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理笔谈

王丹丹:远方

2017-04-25 浏览次数:39

 “你知道我喜欢旅行。”
“但最重要的是赚钱。”
“我渴望旅行。”
...
“到处都是一样的。” 
这是锡兰电影《远方》中的一段台词,是来自土耳其乡村的一对表兄弟在经济危机时期的对白。表哥经过多年打拼终于在土耳其的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占得一席之位。表弟来找工作,暂住表哥家,希望可以像表哥一样在繁华都市娶妻买房,扎根于此。可他不知,如今的他和当年的表哥多么相似,表哥却是被生存扭曲到没了“生活的乐趣”。作为摄影师,看到喜爱的景色,却不愿下车好好地拍一张照片 。
在我们的想象中:摄影师,都是光与影的美好记录者;画家,都是瑰丽画面的描绘者;歌手,都是自由心声的谱写者。他们都是自由而快乐的。但当兴趣爱好成为职业时,并非都能尽如人意地活成他人仰慕的模样。著名的摄影师能有几个,按“二八定律”来讲的话,成功人士占总人数的20%。剩下的大多数普通人,可能“被迫”做的都是令人厌倦的、枯燥的事情。比如《远方》里的表哥,拍地砖广告,一片片拿到闪光灯下,面无表情地按下快门,换下一块,继续按快门,继续换砖...所以我想,我们每个人希冀的“远方”,或许就是韩寒说的:“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我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养活自己和家人。
虽未踏遍世界各个角落,却也曾在几度旅游后想,到处不都一样吗?我们所谓的旅行,远方的生活,其实就是他乡人久居的烟火尘间,苟且生活。远离故乡,踏入另一个“故乡”罢了。虽依旧欣喜去旅行,却总觉得丢了些什么,顿失热忱。不都一样吗,树大都是葱葱郁郁的,水大都是碧绿湖蓝的,山尖都是白雪皑皑的...
但这世界,到底是“不一样”的。
海滩并非都是白色的,哈勃岛的海滩是旖旎浪漫的粉色;不会游泳的人并非不能游水,他们可以悠闲地躺在死海面上看杂志;夜空除了繁星闪烁,也有绚丽多彩的极光出现于极地高空……
与我而言,这种思想上的突然觉醒是对人生新一层的境界探索与喜悦。从最初的憧憬热情到怀疑,再到发现深层意义,重新肯定我的“远方”。从有到无,再从无到有。我的激情与好奇,又回来了,心又回归到了最初的童真。
而远方的梦想,若只停留在无尽美好的虚幻想象中,自是只能苟且。前两日,和一位老师聊天时,她告诉我“不论如何,你首先要动起来,去做去尝试,才能知道自己是否适应、是否喜欢‘自以为热爱’的工作,从而迈出向‘远方梦想’前进的下一步”。
老祖宗说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面向明天,面向绚烂的远方,也确实活在当下。谁不曾迷茫过,谁不曾有看不到未来的时候,在踌躇的潮涌中,茫然站立的时候。别慌,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活在当下。
没有什么比脚下更近,也没什么比脚下的路可以到达的更远了。
远方,不远。远方,即脚下。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