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随笔

不能忘却的柴火

2018-11-05 浏览次数:15

 不能忘却的柴火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打开家门过日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样都不能少。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谁说过“巧妇难为无柴之炊”?生米做成熟饭,柴火功不可没。没有柴火,哪来的饭菜飘香?有人会不屑一顾地说,现在城市里用的都是节能燃气,就连京津冀的广大农村都用上了天然气,做饭再提柴火也太土老帽了。

土老帽?如果你出生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农村,可曾见过液化石油气?再提天然气的话,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谁也不能脱离那个时代,谁也不能脱离客观实际,更不能像神仙一样可以腾云驾雾不食人间烟火。民以食为天。连伟大领袖毛主席都说,吃饭是第一件大事。要想做熟饭,没有柴火神也不行 !

昨天,就在我们这个繁华的城市,不知什么原因停了一天的电,更糟糕的是,家里厨房的燃气灶打不着火了。没有火做不了饭,挺着急,我赶紧找燃气公司检修,手机打了多遍才通,人家告知检修工很忙,请耐心等待。那就等吧,没电又没燃气,饭是做不成了,哎……。老伴儿说,这要在农村老家抱一抱柴火就把饭做了。她的话勾起我的思乡之情,让我想起了柴火,那使我永远也不能忘却的老家柴火。

柴火啊,柴火,你的火焰在我心中熊熊燃烧!

柴火,现在说起来非常地轻巧,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可在我的青少年时代,柴火里充满了苦和累,柴火里饱含了血和泪!

按理说,我的老家在燕山丛中的一个大山坳,有九沟十八峪,应该是林木葱郁,乔灌相间,柴草茂密,花果飘香。可实际情形却惨不忍睹。就拿六十年代中期来说吧,那时我也就七八岁,已经到了给家里能砍割柴火的年龄,而家乡的柴火在那里呢?山上,一片光秃秃,没有一棵树,山坡上,一坡连一坡,一片荒秃秃,没有一棵长着的草。怎么样?不信吧,我信。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十分困惑。我就纳闷,为什么我们家乡周围外乡的山上有郁郁葱葱的松树和柏树,山下梯田里有成林的枣树、杏树、梨树和其他的果树,人家农户的院里院外堆的是大垛小垛的干柴和树枝,而我们这里却为一筐柴火犯愁。从我记事起,奶奶为柴火犯愁,母亲为柴火犯愁,到我能背笆筐割砍柴火的时候也犯愁。家乡的山里山外没有柴火,只能到外乡的山里去找。

那年春天,我这个七八岁的孩子就和邻居一帮孩子结伴去外乡找柴火。爬一道岭,翻一座山,又走一条难走的山沟,才找到割柴火的山坡。那不太陡的山坡上长着茂密的荆树和山草,大孩子们都割了几年柴火有经验,一会的功夫就割的够背了。我呢,一早上翻山越岭就累得喘不过气来,汗水湿透了衣裤,两条小腿微微发颤,肚子饿得咕咕乱叫。再说,从来没摸过镰刀,哪会割呀,不会也得学着大孩子们的样子慢慢的割。一小把,又一小把,就在我割第三把柴禾的时候,因心里发慌又着急,加之一块石头拌了镰刀一下,我的左手食指剌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红的血直往外流,滴滴鲜血把刚割下的山草都染红了。流血加疼痛使我大哭起来。大孩子们听到哭声都跑过来,看到我的惨样也吓得够呛,接下来,有的帮我用布条绑伤口,有的帮我割柴火。那个时候太小,不懂得“穷不帮穷谁照应”的道理,更不懂“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深刻内涵,反正是人生第一次割柴火有苦、有累、有泪、还有血……。

曾有位作家写过一篇小说,题目是“狗日的粮食”,我的这篇文章题目应该是“那狗日的柴火”,后来琢磨着不妥,还是别忘却吧。人那,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我都到了就要退休的年龄,为了那狗日的柴火,我也没有忘记给我造成更大伤痛的那次砍柴经历。

那年,我都十五岁了,上山下地砍柴、割柴、拾柴、刨柴、搂柴都是一把强手了。上山割柴火,一般的人不是我的对手。砍柴火,在悬崖峭壁上用柴刀斧子砍割荆树、山榆树、野桑树,野山楂树等野杂树更没有几人敢比。那天,我将磨好的斧子别在腰间,手握砍柴刀,身背二十几米长的井绳,雄赳赳,气昂昂,推着独轮车,就朝着磕头顶的黄石崖进发。黄石崖在磕头顶山的顶部,崖畔有百十米长,崖壁有十几层楼高,乍看起来挺吓人,令人不寒而栗,悬崖峭壁,龇牙咧嘴,柴木葱郁悬在半空。我一点都不害怕,把井绳拴在崖畔的一棵胳膊粗的山榆树上,双手攀着井绳猴子一样就下到崖壁间的柴树丛里。我把井绳的末端系在腰间以防万一,双脚蹬在崖台上,或是手抠崖缝儿里,心里默默记着千万不能看悬崖下方,眼睛瞧好要砍的柴木,柴木粗的用斧子剁砍,枝条细的镰刀伺候,手起斧落,镰刀横飞,大小柴木荆树统统掉落崖下,汗水湿透了衣衫,心里别提多美了。就在我苦中有乐的时候,也就是知道我砍的柴火够小车推的时候,也就想把右手边的那棵荆树砍下来的时候,不承想,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蛇盘在上面,粗黑的蛇头朝着我正吐着蛇信,霎时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腿一软脚下豋空,我从悬崖上一头摔了下去……。

井绳,救命的井绳保住了我的小命,可右腿被山崖划破了两道深深的口子。从此,两道疤痕长久地烙印在我的大腿上……。

时间都过去几十年了,赶上下雨阴天,腿上的伤疤使我隐隐作痛,心上的苦痛更让我享受幸福生活的同时不敢忘却了柴火。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