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铁院新闻

《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报道陕铁院

2017-06-19 浏览次数:41

   5月20日,《中国教育报》以《铁路'走出去',教育组团送服务》为标题,在头版头条位置报道学院教师参与肯尼亚“蒙内铁路”建设的情况。现全文摘录如下:

铁路“走出去”,教育组团送服务

——中国高校参与肯尼亚“蒙内铁路”建设纪实

本报记者 高靓

  “一带一路”看教育

  “你看,我的肯尼亚学生已经上岗了,据说运营方很满意。”近日,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教师夏雪刚向记者展示刚刚收到的照片。手机那头,是万里之遥的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新建的内罗毕火车站内,几名肯尼亚青年用手机记录下自己工作的片段,他们蓝色安全帽上醒目的汉字“蒙内铁路”,让人们意识到这条铁路与中国的关联。

  夏雪刚自豪地告诉记者,蒙内铁路连接内罗毕和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港,是肯尼亚百年来修建的第一条铁路。2014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亲自参加签约仪式,预计今年8月正式通车。夏雪刚的这些学生,是蒙内铁路运营岗位的第一批一线员工。

  一张照片,唤起一位教师海外执教的难忘经历,也显示着中国教育在铁路“走出去”进程中持久而有力的助推。

抱团走,送去企业最需要的服务

  “在运营可行性研究阶段,我们就开始参与。”说起蒙内铁路建设,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党委书记朱晓宁解释说,“运营可行性研究是整个铁路建设的基础性工作。就好比装修房子,要先知道需要什么电器、摆放在哪个位置,才能更好地设计水电线路。对一个国家的铁路运输来说,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更复杂。”

  为此,北交大教师与蒙内铁路的设计方一起多次到肯尼亚实地考察,调研运输需求、研究运输组织方案,以此作为铁路建设的基础。据了解,蒙内铁路全线采用“中国标准”,北京交通大学与该铁路的设计单位、建设单位一起,将中国标准与肯尼亚的实际情况结合,制定了蒙内铁路的“运营标准”“行车组织标准”和“客货运输服务标准”。

  “学校结合自己的优势和特色,做企业做不了的事情。”朱晓宁说,“蒙内铁路的设计单位是铁三院,施工单位是中国路桥,他们对铁路运营的经验积累不多,而北交大有很好的积累,在铁路运输组织方面的研究和教学在国内首屈一指。”

  铁路建设和运营管理人才,是蒙内铁路可持续运营的保障。随着铁路建设的推进,肯尼亚政府向中国路桥提出了本土人才培养的需求。

  去年4月,北京交通大学开始为肯尼亚培养“订单式”铁路人才,25名肯尼亚高中毕业生走进校园,接受为期4年的铁道工程专业本科教育,目标是“毕业5年后成为业务骨干,15年至20年后成为中高层管理者”。

  一条铁路的运转,除中高层管理人员外,还需要大批一线生产操作员工。这次轮到中国的职业教育大显身手。然而,铁路分机务、工务、车务、电务、车辆五大工种,任何一个单位都难以独立承担国际铁路人才教育培训的全部任务。2015年,由西南交通大学牵头,联合国内不同类型的轨道交通职业教育单位成立轨道交通职业教育联盟。依托联盟,承接蒙内铁路当地员工培训项目,让“单独走”变成了“抱团走”。

  湖南铁路科技职业学院承担车务和电务板块培训,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承担工务和电务板块培训,昆明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承担机务板块培训,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承担车辆板块培训,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四川管理职业学院、成都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承担部分车务板块培训,宝鸡铁路技师学院承担副司机培训……

  西南交通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欣羚告诉记者,从去年4月至今,西南交通大学共组织8所职业院校50多名教师开赴肯尼亚,培训当地学员约838人。

“走出去”,对教育提出新的需求

  说到中国铁路“走出去”,蒙内铁路不是第一次。稍微熟悉历史的人,都会联想到上世纪70年代由中国援建的坦赞铁路。朱晓宁告诉记者,当年有不少坦桑尼亚和赞比亚青年来到中国学习。

