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随笔

并非落叶都悲秋

2018-11-05 浏览次数:10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谁能知道在骤紧的秋风中,飘下多少落叶? 让清洁工挥不尽扫帚,怨恨这个讨厌的秋天。我凝望着路旁的白杨,原本浓郁犹如华盖的树冠已稀疏斑驳,显露出几分萧索。飞扬飘零的黄叶,饱含夏的激情,凝聚秋的霜露,将凉薄世间带入冬际。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是李商隐托情悲秋的诗句。难道落叶悲秋,就是彷徨惆怅者见景生情忧伤的异物吗? 凝望着飘零的落叶,经历着命运的摧折,做着一个冷秋的残梦。秋风落叶,使我产生许多感慨,拙朴的落叶竟和我的命运连在一起。回忆流逝的岁月,我一个飘零插队的知青,在农村与女社员结婚成家,自强、自立的情感变化,结于心底的感叹,对落叶的同情,又是有自怜的感触。

七十年代,我在农村建立家庭后,更增加了缺吃少烧的生活负担。我所在的生产队,日值十工分勾九分钱。一年拼命地干三千多分,不足三百元钱。每年吃的是“够不够三百六”毛皮粮。好在我是知青,吃政策量限,四百五十斤毛皮粮。

那时农村烧柴更成问题。生产队产粮少,秸秆少,农户一年缺半年烧的。生产队打场时,连扬场下来的“谷歌脑”都分给农户烧炕了。每年唯一的指望,都寄托在秋天的落叶。农户都盼望着秋天的到来,每当秋风骤紧,风扫落叶的时候,让我感受着丝缕的藉慰与欣悦。淡淡的悲哀与微微喜悦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更增添了对落叶的独特情感。有时晚间做梦,都梦见搂一大车树叶拉回家。从落叶燃起的火焰,点燃了过好日子的勇气与自信,抒发劳动热情,乐观对待生活,用双手营造幸福、温暖的冬天。

火炕是冬季农村的主要的取暖工具。树叶是烧炕、做饭的重要燃料,也是整个冬季的战略物资。谁家搂的树叶堆多,谁家就会有“孩子老婆热炕头”温暖的福分。

每年刚入秋,我就割回一些柳条,精心编织几个装树叶的大扁筐。修理、加固一下用粗铁丝与木头做成的耙子,做好搂树叶的一切准备工作。每当刮大风的天气,更激活了我兴奋的细胞和搂树叶的激情,立刻拿起耙子、扫帚、麻袋,向树地进发。秋季是搂树叶的黄金期,各家农户老婆孩子总动员,大人小孩齐上阵,投入搂树叶的大军。由于林地资源有限,村子附近的林地成了抢手地,村民争先恐后,起早贪黑先把林地占上,划为自己的面积。而我的先决条件是有一部手推车,可以去较远的城乡结合部地方搂树叶,那些地方搂树叶的人比较少,离家最远的地方十七八里地。

如遇上大风天,会把树上摇摇欲坠的黄叶吹下来,心里乐得一宿睡不好觉。有时,一边搂着树叶,一边看着摇曳的落叶,心想,如果把这些叶子都吹到家的柴屋里,该有多好啊!

搂树叶,起早贪黑。每当刮大风,夜里都睡不踏实。家里的破闹钟经常偷停,掌握不了准确时间。风呼呼地刮起来,刮的窗户愣子吱吱的响。我被风惊醒,朦朦胧胧中,揉着惺忪的双眼,“又刮风了!”“哦太困了,再睡会儿去!”“不,去晚了,人们就搂完了。”便马上起来告辞了昏黄的灯,融进了风中无边的夜。

