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睢红雁:回不去的旧时光

2018-03-21 浏览次数:65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物是人非,过往时光,终再难回。 ——题记
    他走了,走在我15岁的夏天,他的儿女一起扑向床边,嚎啕大哭。他走时,我手中拿着的冰棍掉在了地上,转身跑了出去,不顾泪水模糊了视线,似乎想和时间赛跑,追一追他跟随死神而去的灵魂……
    曾经我才总角,他已花甲。每天放学时分,都是他牵着我的手,带我踏上回家的路。小小的我牵着他大大的手,总觉得安全又温暖。到家后,他会教我写作业,陪我看书,给我讲古诗。夏季的傍晚,他会带我去小卖部买支冰棍,很凉,也很甜。在夕阳染遍天时,他又会用那双大大的手牵我回家,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我们会笑着踩对方的影子。因为我们一起听的收音机里说,踩喜欢的人的影子,他们就不会分开。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那年,我金钗,他已经是古稀老人?瘦弱的他紧紧抱住被嘲笑,被误解的我,说:“有他在,别怕!”那是小学的事情了,精心写好地作文,换来的不是夸奖,而是同学的质疑,老师把他叫了过来,脾气温和的他,发了很大地火,坚定又执拗地相信着我,大大的手,安抚着委屈的我,那时我觉得那双手能护我一生。
    到了初中,我住在了学校,只有每周末才能回家。一到周五的下午,他都会坐在门口,等我回家。那时我已长成豆蔻少女,他也74岁了,白发苍苍,眼角的皱纹明显的让人心疼。但家中最显眼的,还是那墙上的挂历,鲜亮的红色圈注着黑色的日期,那是我回家的日子,亦是他最开心最有精神的日子。那时的他走路走一会会儿便要坐下喘一喘,歇一歇。每次回家我都希望他能多动动,扶着他,一步一步,在院子里,慢慢地走着。出去人多时,我会牵着他的手,就像曾经他牵着我一样,这时,他总笑着说:“他老了,走不动了,现在轮到你牵我了……”我也笑笑不说话,默默牵紧他的手,带他回家。
    可是一切的一切,自他走后,都成为了回不去的旧时光,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他走后的三年里,我还是坚信着他只是去了远方,我也还是会在每个夏季傍晚,去那家小卖部买支冰棍,在夕阳遍满天时回家,夕阳将我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一切仿佛一如当初,但是这冰棍怎么没有从前那么凉,那么甜了?
    每次我回家,陈设依旧,门口的凳子还在,我和他一起贴的年画、一起听过的收音机、一起玩过的卡片还在,但一个人看着这些,怎么好像也没有很大的吸引力了? 
    我亲爱的爷爷,你在远方还好吗?现在的我已经习惯自己回家了,习惯坚强地面对流言蜚语了。但是你知道我多想念那双带给我安全和力量的手吗?想念那个在夕阳下陪我踩影子的人吗?
    自你走后,我再也不喜欢夏天,它带走了你,也带走了我回不去的旧时光,回不去的童年。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