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 工院文苑

扶她柠檬茶|《失眠》

2019-03-10 浏览次数:65

 
1
 
总裁卓先生严重失眠很多年了。
瑜伽,中药,按摩,香薰....能试的全都试过了,但就是不行。靠安眠药又有越来越大的依赖性,再这样下去,总裁怀疑自己要猝死了。
 
但是总裁有一种方法能睡得着,那就是抱着一个人睡。
 
2
总裁让助理发了条招聘:招陪睡人员.....
第二天警察上门,助理只好把岗位名称修改了:招私人护理员,限男性,十八岁以上,安静,身体无异味,健康,个人卫生习惯良好,睡眠质量好。
 
助理招到了小齐。
小齐去面试那天穿着灰色毛衣和半旧的牛仔裤,人高高瘦瘦,眉眼清清秀秀,看着叫人心情舒畅。
 
总裁:你是学生来兼职的?
 
小齐: .....
 
总裁:嗯,不需要全职,只需要每天晚上陪我睡,字面意义上的睡,不要误会。
 
小齐: .....
 
总裁:你哑巴了?
 
小齐点点头。他就是个哑巴。
 
3
 
小齐是附近一所美院的大学生,看到招聘上写可以兼职,于是决定试试。
 
他一直想找份兼职。学美术是个烧钱的活,可是他小时候因为意外声带撕裂失去声音,没有办法和其他学生一样去快餐店当服务员。
 
这则找陪睡的招聘在学校的兼职群里被当成段子一样传,一群人在那边笑,只有小齐记下了联系方式,去传了简历。
 
总裁卓先生挺中意小齐的,完美符合他的要求——安静。
 
其实就算能说话,估计这孩子也挺安静的。小齐学的是国画,美院里选国画的学生一年比一年少,毕竟要静得下心、要耐磨,工作还难找。
 
第一天“上班”,小齐在晚上十点准时到了总裁家里。助理让他不要着急,总裁今夜有应酬,大概要凌晨回来。
 
坐在沙发上等的时候,他打量了一下这所公寓。高级小区里的精装公寓透露着一种肃穆气息, 这个人是独居,没有家人,高度的自律,家里所有东西都摆放整齐。
 
等到凌晨三点,卓先生回来了,看到小齐在打量客斤里一幅国画,看得入了神,连开门声都没听到。
 
小齐指指国画,指指自己,又双掌合十。
卓先生:你的意思是,这是你的老师画的?
小齐点头,第一次笑了。
 
4
 
这幅枯笔山水画是美院的楚教授画的。小齐是楚教授的关门弟子,亦师亦亲。
 
卓先生不懂艺术,画是个客户送的,估计价值不菲。
 
进了卧室,小齐有些紧张了,澡洗了半天。卓先生说,你先要睡着,我才能睡得着。
 
他努力让自己入睡。身边多个人的感觉有点奇
怪,起初浑身发毛,后来确定这个人只是抱着自己,不会做其他事情,也就渐渐放松了。
 
小齐一直很容易入睡。
他的世界安静而简单一一出生在一个小镇子,被一群大孩子欺负,他跑,不知从哪摔了下去,世界一片漆黑,再醒来的时候就失去了声音。
 
大孩子们终于不欺负他了,但也没有人陪他玩,他就折一根柳枝, 照着杂志上的照片,在泥地上画画。一个脚印或者一场雨都会毁掉他的画作,但是他毫不在意,只是继续画。
 
终于,一个人来到了他面前,看他在画画,也蹲下来看他画。
 
那是个背着画箱的中老年人,脸晒得红朴扑的。他就这样看着,看着,直到小齐画完。
 
他鼓掌:了不起。
然后他问:小朋友,问一下,齐家怎么走啊?
——这个人就是楚教授。
 
第二天早上,卓先生很早就醒了。两人到客厅吃了早饭,助理和小齐结算了日薪:卓总人挺好的,你不要怕,还有就是记得保密协议....
 
小齐点头,确认收了钱,然后骑着自行车,去百货店买了条羊绒围巾。今天是周末,买完了围巾,他就回了楚教授家。
 
小齐不算是教授收养的孩子。当时的楚教授去老家写生,老家还有户远亲,姓齐,他就借宿在齐家。
 
临走时候,小齐的父母说,大人都要出去打工了,能不能麻烦教授把孩子带去城里帮忙照管一段时间?
 
