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 工院文苑

真隐士严光

2019-01-06 浏览次数:19

 严光是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刘秀即位后,严光隐姓埋名,不想出来做官。刘秀思念老同学,派人四处寻访,齐地有人来报,有个披羊裘在河边钓鱼的人,很像严光。刘秀说:“一定是他!”
 
如此请了又请,才送他到了京城洛阳。
 
严光的老朋友司徒候霸派人送来一封信,使者说:“司徒闻听先生到了,想拜访您,但因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希望您抓紧时间,给他写封回信。”
 
严光不说话,把信扔给使者,口授,让使者记录。信里全是教训、警告的言语。候霸看了很生气,把信递给刘秀:“你看他,有这么说话的吗?”
 
刘秀读后,笑着慰问他:“哈哈哈,这个狂妄的家伙,本来就是个这个样子。”虽如此,刘秀还是没能请动老同学,他叹息地说:“子陵,我竟然不能使你做出让步?”(子陵是严光的小名)
 
后来,刘秀又请严光进宫,聊起从前旧事。刘秀问严光:“我比过去怎样?”严光答:“陛下比过去稍稍有点变化。”说完二人倒头睡在一起,严光把脚压在刘秀肚子上。第二天,太史奏告,说有客星冲犯了帝座。刘秀笑道:“你算得挺准,是我那老朋友严子陵和我睡一块罢了。”
 
严光活了八十岁,始终没有出仕做官,他呀,跑到成都摆摊算卦去了。看看,有一技之长的必要性,算卦可比五柳先生种田靠谱多了。
 
严光在街头算卦,被熟人逮个正着,那人问他:“这样三教九流的事怎么能是先生做的呢?”
 
严光笑笑:“这事虽然低下,但对众人有好处。来卜卦的人,我总是劝他们弃恶从善。对做儿子的说,要孝敬父母;对做兄弟的说,要和睦相处;对做官的说,要尽忠效力。”
 
每天,他只为几个人算卦,得到百来个钱,够一天生活就行,余下的时间关起门来读书。严光喜爱老庄之学,用他们的观点写了十多万字的书。
 
古今隐居者众,或终南捷径,或避世藏拙,若论起真隐,严光算一个。
 
(据《汉书》《后汉书》)
分享到:0
  相关资讯
按分类浏览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Cor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西北工业大学  陕ICP备07500541号  技术支持/名远科技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269号