后,找到了“小鲁处”。问当地人此山何名?曰,东蒙山。我恍然大悟,此即孟子所说东山,孔子葬母于东蒙山南麓,故常登临。
      在“小鲁处”极目远眺,但见晴空万里,白云如棉,群山苍劲,松风飘香,推及远方,直到天地交接处,这就是普通人所见的“鲁国”或“天下”了。
      常言道: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虽说天助人力,人借天势,可以看得更远,但目力所及,终究有限。只有超然物外,抛却自我,养成大胸怀、大境界、大格局,才能看到视线以外的景致。如心有所囿,心有所私,即使站位再高,视线再好,也难以看得更远。
      孔子心系鲁国,以天下为念,即使不登泰山,不上东山,即使居斗室之内,处穷乡之中,依然会胸怀国家,放眼天下。我辈不识,过分强调客观条件,谬矣!父亲生前对我言:“眼界高时无物碍,心源开处看波清”,信哉,斯言。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