楚教授答应了。结果,小齐的父母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人一如既往,午饭前正在书房间画画练字。见,小齐回来了,楚教授笑着招呼他,快,洗个手准备吃午饭,今天我做了栗子鸡。
 
他去帮老师布桌子。这么多年,楚教授和他住在一起, 情同父子。
 
哎呦,买那么贵的围巾干什么?看到孩子给他买的礼物,老人连连摆手,自己打工的钱自己存着用,别给我买这个买那个。
 
就是想好好孝顺老师嘛。小齐喝着热汤,抿嘴笑了。
 
6
 
卓先生今天在等小齐。因为美院学生去外地写生,大巴要晚上十点才回市区。
 
年轻人连画箱都没时间放,带着它赶去了卓先生家里,进了门先鞠躬道歉。总裁难得有一天能早睡,结果等他等到了十二点。
 
卓先生抱怨:真是的,现在的大学生一点都没有契约精神时间观念,你这样以后走上社会要吃亏啊,知道吗?算了,你现在这样子就够吃亏了.....
 
小齐低着头,老实挨骂。
 
算了算了。卓先生也觉得自己不该对这个孩子发火,在床上躺着:最近公司有点麻烦...和你说了你也听不懂,不,你听不懂也好.....
 
这家公司最早只是一家小工厂,后来越做越大。卓先生念旧情,那些跟着他打拼过来的工人日子都过得不错,但是公司其他的高层不乐意了,一群工人,还是没什么技术价值的老工人,又不让他们干什么活,开那么高薪水干什么?
 
卓先生今年四十岁了,一心扎在工作里,就怕公
司盈利不好,其他合伙人的意见越来越大。
他抱着小齐叹了口气。结果脖子一暖,对方也抱住了他,像哄孩子一样拍着。
 
只有抱着一一个人的时候,卓先生才能安然入睡。
听起来一一个长得不错的有钱人应该不难找到愿意被抱着的对象,但是卓先生并不想因为这个目的去找个对象。
他只是想找一个陪睡的人,只是睡觉,不需要其他的。在这样简单的关系里,他才能完全放松。
以前不是没找过,女性肯定是不行的,他也不想让对方难堪。男性的话,一开始大家只是睡觉,到后来,对方的索求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小齐却很简单。
7
第二天醒来还发生了小波折。卧室的墙面有一个盖着黑布的装饰物,大概因为空调的风,黑布滑落了,后面的东西吓了小齐一 跳。
别怕,是老猎枪。卓先生重新把布盖上去,我是在山村里长大的,那时候还要上山打猎。
 
这样啊....小齐小心翼翼伸出手,碰了碰猎枪。卓先生突然把枪拿下来,对着他扣了板机。
 
他吓得往后面一缩。
卓先生大笑:怕什么?都是多少年的老猎枪了,里面连子弹都没有。
 
他拍了拍枪,就算你现在让我打猎,估计也打不中了。办公室坐久了,血性都快没了。
 
卓先生的助理是他的一个老同学,叫是叫助理,其实等于公司二把手了。小齐准备回学校,他顺路开车送小孩一程。
 
助理:卓总人还不错吧?
小齐点点头。这人严肃是严肃了点,但倒是个好人。
 
车到了校门口,有两个穿着球服的男孩夹着篮球走过,看见小齐下车,对他招了招手:小齐!
 
——这是小齐那个班的班长。
楚教授是美院的中流砥柱,金字招牌。全校几乎都知道,传美系有个哑巴,是教授的关门弟子。
 
辅导员特意带着班长过来问候,因为小齐每天晚上都住在外面,学院担心他是不是在宿舍受欺负了。为了加深和这个学生的交流,校方还要求辅导员学手语。
 
小齐:不是,找了个兼职,晚上住在市区的朋友家。
 
辅导员:要是住不惯就说,院长上次都说了,有一间留学生寝室可以给你单人住。
 
小齐摇摇头,不想麻烦大家。
8
下了课,楚教授回了他在学院里的办公室,外面有个铜铭牌,XX大学美术学院楚氏工作室。
 
工作室的装修简单,四面挂满了画。每天都有人来求购,楚教授不卖。他的老伴去世了,两人没孩子,他说了,自己的工作室和画都要留给一个真正喜欢国画的孩子。
 
谁都知道这个孩子指的是谁。
师徒俩在工作室里继续未完的画作,画的是红梅报晓。这个冬天过去,小齐就要在下半学期准备考研的事情了。
 
首选是保研,但是自己考也无所谓。
楚教授自然是偏心宝贝学生的:你放心,好好画,专业课文化课也别落下。
 
 
小齐在边上替老师磨墨,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楚教授用左手画画:不管谁反对,我都不能叫你这个好孩子吃苦。
 
他右手的手指在那几年的一次批斗中没了。很多艺术家就此自杀或一蹶不振,楚教授硬是咬着牙扛过来,继续用左手画画。这个老人是小齐最强大的保护罩,没有什么能够越过他伤害到这个孩子。
 
这时候,班长来工作室,找小齐去吃饭:楚教授好!
 
