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李倩:音乐圈的“侦探C”

2017-06-06 浏览次数:67


陈楚生,是的,这是那个在很多人印象里,十年前一炮而红的快男冠军。也是那个在2008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彩排时突然消失,惹上天价官司,被天娱封杀的“怪人”。有不知情的人指责他“冲动、不负责任、甚至是忘恩负义”。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陈楚生在彩排前被告知唱歌中会要有与前女朋友的互动,而且公司已经与这名女子签定了演出协议。那天的失踪是在他再三恳求取消而无果后的不愿妥协。
有很多人就问陈楚生:不愿意妥协为什么要参加比赛?为什么要进娱乐圈?他曾在采访中回答说:“之前以为进了圈子,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做音乐,跟更好的音乐人交流,和更好的制作人学习。有,但是太少太少。我只有百分之五还是百分之十的时间来做这件事。”当年制作一张EP只有10天时间,其间有两个演唱会,还安排一天赶拍MV,过的是每天一个演出接着一个活动的日子。那时候,公司握住一个有名气的,便恨不得榨干他的每一个细胞来化作利益。他是一个最不像狮子座的狮子座,不想做“企图改变世界的英雄”,他想的,从来就只有音乐。所以当世俗的阻碍化作激流将他包裹时,他想站定而不能,被推着往前走而不愿,第一反应只能是挣脱。
我常常会试想,如果换做自己,是否能在万众瞩目的时候,自己从最高层走下来,明知下来后可能是一无所有。是否能有勇气,做一次任性的叛逃只为坚守原则,哪怕全世界都不理解、不支持。答案是:我不能。
所以,或许在陈楚生的眼中,和我答案一样的我们——才是“怪人”。
2008年到2012年,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他在歌中把自己比喻成鱼,在《鱼乐圈》里游来游去,“怎样才能不去逃避,怎样才真的算胜利。”那时他明白自己的内心,看得到玻璃外的风景,却找不到出口和方向。直到2012年 当这场持续了四年的解约官司达成庭外和解时,他才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之前进入演艺界前的松弛状态,开始能享受着这种状态。于是,2013年我开心地听他唱道:“哪怕在漫长的路上倒下来,哪怕没闪光的名字被记载,哪怕没人懂我的快乐悲哀,这黄金的时代 ,教会了我见怪不怪。”(歌曲《黄金时代》)尽管失去高起点注定追梦辛苦,但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段年少轻狂,一如他谦逊如玉的性格,一如他在微博签名中写的“往事如风,浅笑而安”的态度。
在这个唱片行业不景气,不管什么类型的歌手都无法靠单纯的唱歌获取足够关注度的年代,陈楚生说,这么多年也有人劝他多参加点综艺多炒作,他也试过,但最终觉得那不是自己,“我不太会别的东西,也对别的东西不感兴趣,我很少参加综艺节目,副业我也做不来,我是想在音乐圈多一些,而不是娱乐圈多一些。”但他也说自己不是没有野心,“我希望把尽量多的时间放在音乐上,然后学习更多的东西。每个人的生活上都有欲望,但有的时候欲望可能会让你偏离轨道”。
后来,他决定脱离公司做自己的老板。2015年他成立了「指弹」音乐工作室。他选择和相识十年的伙伴组建了SPY.C乐队,出了首张同名创作专辑。他们完全抛开一切,「只谈」音乐。SPY的英文意思为侦探,他们希望自己对音乐永远充满好奇,认为做音乐要像睿智沉稳的侦探一般,以极其敏锐和细腻的音乐嗅觉来挑战每一个音乐“案子”。有人曾建议陈楚生就此改变歌曲风格,迎合大众趣味,讨好潮流。但他曲风是从抒情慢歌到了电子、轻摇滚,却依旧“固执”地不做迎合。有一次他看到央视对冯小刚的一个采访,当有人劝冯小刚顺势而为。冯小刚说:我做导演做到今天想做的是顺心而为,不是说现在火我就去做什么。做创作的人不应该是听众和观众的奴才,应该是他们的朋友。他非常赞同冯导的观点。
去年年底,陈楚生惊喜现身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当《有没有人告诉你》的熟悉旋律响起,我看到有人感叹,有人哭,观众看到的是他与老东家的冰释前嫌,事业的大起大落。而爱他的人,听的是他《35》歌词里“跌跌撞撞,起起伏伏,人生多少有些领悟。在纷乱的是非面前,观点不再轻易表露。在现实和自我之间,学会妥协不再盲目。”那十年坚守的不易,感动的是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个“黄金时代”。
28岁时,陈楚生曾问过自己,怎样才能不去逃避?怎样才真的算胜利?
我永远都会记得,35岁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没有真正的胜利。胜利只不过是自己说给自己听的。”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