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 工院文苑

公主和女王

2019-03-10 浏览次数:19

女王登基的那年,是十几岁的懵懂少女。
国王暴病辞世,外敌入侵举国大乱,佞臣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女王彼时还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公主,被迫脱掉了手工纺织的华美长裙与红色圆头高跟鞋,换上君主庄严的华袍。
摘下藤编的草帽,戴稳头顶沉甸甸的金王冠。丢弃那些漂亮的皮毛手包或花篮,拿起国王镶着红宝石的权杖。
女王登上了国君的王座,少女自己尚且稚嫩的双肩已经扛起了国家的危难。武能披甲出征统筹谋略,平息战乱。文能规整混乱处理政务,使国民富足。
十年的时间,女王斗翻了那些从政了几十年,居心叵测的老狐狸,让意欲通敌谋反的将军人头落地,稳定了局势,巩固了地位,国家在女王的主持下蒸蒸日上。
铁血女王在今年邻邦小国上供的朝贡里,发现了一样与众不同的礼物。
 
 
 
邻邦送来的礼物,是个公主。
八岁的公主,穿着漂亮的裙装,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在长睫下闪闪发光。她脸蛋圆润,双颊饱满,嘴唇红得甜美,像六月山岛上熟透的粉色浆果。
邻邦正王位洗牌内乱,元气大伤,小公主的父亲——前任国王,成为了政斗的牺牲品。
在本国国力衰微之际,邻邦断不敢得罪铁血女王,可又交不出贡品,这才想了馊主意,把无依无靠的小公主,送了出去。
女王的宫殿里从来没有过孩子,更何况,还是这样讨人喜欢的可爱女孩,见到就想让人给她百般疼爱。
“您可以随意将她处置,封赏给侯爵伯爵做妻子,或培养成您华美宫室里一位美艳的舞姬。愿一切顺遂您意。”
女王的美目一扫信笺上潦草的字迹,当即高声喊来了侍卫长:
“去,把我小时候住的房间打扫出来,它要拥有新主人了。”
“可那是公主才……”
“她就是公主。”
高贵的女王发号施令,侍卫长不敢存疑,连忙退了出去。
 
 
 
小公主年纪虽小,却也懂得人情冷暖。
从前的王宫中见,风使舵的仆从见她失势,对她显尽了白眼和讥嘲。
小公主乖巧得令人心疼,无论做什么都诚惶诚恐,有股说不出的讨好意味。这哪是公主,分明是比佣还要佣,没有高傲的神采,只剩低声下气。
女王看在眼里,先从第一步改造她:“亲爱的,不要叫我陛下。”
小公主虽然听话的改口叫了姐姐。
但犯了错事,她依然会露出恳请原谅的眼神,条件反射怯懦地唤她“陛下”。
而这所谓的“错事”在女王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摔碎了墙上悬挂的鹿角,扯坏了新裙子的衣袖,顽皮磕损了房间里摆件的一角,落下太多熏陶教导使她学习礼仪功课极其吃力。
“请您,不要把我送回去。”
公主的祈求声里带着让人心碎的颤音。
“我不会把你送回去。”
尽管女王每一回都会耐心地解释安慰,下一次公主依旧会惶恐不安的求她再三保证。
她要公主任性刁蛮,她要公主为所欲为,她要她心爱的小姑娘,能够像那些贵族小姐一样,对着仆佣颐指气使。
她要她大大方方的对自己提出要求,虽然渴望被满足,但不失身份高贵者倨傲的态度。
当小公主捧着女王钟爱、但磕出了一个缺口的瓷器,再次前来认错,女王沉静地注视着她泛红的眼眶,询问道:
“为什么那一片缺口会掉?”
小公主咬了咬嘴唇,诚实地说:“听说这个材质的瓶子声音轻灵好听,我太好奇了,所以敲了敲它。陛下。”
“那么,好听吗?”女王露出了浅淡的笑意。
“很好听。”小公主的声音低了下去。
“摔碎它。”女王命令道。
 
 
“这样,声音更大,不是吗?”女王平静的对上小公主惊慌失措的眼睛:“听得更真切,更响亮。”
 
 
她站起身,靠近了小公主。
小公主闻见女王身上冷冽的香味。还没来得及反应,女王出手,已经把她怀里的瓷瓶拨到了地上。
清脆轻灵的破裂声,瓶子四分五裂。
小公主惊骇的瞪大了眼,女王淡淡的捧住了她的脸:“是否如你想的那般好听呢?亲爱的。”
“陛下……很好听。”小公主嗫嚅着。
“是‘姐姐’。”女王纠正道。
 
 
小公主如履薄冰的谨慎不见了。
女王给了她极致的宠爱。
小公主明媚得像一只太阳,欢快得如同蝴蝶。斑斓飞扬的裙袂为肃穆冰冷的宫殿点缀出鲜艳的活力。
她甚至敢逃课,去后花园里小憩。等到晚餐时大摇大摆闯入大厅,单手提着裙摆转着旋儿,鸟雀婉转般唱着歌,把手里编好的花环戴在女王的头顶。
大厅里的仆佣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当事人女王持着刀叉无动于衷,随口嘱她一句今晚开了一瓶伯爵庄园的红酒,是她最喜欢的那瓶。
小公主欢呼雀跃,旁若无人的扑上前,亲吻女王的面颊。
侍卫长吓得转过身去,在胸前连连划了两个十字。
 
 
 
小公主被溺爱得无法无天。
她的语气和动作越来越像女王,只是没有女王骨子里的威严霸道。
她学会了撒娇,更深谙恃宠而骄的奥义。
十五岁那年,小公主不知道听了什么风声,兴师动众,支出了皇宫里所有的闲人去找大大的钻石。
“大大的钻石!钻石!像星星一样大大的钻石哦!”小公主眉飞色舞的形容着,号令侍卫长找遍全国也要给她找到。
侍卫长苦不堪言,派遣一队又一队的人,去给小公主找大大的钻石。
偌大的王宫都要被小公主清空,女王缄默不言,纵容着她无理的要求。直到天色渐晚,连近侍都被小公主架了出去,女王才微微皱了眉头。
 
“姐姐,今晚有烟火大会。”小公主神秘地指了指天。
 
 
 
 
 
 
 
 
“这里人太多,我不要。只想和姐姐两个人看。”
 
 
 
 
 
 
 
 
 
 
露台上无端拂过夜风。
话音刚落,小公主的脸蓦地被一簇升腾在天空中炸开的明火晃亮,烟火落入眼里碎成亮晶晶的星星。
女王没有出声。
 
 
“侍卫长找不到大大的钻石,大大的钻石藏在姐姐的眼睛里。”
 
 
 
 
 
女王未曾拥有过的少女时代在这一刻被漫天绚丽的光芒点亮,女王遗失的情怀浪漫,女王早就摒弃的柔情和天真,女王沉睡的欢愉感动,全部如潮水涌来。
 
 
 
 
“陛下,想与您月下一吻。”小公主忽然严肃了语气,板着脸庄重请求。只一秒,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
 
 
 
“——姐姐亲亲,亲亲嘛。”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