老人和蔼地拍拍学生的背:去吧,和同学好好玩。
 
晚上,小齐准时到了卓先生家,但是屋里有客人,听起来像是吵架。
 
争吵很快结束。几个中年男人恼怒地搭着西装从他家出来,上了门口的车。
 
没什么。卓先生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公司的其他几个董事,有点情绪化。
 
小齐小心翼翼走过去,拍拍他的肩。
 
 
卓先生一怔,突然怒了:一个人在你最苦最累的时候陪你打拼,等你发达了,你应不应该对他们好?
 
小齐点头。
 
卓先生:那他们怎么就能把那群老工人扫地出门? !工厂当时还是个屁,朝不保夕,那群兄弟哪怕这个月没拿到工钱都肯继续帮你做一个月,现在每个月给人家工资又怎么了?怎么就能做出这样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事情?!
 
卓先生眼眶都红了,深吸一口气。他想起小时候在山村和大人们上山打猎,再凶的熊都不怕。熊会吃人,人不会。但是他拿这些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卓先生坐在床上抽了支烟。
 
卓先生:你睡不着的时候会做什么?
 
小齐做了个画画的手势。
 
纸和笔都有,就在普通的打印纸上,小齐开始画卓先生抽烟。看到他画画的样子,卓先生就想,这个人真好,世界是透亮的,脑子里除了画画,就没有别的事情。
卓先生:你考虑过没有,学国画,毕业后怎么找工作?
 
小齐在纸上写:会待在师父的工作室里,继续画画。
 
哦,原来本来就是有靠山的。卓先生想,真不错,这样一个柔软干净的孩子,待在一座纯白的象牙塔里,般配得仿佛童话故事。
 
小齐打了个喷嚏,烟雾笼罩了年轻人清澈秀气的眉眼。
 
卓先生连忙将烟给掐了。
要过年了,这天结完日薪,卓先生看到小齐在看自己手机里的余额。
 
助理见他下了楼,就问卓先生,过年的年假怎么过?
周末或者国定假期,卓先生都是给小齐放假的,自己磕点安眠药应付了。他问小齐:过年了,送你师父点什么?
 
小齐写,还在想。
卓先生看看外面的天,冬天的早晨,天蓝的像是画上去的似的。
 
卓先生说,一起去购物中心逛逛吧,你给师父买的礼物我报销了。
 
这年轻人一看就不太逛街,进了金碧辉煌的购物中心就不敢走了,跟在他身后。
 
没事。卓先生说,你看看,是男装还是保养品?
 
小齐就和只小仓鼠似的,拿了高档点的牙刷,牙膏,护手霜......
 
卓先生:你当逛超市呐?哪有这样送礼的?
 
但小齐从小就是这样给楚教授送东西的一一送一支笔,一块墨,一双拖鞋,一条围巾.....不管他送什么,老人都很开心。
 
10
 
就像超市大采购一样,小齐提着一袋子日用品,很开心地回老师家。卓先生难得清闲,跟着他走,看他高兴的样子,觉得自己这批人反而可笑,送礼也分真情和应酬,若是真情,真的亲近的人,谁还顾忌你送什么呢?
 
路边路过一处展厅,卓先生看着玻璃上的两个人影。阳光落在小齐的身上,让这个年轻人有一种透明的轻灵感,而他的一切,都在垂垂老矣。
 
他停下一次脚步,拉开一些距离,又停下一次......
 
卓先生知道自己老了,知道自己沉重的脚步,会踩碎前面那串轻快的足迹。
 
路边有人喊了小齐的名字。也是个男大学生。小齐对他挥挥手,然后在玻璃上呵了口气,给卓先生写了“班长”两个字。
 
原来是同学。
 
卓先生摆摆手:你们玩去吧,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听说小齐打工地方的老板送了自己贺年礼,楚教授有些意外:那可太不好意思了,改天要请人家吃顿饭啊。
 
小齐点头,一边替教授测血压。下午,楚教授有个亲戚找过来,又是一顿阿谀奉承,试图让教授给他几幅画,让他拿去卖。
 
您看,您又没孩子.....亲戚瞄了眼旁边闷声不响的小齐:我家那个一直想做工艺品生意,他客户
一听您的名号,都特别看重.....
 
