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 生活驿站

怎么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高阶层次?

2019-01-11 浏览次数:60

有四句话是比较合适的:1.教育和生意的边际效益都在递减,但这对多数人来说还是提升阶层的主要途径,但要选那些“经世济民”能赚到钱专业;再.阶层固化不是一种威胁而是事实;3.历史的看,挤进上流社会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大变局同时带来大机会和大危险;4.请和自己的从前比进步,和自己的父辈,最多祖辈比进步,何必一定要同显贵豪富出身的人比成就呢。

没必要累死自己。

最近知识界关心“阶层固化”,实际上是说下层向中产流动的渠道越来越窄,难度越来越大,成绩和努力的价值在贬值。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关乎经济成长,关乎机会公平,关于社会平稳,关乎文明进步。某党校名嘴曰:工人找不到工作是就业问题,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社会问题,甚至是安全与稳定的问题(突尼斯事件后的研究成果)。智慧勤劳的中国人民,从来就没有接受阶层固化的传统,科举也好军工授爵也好捐官也好,总之你要给我出路,“君子固穷”作为个人操守便罢了,当具备“富而可求”的实力,你连“执鞭之士”的机会都不给,那就对不起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直接掀桌子了。惟其如此,我中华才长期保证换领导不换制度,来自各阶层的人才连绵不绝。

在阶层固化经济不景气的今时今日:学历在贬值,通过从独联体倒飞机暴富的事情也没有了,但是依靠提高学历水平,选对专业和瞄准市场热门货潜在热门,来提升阶层,还是主要途径。如果咱出身不怎么样,就不要弄啥历史哲学生物学什么的了,想想你爹娘是怎么含辛茹苦供你的,别入坑呀,让有钱人玩去罢。你要去互联网呀,金融呀,最差你得和我一样读个法学,咱得学手艺挣钱哪。有的人,大言不惭,说什么女孩子长得漂亮嫁对人就成功了,你也不看看你那个阶层,“对的人”能看上你?我媳妇的小姑当年长得挺清秀的,嫁了个加拿大籍的香港人挺有钱,但人家是北大的同学,你上哪里认识这种人去。

贴个相近的旧答案继续聊下这个话题,在下从不唱高调,原提问是:“对于《清北的无奈,迈不过的中产阶级》,大家是什么看法?”

这篇文章是在质问:为什么清北的毕业生不能人人都进入上流社会?才不要当破中产。赵老太爷伸手就是一巴掌:你-也-配!挨打之后到知乎来寻求安慰了。
这文章显得如此不合时宜。
我前几天有个答案:深情地回忆了2008年前,大学生尤其是985/211的大学生打算成为中产阶层还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工作好找,更关键是房子便宜。某清华毕业生兼老乡兼中学校友,私信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自己现在年薪大概三十万左右,但没有户口,因为家里穷,也在北京买不起房。一通聊之后我们一致认为:他在天津落户,先在天津买个小的学区房的计划,在几个计划里最靠谱,值得实施。这还是年薪三十万的,不够这个数怎么办?出路在哪里?大学毕业生成为有房住有较高收入能为家人提供体面生活的中产阶层的难度已经很大,还跟我扯什么上流社会,今夕何夕

之所以说该文章持论不正:一方面是进入上流社会历朝历代各洲各国本来就是极难的,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努力就能得来的。1990年代初期用肥皂盒到俄国换飞机陡然而富的机会怕是再没有了。那时候好多机关干部下海创业步入上流社会,做地产的,做加工工业的都有,也是托了时代的福气(市场经济刚横空出世)。从历史上看,大规模的向上流社会流动,只有社会巨大变动的时期才有可能。比如高祖是村长,萧何曹参都是县里的小吏,韩信是个穷货,但须知他们是完成了“伐无道诛暴秦”的伟大任务之后才阶层跃升的,谈何容易。本朝立国,不少从龙之士阶层大跃升,有些答主据此认为阶层流动性强,这是扯淡。分明是以“身份”为基础,配合户口及单位等制度,消解了流动性的,后来连高考都取消了,你流动个毛,种地去。直到改革开放这个新的巨大变动才开启了向上流动的新窗口,然而没有多久,进入上流社会又变的极其艰难。当初民盟代表提出联合政府,国民党:流血得来的,你们难道打算通过开会就拿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树立党的唯一领导体系十大原则》:应当将我们党和革命的血脉—白头山血统永远延续下去,坚决保持其绝对的纯洁性
现在向上流社会流动就像撞大运:长相特别好气质特别佳吸引力特别强机遇还特别好的靠婚姻;文体明星靠走到金字塔尖;做生意的靠抱上大腿—这些都是要超大的福报才有机会的,凤毛麟角,不具有典型意义
而且像祁同伟那样的穷货千辛万苦混进上流社会也不一定是好事对不对。
另一方面:按文章的说法推论—官做到司局级,在大学混到院长副院长,就超越中产了,做梦呢?这不是扯呢么司局级的清官最多算中产,公务员的工资收入差距不大,你当在垄断国企当老总呢?大学那些人文学院穷院长,根本没钱,理工科大佬花课题上的钱,要么组建个公司骗经费,分分钟锒铛入狱。我导师作为法学院大佬挺有钱,谈笑有大款,往来无穷货,不过是开律所赚的,搞上市重组破产赚的,和职务工资毛关系没有。这种说法就是“皇上每天拿金锄头干农活”的新闻版。
进入上流社会(或者说迈过中产阶级)远比该记者说的艰难。还清北毕业生全体,一届有那么几个十几个,已经相当牛了。案例是现成的:我作为一个父亲是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母亲是二级教授的985硕士,人生中唯一一次进入上流社会的机会出现在二十三岁,还是要靠婚姻,那姑娘挺好的,但我真的对她产生不了那种感情。没有抓住机会。作为一个184cm的汉子我可以负责任地宣布:我这辈子肯定是进入不了上流社会了(这不是废话么)。于是我过上了有质量的中产生活:一个月还一万一千多房贷,从此以后干活充满了力量,思维也更加缜密(比如很快判断出怎样更省钱)。

是很不容易的。

还有最重要的顶级真理和诸君分享: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切勿太过执着,和自己的过去比进步很大,和自己的出身比进步很大,就已经很好了,然后做好自己应当做的事情,每天都心情愉悦,就是人生赢家。别因为想得到的太多,增加自己出错的风险,那可能失去更多。如人入荆棘林,不动即刺不伤,妄心不起,恒处寂灭之乐。别逼自己太甚。

尤其是我的同行们:两百平米的房,六十平米的房,哪怕租的房,都胜过牢房。

我们真应该关注阶层流动性,下层向中产的流动的重要性不是中产向上流流动可以比拟的,中产应当是一个开放的能够容纳更多人群的概念。

中产不应当代表高大上。

应当代表着“体面的衣食无忧的注重精神享受”的生活。

这也是我一直说减税好,国退民进好,提供更好地社会保障和起点公平的保障好的理由之一。

祝各位都有光明的前途。当然不逼迫不等于纵容。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