有时,天刚黑出去,必须要带好干粮和水,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也兴许要在外边干一宿。遇到树叶多、树叶厚的地方,打上圈,搂成堆,占地方,别人就不能在这里搂了。半夜饿了,就依偎在树叶堆旁,烧点树叶烤一烤冻得梆梆硬的玉米饼子。太累了,稍稍平缓休息一会儿,又马上起来干活。风夜里,有时运气要比平日好了许多。壕沟两边和背风坡上,有成片宽大厚实的杨树叶,堆积厚厚一层,搂起来也比较容易。装麻袋时,用手压,用脚踏,一个个装的实实成成。有时,在僻静的树林里,发现树叶又多又厚,脚踩在上面哗哗的响,我高兴地喊起来。那种兴奋和激动得劲,无法形容。

天渐渐地亮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树林里人逐渐多了起来,妻子是贤惠能干的农村妇女,每次在家清早做完饭,要走十了里地的路程,凭着熟悉的记忆走进了我干活的林子,一边搂树叶,一边看堆。在忙碌装完车后,我自己拉车回家。卸完树叶,急忙吃口早饭,马上又返回来拉第二趟。

每次出去,不论时间晚,不搂满车三十多麻袋不回家。当满载而归的时候,拉着推车,走得再远,也不觉得累。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感到无比的幸福和甜美。更感欣慰的是,用双手营造了家里温暖的冬天。看到存积如山柴火垛,心里无比的坦然与自豪,解决了一冬的烧柴,一切辛苦和疲劳都云霄而散了。

日积月累,院子里存放着一大垛和两间柴房的树叶,基本够一冬烧的。于是我专门改造了用炉箅子的柴灶,通风好,把枯叶送进去,用一根火柴点燃,火腾地燃起来,噼里啪啦作响,用烧火棍一拨,“呼”的一下,火苗窜起多高,照亮半间厨房。强劲的火舌翻卷着,舔着漆黑的锅底,发出炙人的热和光,饭很快的就熟了。没有树叶之前,没啥烧的,只能烧青秫秸,不但不起火,还冒着吱吱的热气和青烟,又糗锅,又费时,做一顿饭得三个小时。烧树叶又省柴,又省时,饭菜熟了之后,再用余热的锅温些热水,洗脸烫脚,消除一身的疲劳。与妻子、孩子坐在热乎乎的土炕上,一种“孩子老婆热炕头”责任感、使命感、幸福感顿时涌上心头,从而对搂树叶的劲头更足了。落叶,给了我无限的自尊和奔富裕生活的勇气。

树叶容易起火,顿时锅里的水滋滋作响,每天妻子贴玉米面饼子,我在灶下烧火。一边添加树叶,一边直勾勾地盯着锅里冒出的烟气。枯叶在锅灶里熊熊燃烧,妻子的脸被火烤的通红、眼睛被烟熏的流泪。看着爱的眼、彤红的脸,充满着幸福的微笑。

落叶,寄托着情感与哀思,我无力拽住那逝去的光阴,悄然无声地滑过如梦似幻的岁月。搂树叶的情景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沉思与回忆扣着我敏感的神经和结痂的心灵,过去的真实生活,现在已不存在了。我希望寄托这落英缤纷的世界,拾捡这尚存母体温度的落叶,藏于心底供于神坛,期望对美好生活的奢求? 作为我从农村艰苦生活成长的人,怎能忘记那贫穷缺粮少烧的日子。泛黄的记忆,永远激励着我永不懈怠的奋斗人生。有时我在想,贫穷,也是一笔财富。缺柴少米的日子,给了我更多的顽强、坚韧与勤俭,更懂得珍惜生活,思考人生。

并非落叶都悲秋。我爱秋天飘零的落叶,旋转着、闪亮着,像彩蝶般美丽。我爱搂树叶的劳作,因为它曾寄托着家人冬的暖梦想和幸福生活的希冀。经历过“搂树叶”的人,谁会忘记那段难忘苦难心酸的岁月? 搂树叶的“情结”永远也挥之不去,因为它已经融入我的生命,深深地刻在我的心灵深处。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