教授说,我想好了,工作室和画都是留给小齐的,你们不懂画,也不爱画,接不了这个班。
 
教授把亲戚请走了。女人走的时候,恨恨地瞪了小齐一眼。
 
外面的天阴了,怕是要下雪。教授抬头看看:有时候就觉得,明明不是晚上,天怎么就那么黑呢?哪都是黑的,你找不到一点儿光。
 
他摸摸小齐的头,触及到了孩子的不安,便露出一一个让人安心的笑:不过,没事儿,你往前走,至多走过一个夜,天都会亮的。师父和你一起走呢。
 
11
 
小齐傻呵呵给卓先生发了短信:您好,我的老师说谢谢您,还有想请您吃饭。
 
卓先生接到短信,哭笑不得:那我明天有空。
 
小齐很开心跑去老师面前打手语:老师!他明天有空!
 
楚教授围着围裙正在做响油鳝丝,听到这话,拍了下学生的后脑勺:傻孩子,明天大年夜,人家没有家啦?怎么可能来吃饭。
哦。小齐扁扁嘴,去发短信:您好,老师说明天是大年夜,你没法来吃饭.....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然后新的短信来了。
卓先生:给我地址。我明天来。
大年夜下了大雪,晚,上六点,门铃响了。
小齐和教授都在等着,准备了一桌子的菜。楚教授招呼客人坐:粗茶淡饭,有失招待了,平时谢谢你多照应我的学生。
 
热了黄酒,小砂锅里的地三鲜冒着嘟嘟的沸腾气,顿时把冬夜的寒意驱散了。
 
卓先生看着屋里的暖意,愣了愣,才将西装外套脱了,抖去上面的碎雪,坐了过去。
 
两个大人喝了几杯酒,教授拉着卓先生的手,微醺着请他好好照应小齐,说这孩子心善,又不经世事,自己老了,其他不担心,就是挂念这个孩子。
 
 
教授醉了,说话含糊:等我去了...我真的放心不下啊,真的.....
 
卓先生看了眼旁边的小齐。孩子其实并不懂教授为什么担心自己独留于世,可是眼眶红了。
 
卓先生说,没事的,我照顾他。
 
大年夜,卓先生宿在了楚教授家。喝了酒,天上大雪,不能开车回去。小齐把自己的床收拾了一下,两个人挤一挤。
 
屋里挂满了画,弥漫着墨水的墨香,字帖和画册到处堆叠着,让这处空间显得窄小。
 
在小小的房间里,他抱着这个年轻人,好像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破旧山村里的土屋,几个孩子蜷缩在一起。他的母亲难产死了,爸爸不知该怎么照顾几个儿女,失踪了。
 
出生不久的妹妹在啼哭,他用米汤喂。但是妹妹喝不下去,哭了一宿,声音轻微。年幼的卓先生抱着她睡,第二天起来,妹妹就已经不会动了。
 
弟弟在三岁时发烧,吐得吃不下东西,也死在一场睡梦中。
 
卓先生做噩梦,梦见弟妹一个个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他从此不敢独自入睡。
 
12
小齐开学了,又开始每天白天上课,晚上去卓先生家睡觉。
 
班长特别喜欢和他打听卓先生的事:告诉我嘛。明年你保研了去日本进修,就没机会听了。
 
全班基本都有个认知,小齐肯定是能保研的,因为楚教授。
 
小齐也想,我肯定能保研,因为我功课好。
这个孩子,有时候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有个周六的早晨,卓先生开车直接送他回楚教授家。小齐打开门,却见到教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送去医院,卓先生替他们挂号找医生,楚教授微微转醒了,嘴角歪斜着摆摆手,不知想说什么。
 
医生说是严重的脑出血,能不能扛过去是个未知数。
 
小齐睡在医院看护老师,祈祷他能醒来。或许是听见他心里的声音,第二天中午,老人醒了。
 
楚教授说,小齐啊?小齐你在吗?我好多啦......
 
小齐靠过去,哭着点点头。人醒了,他安心多了。
 
楚教授:梦里就看见你,我就想,我不在了,这孩子怎么....小齐啊,其实人很可怕的,我不知道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怎么对你,他们是不是对你不好.....
 
