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杨阿敏:萧萧落红,寂寞为伴

2017-06-06 浏览次数:36


1942年,寒风凛冽的冬天,在香港圣玛丽医院,一代才女萧红孤独地离开了人世。这个世界仅仅给了她31年的生命,她用这31年时间创作了一百余万字。其中,《生死场》和《呼兰河传》这两部诗性悲剧成为文坛中的经典之作。
自由是她最美好的气质——
提起萧红,不可能把其与呼兰河分割,提起呼兰河,不能把萧红的祖父与其分割。萧红的人生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与祖父一起度过。
萧红于191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一个封建地主家庭。她幼年丧母,父亲续贤后,疏于对萧红的照顾,萧红和继母本就不亲近,加之与父亲关系慢慢离间。萧红的童年里,没有父母的爱。好在祖父对她疼爱有加,童年的萧红在祖父的庇护下,过得也算顺心。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旧式家庭的枷锁也如期而致。父命如天,一纸婚约便将萧红的人生幸福囿于呼兰河这个小镇,囿于一个还没见过面的男人。对于爱自由胜过一切的萧红来说,这无异于晴天霹雳。情窦初开的年纪,萧红不可能循规蹈矩顺从父亲去完成一个不是因为爱情的婚姻。所以,她要逃!家里在准备着她的嫁妆,而萧红却在思考怎样逃离这场婚姻这个家庭。在这期间,萧红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生死离别,最疼爱,也是唯一疼爱她的人,她最爱最不舍的祖父离世了。
祖父的去世剥离了她对家的最后眷恋。萧红说“死了祖父,就像人间的爱与温暖也一同消失了一样。”她没有任何羁绊了。祖父走了,这个家就成了一个空壳,宽敞明亮的房子纳不下她一身风霜。她要走,去北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终于,她以“不让我去北平上学,我就出家当尼姑。”的 “威胁”获得父亲同意。萧红北上,从此开始了她追求自由的旅程。
萧红自由了。北上的列车带给了她自由,同时,也带来她颠沛流离的以后十几年。
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对爱情有过无数种期盼和等待,可萧红的爱情之路却坎坷又艰辛,她所依赖的爱人——陆振舜、汪恩甲、萧军、端木蕻良,没有一个成为她永久的归宿。
1925年,14岁的萧红被父亲许配给省防军第一路帮统汪廷兰的次子汪恩甲,萧红不肯屈服,一个人只身来到北平读书。在北平读书期间,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意中人,自己的远房表哥——陆振舜。在读书期间,萧红经常去找陆,一同吃饭,一同读书。渐渐地,两人产生情愫,在一起了。可是很快,两人交好的风声传回了遥远的东北。一个是已有妻室的成家男人,一个是闺中待嫁的女子。他们的交往,在家人眼里就是大逆不道。萧陆两家拒绝再寄生活费给他们。终于。迫于压力,陆振舜提出分手,离开萧红。她的初恋以被抛弃告终。没有了经济来源,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萧红像株孤独的野草漂泊在北平的街头。随后,她在北平街头遇到了自己的“未婚夫”汪恩甲。汪恩甲替她找了住处,招呼了她一段时间,像是冥冥之中注定,有些人,注定了要成为你生命里的一段风景,陪伴也好,陪衬也好,逃脱不了。孤独无依的萧红看到自己千方百计想要逃开的人对自己如此尽心尽力,心里那块坚硬的东西,慢慢变得柔软,她接受了汪对自己的感情。不久之后,汪恩甲带萧红回到了哈尔滨。
1931年,萧红与汪恩甲在哈尔滨同居并且怀孕。失败的出逃遭遇看起来似乎要过去了,萧红也拥有了稳定的生活。但是,故事总是不会尽如人意。临近产期,汪恩甲不辞而别。萧红,这个可怜的女子,又一次被抛弃。萧红欠着宾馆的帐,忍受着宾馆老板的谩骂和侮辱,度日如年。终于,她提起笔写了一封求助信也因此与已经在杂志社工作的萧军结缘。
1932年,萧军把萧红从宾馆救出。不久萧红分娩,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养这个孩子,孩子送人了,萧红把第一次做母亲的机会拱手让人。随后,萧红和萧军二人开始贫困而甜蜜的同居生活。和萧军在一起后,萧红结识了很多文坛中的朋友,也在萧军的鼓励下开始自己的创作之路。1935年,在鲁迅的支持下,发表成名作《生死场》。萧红的文学之路越走越顺畅,可是,爱情之旅却愈发艰难。1936年,二萧感情破裂,萧红东渡日本。
一年后,萧红与她和萧军共同的朋友端木蕻良在武汉奉子成婚。产后数天,孩子夭折。第一次,她没有能力去做母亲,第二次,上天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利。生活总是对她这么刻薄,经历了爱情的轮番背叛,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抗日战争爆发,国内局势动荡,1940年,与端木蕻良同抵香港。在香港,萧红发表中篇小说《马伯乐》、长篇小说《呼兰河传》。长期患病的萧红,没有收入,丈夫端木蕻良为了养家,给萧红治病,只能每天奔波忙碌,没有时间陪伴在萧红身边。在圣玛丽医院,东北流亡作家骆宾基陪伴在萧红身边。在生命的最后44天中,守护在萧红身边的,不是她深爱的丈夫,而是一个她并不怎么熟知的人。
萧红的一生,经历了五个男人。她爱过,恨过。因为爱情,和家庭决裂,放弃稳定富足的生活,因为爱情,几度遭受人生风雨的打击;也是因为爱情,萧红孤独无依一辈子。
除了孤独,她身无长物——
萧红的一生是孤独的。童年时没有父母的关爱,在祖父的后花园孤独成长。成年后,她不甘做旧式封建家庭的笼中鸟,勇敢的追求自由,一个人的路程注定要颠沛流离,孤独无依。她因爱孤独,为孤独写作;她追求自由,又承受磨难;她才华横溢,又命运多舛。在《呼兰河传》中,萧红写到“黄瓜愿意开一朵黄花,就开一朵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也许萧红只想做一株自由自在的黄瓜,而生活却让她成为一颗孤落风中的野草。两度怀孕,却没有机会体会做母亲的幸福。数次恋爱,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护她周全。她的一生,孤独清冷,她却在这孤独清冷里开出了独立自由的花朵。
自由独立的萧红,生活惨烈,笔触苍凉。她生前写道:“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生活对萧红也许太过苛刻,但她也终其一生追寻自己所想。甘与不甘,幸与不幸,都不是语言能去评说的。如果说孤独寂寞是她的宿命,那么如此果敢孤勇的萧红便是她向世人证明自已的最好答卷!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