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随笔

章丘医护人员刘伟的战疫随笔(五)

2020-04-17 浏览次数:534

 2020年1月29日    正月初五 阴

初五,我作为第二批执勤人员出征,去之前还有点小激动小期待,可真正工作起来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医院为了给大家驱寒准备了红糖和奶茶,平时就喜欢吃甜的我,却一杯也没敢喝,因为上厕所太麻烦,需要摘手套换手套,物资这么紧张不能浪费,索性就不喝。手中的测温枪也耍性子,它只有在特定的温度才肯工作,你要不捂着揣着,它就玩罢工,所以我们都是揣在怀里,放在暖手宝里,以防它罢工。白天的时候你一句我一句倒是过的快,晚上就不那么轻松了,用我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冷的无处躲藏,整个人冻透了。晚上的气温骤降到零下十几度,又下起了大雾,我和同事在大雾中相对而立,都有种对面不相识的感觉,手和脚冻的根本没有知觉,又麻又木,睫毛上结的霜睁不开眼,冷风打在脸上生生的疼,恶心,想吐还头晕各种的不适,我忽然感觉这夜怎么这么长啊。早上8点雾渐渐散去,兄弟单位的同行们过来接班,相互道声“辛苦了”,进入各自岗位。即便我的保暖工作做的再好,执勤回来我的脚成功的冻伤,晚上又痒又疼,那滋味是真不好受。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1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