老人拉着他的手,残缺的右手布满沟壑般的皱纹,还有墨水的痕迹。
 
老人说,小齐啊,对不起啊,老师真的老了,老师没有力气,再陪你走过天黑了。
 
楚教授的手松开滑落,宛如松开了一只画笔,松开了最后的牵挂。
 
楚教授家全都是亲戚,叽叽喳喳。小齐被挤到角落,他看到墙上的画每天都在少。
 
 
艺术家一死, 作品的价格就飙升,就连书桌上还没画完的半成品也被亲戚一抢而空。追悼会那天,有两个男亲属堵着门不让他进去,他看到有几个人打开了楚教授的衣柜:哎,这条围巾和外套都是高档货,拿回去给你儿子用嘛。
 
小齐给教授买的围巾戴在了一个亲戚的脖子上,这一幕让他突然反胃,跑了出去,蹲在地上干呕。
 
13
 
小齐不在的那几天,卓先生也想过找其他人陪睡。
 
确实找到一个,可是他发现自己睡不着。这个人缠着他说那把猎枪的故事,然后便是让人背后发毛的一连串奉承。他让那人离开了。
 
你帮我去联系一下小齐。他和助理说:没有他,我睡不着。
 
于是才知道,小齐那边在办丧事。
 
但是卓先生无暇他顾了。董事会正式发难,要求修改对老员工的优待。那些人说的有条有理:每年都有一批员工被划为老员工,但是从来没人从这个名单上被删掉,老卓啊,五年前只有五十个,我们不介意那么点。如今有一百三十个啊,你如果坚持,那大家只好撕破脸了。
 
卓先生看着这些道貌岸然,他忽然想通了,和这些人纠缠什么?要快点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去帮小齐。
 
他同意退出董事会,他的那部分股份和公司财产作为补偿给董事会分割,作为代价,要求律师做公正,公司不得撤回给这一批老员工的股份。
 
他的别墅和车同样交还公司,净身出户。
 
在楚教授家门口,小齐挨了一顿打。他想把自己的画箱拿回来,但是其他人将他轰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楚家的,都是名人遗物,你别动那些歪心思!
 
一个人突然冲过来,将那个动手的男人一- 脚踹开
 
卓先生手里揣着杆老措枪,吓得妖魔鬼怪作鸟兽散。他撑着小齐的背:你要取什么?去取。
 
楚教授的房子也被亲戚占了。不过无所谓,他带着小齐回了自己的另一处私宅。虽然不大,可是至少能安身。
小齐抱着楚教授的黑白照坐在床边发呆。他抱抱这个孩子,年轻人消瘦得很厉害。
 
没事的。卓先生说,我在这,我陪你走下去呢。
 
14
 
回了学校,小齐吃了一张处分。因为楚教授病故期间他没回学校请假,辅导员开了张警告。
 
他拿着处分,魂不守舍的走回宿舍。班长喊住他:小齐,你这学期的学费还没交。
 
学费?
小齐想起了这回事,顿时窘迫。好在卓先生之前给他发的薪水足够,交了学费。
 
为了省钱,他把宿舍退了,每天走读。新的住处离大学不算远,早起些时候就可以了。
 
卓先生每天骑着摩托车送他上下课:再忍一忍,想准备搞新的公司,等拉到投资,就有钱买车了。
 
小齐揽着他,摇了摇头。其实没什么忍不忍的,是摩托车还是轿车,他并不在平。
 
这个敏感的小动物已经感到,自己的世界正在坍塌。
 
卓先生把车停了,小心翼翼抱着他:你不要怕。我替你杠着呢。
 
对,不用怕。他想。
他还要继续读书,还要继续上老师的工作室做下去,还要考研去日本,要当个画家.....
 
怕就没法走下去了,不能怕。
旁边突然有闪光灯。他浑身一颤,见到一个人转身跑了。
 
卓先生骂了句:神经病。
可是,小齐却觉得,那个人的身影有些眼熟,像是班长。
 
小齐失眠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失眠。
卓先生抱着他入睡,而他睁着双眼躺在床上,想起了以前养过一条小金鱼,这条鱼和其他不同,没有花纹,是纯白色的。
 
教授说,养不活的。
 
纯白的东西都太干净的,在这个世上,养不活的。
 
那条鱼的尸体漂浮在小齐的梦魇中。
 
15
 
周一的时候,学院里出事了。
图书馆的公用电脑里被放进了一张照片,自习教室和老师办公室也同样塞了一样的照片。 小齐坐在一个男人的摩托车后面,揽着对方;两人在路边相拥,貌似亲近。
 
老师把他叫去了院长办公室,院长拍着桌子:你知道这件事情影响多恶劣吗?楚教授若泉下有知,该为你脸红!简直有伤风化!
 
