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吴喆 :她

2018-03-21 浏览次数:76

      这几天读书,偶然间看到“有一种友谊只存在于青春年少时,她带给我们无忧无虑的,青春浪漫的恣肆,只是青春的花朵凋谢之后,湍急的人生河流中,所见的,都是些有去无回的人”眼眶不自觉的湿了。我好像,好久没有联系她了。

     认识她的五年,是我整个年少最为暗淡也最为快乐的日子,一起走过的街,谈过的话,经历过的事从不曾忘记,也不再提起,很久。

     12岁,我们初遇,那个时候,我们都刚刚考上那个小城市最好的初中;那个时候,我们关系很近,同为初次学校住宿的我们,惺惺相惜;那个时候,我们相差很远,毫不出众还冲动而充满表现欲的我,可爱文静备受大家喜爱的她,仅仅止步于见面点头。

     故尽管,我和她同为室友,刚开始也算不上特别熟悉。那个时候,我们大抵娇纵,各自都有脾气,哪知道怎样迅速去亲近对方,又哪会那么容易就抱团好成一家人。我和她真正交心,大概源于她的仗义执言,12岁的我,没有才艺又希望融入初中那个充满各种“天才”的圈子,各种比赛想出风头,往往最后造成反效果,像一个拙劣的小丑,引人嘲弄,招了各种流言蜚语。流言最可怕的在于大部分人为了合群,就会跟着人云亦云,更甚者,添油加醋。但是,年少的她真的不一样,当其他人让她注意时,她只是淡淡地笑笑,说了句让我记很久很久现在都忘不了的话,她人还不错的!

     那时的我们简单又感性,一句话,开启了我和她的友谊,也交了心,给了彼此全心全意扑心扑肝的真诚。我们同所有年轻的姐妹淘一样,同进同出,亲密无间地逛街、买零食、谈学业、聊理想,互相交换彼此的少女心事。整个初中,关于我的流言,从未断过,安静的她每次都像个斗士,无条件站在我这边,袒护着我。我也曾经开玩笑的说:“我可没有那么好,你这样无条件护我,别人会说你不讲道理。”她总是会带着笑意强调:“亦舒可说过,朋友与朋友要愚忠,明察秋毫的那位,叫敌人。”那时,我就总觉得,真正的朋友当如是。

     我和她,是性格互补型友谊,她的冷淡好静,我的热情爱动;她的少言聪慧,我的话痨冲动。只有和她在一起冲动不安分的我才能安静下来,看看书,听听歌,享受到难得的轻松自在;也只有和我待着,安静的她才会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活泼又爱恶作剧,散掉她的一身清冷。我和她 ,两个人,互相对照,互相映衬,彼此依靠,一起感受那段最纯真无私最妙曼青春的岁月。

     我以为我们会保持这样子的默契,一辈子。可时间车轮滚滚向前,文理分科为我们的友谊刻下了第一道裂痕,那时,我和她,一个普通班,一个实验班,相隔的已经是天堑,又都选择了走读,不同的教学楼和环境,高考越来越近的压力,相处的时间真的太少了。开始时,我和她,还会去对方的班级找一找,看一看,可是看着对方新的交友圈,面对无力再找共同话题的尴尬,见面也少了。我和她都安慰自己,大学就好了,我们就有时间在一起了。但是,最后啊,她高考失利,选择了复读,而我选择了远方的大学,我和她的联系好像也断了。我才恍然,我和她的距离早已悄无声息地拉开,渐渐成了一道鸿沟。

     离家上大学近两年,关于她,我知道的最多是听说,听说她复读时恋爱了,听说她还是没有考好选择了离家很近的大学,听说她过得还好。我和她再难约拢见面,就连QQ上的聊天,也不过是简单的问候,事到如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最近的聊天记录都因为新换手机而成空了,我已经忘记上次和她说话是因为什么,高考加油?还是生日祝福?好像都不重要了。她依然是我的特别关心,但再难联系。

     我已经很久没有想她,因为不敢,也担心自己难过。五年的时光真的很快,快到那个曾经和我开玩笑说我要是个男的就娶你的人,那个和我许下诺言一辈子的人都丢了。我应该庆幸与她结识在青春年少,无一丝应酬成分,但心还是好空,后来我遇见很多和她相似的人,但是再难如她一般好。

     我知道,只要是感情,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时间久了,彼此经历不同的人生,彼此的成长速度,观念不一致,产生疏离,分道扬镳再自然不过了。但在月白风清之夜,在字里行间,那个发誓一辈子又有去无回的人,想起时,总让人怀念又心酸。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