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 生活驿站

情绪容易失控该怎么办?

2019-01-11 浏览次数:33

 港剧有句经典的台词是“做人呐,最重要的开心”,为什么开心最重要?最近我开始懂了,因为好心情是很值钱的,它虽然不能折现,但反过来思考,心情不好,是很费钱的。

跨年那天朋友心情低落,跟我说一时冲动买了件几千块钱的大衣,现在后悔莫及,我立刻转给她看到的一个视频,圣诞节的时候,有个姑娘心情不好,砸了商场的护肤品专柜,最后警察给的处理结果是赔偿三万七千块。

你看,开心一点,情绪稳定,就相当于赚了一笔钱,而情绪失控不但让你赔了钱,还损失更多。

视频里的姑娘,穿着体面,干净整洁,但是拿起专柜的试用口红乱涂,怒摔专柜的ipad,对上前劝解的工作人员也不理睬,本来以为闹剧会就此收场,没想到局面愈演愈烈,她哭喊着横扫了专柜上的瓶瓶罐罐,被工作人员制服后竟然想要割腕。

旁观者把她当个笑话,那亲近的人看到这一幕,又会如何看待她?赔钱事小,丢了自己的体面和尊严事大,如果她真的割腕,丢掉性命可是永远不能挽回的。

视频放到网上后,有人可怜她,觉得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么是柜姐怠慢,要么是生活受挫,发泄情绪可以理解;也有人觉得无所谓,自己砸坏的东西,能负责就好,关别人什么事。

我很不喜欢这种看似包容的圣母心态,多不堪都能忍,多无理都会包含,这背后透露的是模糊的界限感,是无原则的退让,这么糟糕的人都能无所谓的接受,是对真正善良的人最大的不公平。

而这种包容和理解,是因为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吧?砸他们家试试看?他们第一时间跳脚怒骂。

 

情绪失控的后果是不可控的,小到发生语言冲突,大到伤人害命,别忘了当年武汉火车站砍人的原因就是情绪爆发,丧失理性。

面对情绪失控的人,我们的态度不该是可怜,而是拉响警钟,提醒自己保持情绪稳定,减少冲动,离易燃易爆炸的人远一点。

但我知道保持情绪稳定,避免失控,绝不是说到就能做到,我自己也有过体会,我绝对算不上一个脾气太差的人,但开车的时候却会偶尔爆发路怒,仿佛恶魔附体,冲动发生的时候能把自己吓一跳。

我跟朋友聊起过这种情况,发现大家都多多少少有路怒症,有个朋友说有时候真想直接撞上去,图个痛快。

还好,理智战胜了冲动,或者说贫穷限制了我们的行动力,但我在反思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有时会变得容易失控?

往往是因为我们太想控制一切,在内心深处有一种不合理的信念——我们是可以控制一切的。

方向盘在手里,就更给了自己一种确定感,我说了算,其他人都该被我操控,前一段时间重庆公交车落入江里的事情就是一个充分的例子,当方向盘被抢夺时,我们的控制感也像被人抢夺走一样,会令人愤怒至极。

武志红老师解读“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是一种全能自恋,认为世界就该以自己的意志和需求为转移,是极度的自我中心,在他们眼里外物和他人也该被自己控制,服从自己的意志,全能自恋的人无法接受自己的需求不被满足,行为不被回应。

视频中姑娘砸柜台的事件有个小细节,一开始她还表现的比较冷静,也没有爆发性地连续摔砸东西,周围的人都躲开离得很远要报警,我觉得这才是她最后彻底失控的原因。

因为即便她开始砸东西,都没有人立刻制止和劝阻,而是选择了回避,这让她感觉自己的爆发没有作用,她没有成功操控别人,所以她更歇斯底里,砸得更凶,似乎在证明,“我是可以控制他们的”。

听起来很病态很不可理喻是吗?但想想自己的现实生活,一定也有过这样的时刻,送餐员迟到你愤怒,飞机延误你烦躁,朋友跟你的意见不一致你不爽,这种愤怒烦躁和不爽中有一部分是合理的,但如果过度,产生不理智的冲动行为,就是一种全能自恋的体现。

因为在你的思维方式里,送餐和飞机就必须绝对要按照你期望的时间进行,而朋友也应该按照你理解的方式去思考问题,当不符合愿望的事情发生时,真正引起你激烈情绪的并不是他人和事情本身,而是深植于心的这份自恋和想控制一切的不合理信念。

可是,越控制越失控,当你以为自己可以控制全部的时候,就是对世界缴械投降,因为总会有意外总会有失望,没有冗余度和弹性的人其实是把自控的权利交给了外界。

你的情绪完全取决于他人,送餐晚了飞机延误朋友意见不合都能让你感到深深的挫败,你全部的能量都在为了实现全能自恋,还哪有多余的能量再去自控?

 

解决全能自恋,是从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有限性,他人的多样性,世界的无常性开始,这并非一朝一夕能改变,但至少你要把这件事印刻在心里——我们能决定的事情有限,但至少我们可以控制自己。

关于控制自己,其实也有方法可以跟大家分享,我把它叫做“允许事情更坏一点”。

知道自己容易路怒之后,我反思过自己的心态,过于期望一路畅通,不接受任何车辆插队,但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新的期望标准:

从一路畅通到半路拥堵,从没有车辆插队到允许十辆车插队,然后我发现各种状况都容纳在可预期的范围之内,一路上心情都还不错,如果没有遇到拥堵和插队,反而更开心,而以前我却把一路坦途当做理所应当,并不觉得这是生活中的小确幸。

调低自己的期望值,就是要从具体化开始,把绝对好的不合理目标,变成允许事情更坏一点的合理目标,你更容易快乐,更容易平静,也会渐渐接受生活本就无常的规律。

允许事情更坏一点,并不是一种松懈和妥协,而是赋予自我一种弹性,毕竟即便你把目标定的完美,坏事也从来没少发生吧?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