小齐不知道这有什么有伤风化的,他拼命用手语解释:我和卓先生只是朋友。
 
什么乱七八糟的,根本看不懂!院长让辅导员把人领走:你要是还顾忌楚教授的脸面,就自己退学!
 
我凭什么退学?
他动了动双唇,发出一句无声的问句。
 
下午,要公布班上保研的名单。小齐不在上面。
为什么?他去问辅导员:我的成绩和条件都符合,为什么没有我?
 
辅导员躲开他的目光:就是......所有同学都是公平选出来的嘛,这个.....一些事情,你自己的知道的。
 
小齐:我不知道!
辅导员打了个哈哈,转头和其他同事说:现在的小孩哦,真的是,啧啧... ...
 
小齐:就算我和卓先生不是朋友关系,这影响我读研吗?你能告诉我一个明确的落榜理由吗?
 
辅导员不耐烦了:你对老师有没有一点礼貌?出去!
 
小齐的失眠越来越严重。
卓先生看着他在月色下清澈的双眼:是不是遇到很难过的事情了?
 
孩子坐了起来,然后拿了纸笔,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写下: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卓先生看着那些内容,没有作声。
 
 
小齐又重复了三个字:为什么?
 
卓先生摇头:因为这个世上,有一种畜生,长得很像人。
 
16
 
卓先生要去外地谈合作,大概去一周。小齐都没有再去学校。
 
周五的时候下了雨,他担心老师办公室里的画,便想过去看看。这个世上,这里是为数不多的让他安心的地方了。
 
忽然,门开了。辅导员走在最前面:张院长,李院长,周老师,请进请进...哎?你怎么在这?
 
一一后面跟着进来一大串人,有几个院长,也有几个学校的赞助方。见到他在,辅导员的表情就拉了下来。
 
院长摆了摆手,示意快点把这个学生轰走:不好意思啊,周老师。可能是来做清洁的学生。这里呢都是楚教授的真迹,而且都是没有公布过的私人佳作。之前有其他几个老师过来,估了估.....
 
周老师:嗯,我大致也知道。肯定只高不低。
 
小齐的背脊轰得一声凉了,他在一张纸上写:不
许卖!
辅导员一把抢下纸撕了:你出去!
他用手语解释,这是老师的工作室,他交托给我的,他说这些作品都像他的孩子一样,要好好保护。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工作室在美院,这都是学校的资产!辅导员将他拽出去:你算个屁!
 
卓先生回来了。齐在家里,神色很低落。
他在纸上写:我没保住老师的工作室。
卓先生笑笑:我也没保住我的公司。这个世上,很多东西就只能放掉,然后重来。
 
是啊。
小齐也笑,把纸揉成一团,扔了。
保不住的东西,或许终究保不住的。
养不活的。
这个夜晚,半夜无声,他感到身边人坐了起来。
小齐醒了。
卓先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自己的梦。因为他听见小齐开口说话。
小齐说,卓先生,天真的好黑啊。
卓先生说,你别怕。
小齐看着他,笑着哭了。
“我不怕天黑,我是怕,我没有力气坚持到天亮的时候。”
 
17
刺眼的阳光从帘外落入眼中。卓先生醒了,是梦。
小齐不在他的身边。
哪怕人不在,他也依然安睡。卓先生有种感觉,说不定,他的失眠好了。
他推开卧室的门,客斤里,一个消瘦的身影悬在半空,生前死后,一如既往的安静。
 
教室的门外站着个陌生人。他问学生,你们班的班长是谁?
“班长,有人找你。”
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站起身:谁啊?
回应他的是一声枪响。
另一个学生被他抓到身边:带我去找你们的辅导员。
 
辅导员很快接到消息,从办公室赶来教室。学生:是.....是那个蓝衣服的.....
 
卓先生面无表情,瞄准那个人的头,扣动板机。
他找到了楚教授的工作室,院长和其他几个人正在里面谈画作的估价。卓先生问,谁是小齐的院长。
 
一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在惊恐中被人群推到了前面。
卓先生却先放下了枪,然后拿出打火机,把办公室里的画一幅幅烧了,走回门口。院长刚松了口气,一声枪响,他的头炸开了一 朵火色的花。
 
卓先生扔下他的老猎枪,走了。
 
 
——扶他柠檬茶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