  坦赞铁路建成后,中国负责了两年的运营管理,在完成第一批坦赞铁路员工培训后,便全部移交给了坦赞铁路公司。

  此番“走出去”,中国面对的情形大不相同——不仅仅有硬件的建设,还重视软件的支持,特别是人力资源的开发,对教育提出了新的需求。

  “教育和产业形成了一种你追我赶、越跑越快的态势。”朱晓宁说,“纵观世界铁路发展史,曾先后经历过欧美时代和苏联时代。近20年来,以高速铁路为标志的中国铁路发展迅速,在当今世界一枝独秀。中国铁路的发展和全球影响力的提升,促进了高校相关专业的持续投入,培养出的人才、科研成果反过来又促进了铁路发展继续向前。”

  夏雪刚告诉记者,他们这次培训的学生都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由于肯尼亚教育受西方影响比较大,学生更偏重动手实践的学习方法。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近年来推行教学改革,实行任务驱动,项目化教学,并采用体验式、互交式、研讨式的教学方式,这些原有的储备让夏雪刚在肯尼亚的教学更加得心应手。

  除了培训学生外,赴肯尼亚的中方教师还要帮肯尼亚进行铁路专业建设和师资培训。肯尼亚过去只有一条时速30公里的米轨铁路,全国也仅有一所学校的一个专业与铁路有关。2015年,西南交通大学应中国路桥公司要求,组织和实施了肯尼亚铁路培训学院来华教师培训,为肯尼亚培训各铁路专业教师和教学管理人员。同时,在组织肯尼亚当地员工培训过程中,每个专业课堂都安排有肯尼亚铁路学院教师跟班学习。

在国家蓝图下找寻自己的落脚点

  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津告诉记者,现在青年教师中掀起了一股学外语热。湖南铁道科技学院则委托西南交通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对部分在职教师进行了双语教学强化培训。

  王津认为,赴海外培训才刚刚开始,这将是学院一项长期的工作。而蒙内铁路,也不是学校“走出去”的终点。每所学校都在国家“走出去”的大蓝图下,寻找着自己的落脚点。

  欣羚告诉记者:“根据远期规划,蒙内铁路将连接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等东非六国,成为整个东非铁路网的起点。可以预见,人才培训需求会越来越多。另一条中国在非洲修建的铁路——亚吉铁路已于2016年10月通车,西南交通大学承担并完成了商务部援埃塞俄比亚铁道学院可行性研究,有体系地进行铁路人才培养。”

  朱晓宁说:“北京交通大学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在铁路国际产能合作方面,深度参与了东南亚国家如老挝、泰国、印度尼西亚,以及南亚的巴基斯坦、印度等国的铁路‘走出去’进程。已经为印度铁路管理人员做了5期培训。”

  教育的力量不可小觑。朱晓宁欣喜地发现,短短几个月,来自肯尼亚的铁道工程专业留学生已经可以用中文进行简短的发言。他的考虑很长远:“两国学生吃、住、学、玩都在一起,这种纽带在未来三四十年都会发挥作用,那时他们可能会在各自国家铁路系统的重要岗位上工作,到时候再谈合作,与初次见面的效果肯定不同。”

  “赴海外教学,不仅仅是对当地的支援和付出,我们也有收获。”夏雪刚说,“比如,双语教学能力的提高,对文化差异的理解,对企业需求的体会,这些将来回国教学都用得上。”

  “你看,蒙内铁路运营初期,副司机都是肯尼亚人,司机都是中国人。最近,听说中国铁建重工集团也到我们学校预订了40多名盾构施工技术专业学生,毕业后直接到海外项目工作。”这些信息让夏雪刚敏锐地意识到,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中国毕业生到海外就业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人才培养有了新要求。“教师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获得国际视野,最终受益的还是学生。”(本报记者 高靓)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大赛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